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老子·儿子·孙子

2018-07-30 13:06:17
TAG:

靠心情更新,欢迎投稿

老子·儿子·孙子

作者:猪肉程

关乎人生的感悟总是因为有所经历,这篇文字的感悟来源于我初生儿子的馈赠,我给他取名叫“程修远”,希望他修以致远,上下求索,然而细细反思,连我都还没有活明白,这个话题也就先话在那里,待他自己在成长中去慢慢感受,因此我更喜欢将他唤作“程富贵”。

在“富贵”出生之前,我便酝酿许久,想给“富贵”一些嘱咐,无奈思前想后,无话可说,更无从下笔,因为当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当好一个”儿子“的时候,便要面对怎么去当一个“老子”,可毕竟是亲生的“儿子”,许的愿总不能食言,反复思量,发现平日里我大多数时候都努力在当好一个“孙子”,便索性把自己学当“孙子”的故事告诉给他听,希望他能够喜欢,不然我就打他。

在活到目前为止当“孙子”的短短历程里,一共出现了三位爷爷,这三位爷爷让我的”孙子之路“收获良多,感慨匪浅,同时也受用无穷。

第一位爷爷是一本书,李宗吾写的《厚黑学》。这本书是我在大学里读到的,也算是我的启蒙教材,《厚黑学》一书通过生活中的实例,精炼而生动地展示了轻松处世、灵活办事的技巧和方法,书中阐述"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无奈的是我资质愚钝,仅识皮毛,面对这门高深的学问确实无法融会贯通,最终练了个偏瘫,脸皮厚而易红,心不黑而发绿,只厚了一半,黑了一半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然而年岁稍长,如今再看,只觉得这本书讲的并非“厚黑”之法,而在于做人要心怀善念,懂得灵活变通,"六字诀"不过是教会自己如何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高情商的法门总归要做到极致才会无懈可击,我毕竟是个平庸的人,踏实而本分的道路是一个平庸的人的必然归宿,用最坦白的方式打动别人是一条很远的路,但却拥有最坚实的路基。套路总归是套路,知套路而不溺于套路,知厚黑而常怀真诚之心,也算是第一位爷爷教给我的做人道理。

接下来是第二位爷爷,我父亲的老师,他叫王林乐。大学毕业后,我曾拜于门下学习,王伯伯寄情于剑阁的山水,致力于发展广元的旅游文化,曾赠一本自己写的书给我,面对这位文化大儒,初生牛犊的我硬是抬杠说他的书“只见博学,未见多才”,我只记得他当时脸上笑嘻嘻,不但知心里有否有所不适,这也算是爷孙之间的一段小小插曲。在那期间,他通过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衍变教授了我如何辩证的看待问题,帮助我理解“白马非马”、“形而上学”和“非黑即白”这些撩妹的神词,就像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的时候一样,招式我已经忘完了,但是心中留了三分剑意,同时留下的还有剑阁路边能飘香百里的串串香。

世间事情并非只有“正”和“反”,万事万物总是相对存在又完全统一,所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矛盾总是相互产生又相互融合,就好像以后你会遇见一个爱你又同时伤害你的人,就好像以后你会遇见一件煎熬又让你成长的事情,要学会去感悟树叶为什么会绿也会变黄,也要学会思考人为什么会生也会死,其实感知力是上天赐予人类的一种超能力,梳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会让我们变的更有厚度,但唯有一件事情是绝对的,那就是爸爸永远是爸爸。以上算是第二位爷爷教给我的思考的能力。

第三位爷爷叫社会。这位爷爷是亲爷爷。社会,是由人与人形成的关系总和,人们不断的从社会里汲取养分,又不断的被社会榨干灵魂。佛曰“众生皆苦”,想必“富贵”从出生的那声啼哭里就已经感受到了第一次阵痛,然而苦痛势必会让人变得更加坚强。参加工作后,从小舞台慢慢的走到更大的舞台,慢慢的习惯用不同的方式处理不同的事物,用越来越严苛的要求完善自己,一件简单的事务安排为因为不同的执行力从而产生不同的结果,同样的客户会因为不同的人去洽谈从而生成不同的劳动关系。

其实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一套自己做人的法则,而每一套法则都是他们的立身之道,“道无人我形相”,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是“道”,也都有“势”,顺其道而为,顺其势而为,是维系社会关系的基础条件,但是无论如何,也要坚守自己的“道”,也要修炼自己的“势”,哪怕道浅势弱,也同样是自我标签,至少独一无二。这算是第三位爷爷教给我的做事的道理。

生命往往具有一套非常矛盾又非常协调的脉络,微小的个体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经历突然降临的意外,经历准备已久的期待,经历情理之中的意料之外,经历惊喜之下的顺其自然。辩证中总是充斥着对立和统一,万事万物都不乏包含着违和与协调,只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寡。做人、思考、做事,是我当“孙子”的日子里,三位爷爷教给我的道理,也是我想告诉“富贵”的道理,每一个道理相互杂糅,极费心思,尽管他肯定是听不懂的,但不妨碍他正在听懂和将会听懂。尽管这一路都是当着“孙子”,不过在自己面前,总归是要做自己思想和身体的“老子”,哪怕当不了,也要记得快乐。望切记。

文/猪肉程

编辑/大宝

图片/网络

看看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