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每日一诗|我爸与毒疫苗

2018-08-01 16:13:01

树下有条狗,爱读厚黑学。人来他不喜,鬼来他大悦。

我爸与毒疫苗杨福成

我爸是一名赤脚医生。

他老人家从十几岁就开始行医,今年都七十多岁了,依然还有很多百姓找他看病。

记得有一年,应该是三十多年前吧,一个推销药品的找到了我爸,说有些好药,作用不错,价格低,利润大。

我爸怕这人是卖假药的,就让他把药都打开,一样样仔细看了后,觉得没啥问题,就留下了一些。

付了钱,卖药的那人走后,我爸还是不放心,就又用锤子砸开了几粒药片,一遍遍地看成色看成分,又用手撮了点放嘴里品品,他感觉不对,好像是假的,但又拿不准。

可为了保险起见,他赶紧将那些药收拾起来,不知道跑出多远追上了那个卖药人,将药全退了回去。

我爸看病,病人的评价是便宜,管用,一般的小病,上午吃点小药,两三个钟头明显见好。

大点的病,打上两针,也是立竿见影。

很大的病,一看就透,直接说这病是咋回事儿,得抓紧时间到什么医院挂什么科的号去看,绝不会为挣几块钱延误人家治疗。

过不多久,等病人看好了回来感谢我爸,说你看得准啊,和做CT、磁共振得出的结果一样。

刚才说到看病挣钱,说起来,实在是有点好笑,打我记事起,我爸给人看病就没收过什么大钱。

很小的病,几毛钱就看好,大点的病也就三五块十来块,就算连着打几天吊瓶的病,也就几十块钱,超过一百块钱的很少很少。

因此,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找我爸看病,买了医疗保险能报销的也都找我爸看病,他们都觉得在我爸这儿看病,好得快,花钱还不如县医院的挂号费贵呢,划算!

时下,毒疫苗横行爆红,与我爸有什么关系呢?比较一下您就知道了。

我爸卫校毕业,没有职称,没有工资,可在这起事件中,出了大名的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设32个部门,包括职能部门7个、业务部门17个、后勤服务部门6个、挂靠单位2个。中心编制400人,现有在职职工388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348人,高级技术人员117人,中级技术人员144人;硕士研究生130人,博士研究生35人,博硕士研究生导师、兼职教授近40人,国家级专业委员会或学术团体委员20余人。

我爸的名头和人家相比,那就是没名头啊。

我爸现在眼花了,不大看书了,早些年,他经常抱着医书看,而这些官位高职称高学历高的三高专家看啥呢?《厚黑学》!

这些人一门心思花钱买论文评职称,花钱托关系升官职,却唯独忘了自己的天职一一关爱生命。

当媒体上报出他们说没有职责和能力检测毒疫苗的时候,国人们都愤怒了,可他们还有心做文字游戏,装无辜可怜相,想混到受害者的队伍里糊弄百姓,他们的良知去了哪里?上蚂蜂窝去宇宙外旅游了吗?

如果我爸摊上这事儿,他会砸开这疫苗看看是不是真的,发现是假的他会追着退回,再说,若没这个能力,还挣这么多钱,他会心里不安,会宁可去种地,也不能昧良心。

做了坏事,不安是人的底线,若还无所谓地油腔滑调粉饰太平,那就实在是太不要脸,畜生不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