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这部经典谍战剧里,有纯真的信仰和高段位厚黑学|电视剧60讲(12)

2018-08-08 11:07:40
TAG:

做有价值的思想分享

《中国电视剧60讲》第十一集⬇️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如果不算黑白电影时期的反特片,也不算本世纪初流行的反特剧,谍战剧的开山之作大概是2006年播出的《暗算》。反特剧和谍战剧的区别是什么?反特剧的故事背景一定是1949年之后,共产党已经是执政党,伺机破坏或者窃取情报的家伙是特务。谍战剧的故事背景通常发生在1949年之前,有时候是抗战时期,有时候是内战时期。

抗战时期的谍战剧,一定得捎上汪精卫伪政府,或者满洲国伪政府,这样我方的卧底人员才能潜入敌方的要害部门。如果纯粹是日本人,打入敌人内部这事儿就难办了。内战时期的谍战剧,这事儿就好办了。

《暗算》

《暗算》一部剧横跨了反特和谍战两个类型。钱之江的单元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孤身潜入了国军中枢部门(视频中口误为抗战时期的汪伪势力,特此说明),这是谍战。安在天的单元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他和数学天才黄依依和瞎子天才阿炳分别上演了两段传奇故事,这是反特。

《暗算》比较精英化,柳云龙老师喜欢大段地说台词,教化人心。而三年以后播出的《潜伏》比较大众化,孙红雷扣上眼镜,变得斯文了许多,但做起事来比他之前演过的黑帮老大还狠辣。

《暗算》以奇人奇事见长,比如说瞎子阿炳,一听到儿子出世的第一声啼哭,就知道这是药房老李家的“百爹种”。《潜伏》是在常识范围内做文章,一方面是巧妙的设局和解套,另一方面是余则成和王翠平的文化差异,生成的笑料。跟今天这些注水又注水的电视剧比,《潜伏》的情节密度和良心指数,那是绝对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

今天,我们主要说的是《潜伏》。不是说其中的谍战部分有多巧夺天工,而是要说说姜伟在这样一部谍战剧里,不着痕迹地融入了国学的重要分支:厚黑学。《潜伏》把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运行规则放了进去,把中国人之间攀援和撕咬的方法手段放了进去。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余则成刺杀汉奸李海丰,为重庆政府立了大功,被派到军统天津站任职。天津站下辖三部门:机要室主任余则成,情报处处长陆桥山,行动队队长前有马奎,后有李涯。余则成四面圆,八面光,能跟每个同事都混成兄弟,而让其他两人势同水火。

这绝对是高明的自保技巧。敌人和敌人之间勾心斗角,就没有功夫来琢磨自己。与敌人亲如兄弟,就便于获取情报。就算出了泄密事件,人们首先想到的嫌疑人是对头,而不会是兄弟。余则成这项高明的技能折服了与他假扮夫妻的王翠平。姚晨由衷地赞美孙红雷:天底下谁也装不过你!

光是会装还不行,还得会拍。拍马屁的拍。天津站吴站长为什么始终信任余则成,最后撤退时仅带他一人上飞机?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有多强,贡献有多大。余则成的能力自然不容置疑,可他的劳作成果都是中共的。对军统来说,一件事只要跟余则成扯上关系,就算完蛋了,没有一次能办成。

然而,余则成不为国民党所用,却很卖力地给吴站长办私事,谋私利。主要是因为余的能力能为吴所私用。吴站长大名吴敬中,干了一辈子特务工作,年轻时恪守军统家训:“凝聚意志,保卫领袖”,岁数大了以后皈依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的思想境界划出了明显的上升曲线。

吴站长盯上了汉奸商人穆连成的丰厚家底儿,通过余则成敲竹杠。余则成简直就是站长肚子里的蛔虫,事事替他想在前面,为站长弄来了万贯家财。除此而外,在对抗国军许团长的事件中,余则成为吴站长分析个人利害,再次弄来大笔美金。余则成就是个搂钱的耙子,吴站长就是个存钱的匣子。如果是放在今天,他们不组“余吴”CP,网友是不答应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嘛。

余则成的功用又何止是敛财,他还是吴站长的高级幕僚。陆桥山吃里扒外被抓了包,吴站长想治他的罪。余则成分析了陆的上层关系,主张把他解送南京受审。这步棋走对了,因为陆桥山确实有后台,吴站长把矛盾上交,避免了穿小鞋的后果。余则成既能出谋划策,又能身先士卒,这样的人不受重用,岂不是天理不容?可是用了这样的人,党国的事业要不被带到沟里,也是天理不容的。

官场的厚黑腐败又何止发生在天津站。重庆政府派人来接洽余则成,地点选在日本人的会所里,目的是要交涉戴老板和胡蝶被扣的私货!南京的特务眼见日本人大势已去,纷纷为重庆做事,为将来留后手。日伪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时还幼稚的余则成一脸迷茫,满心狐疑。

吴站长审阅汉奸名单,大笔一挥划掉穆连成的名字,因为穆连成已经给他好处了嘛。陆桥山有些疑虑,说:“这个人可是铁杆汉奸呀?”吴站长磕巴儿也不打,理直气壮地说:“那周佛海还是呢?”书中暗表,周佛海在抗战胜利后,一度平安无事,风光无限。一句话把陆桥山顶得哑口无言。

余则成后来结交了奇人谢若林,这是一名中统特务。军统和中统是死敌,按说不能来往。但在谢若林眼里,别说中统和军统,就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双方也都只是生意人。他认为所有的党国大员都跟他一样:嘴上是主义,心里是生意。

汉奸不汉奸的不重要,军统还是中统也不重要。这部剧描绘了一个混沌世界,国民党人的信念崩溃得一塌糊涂。其实也不只是国民党,往前看,往后数,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

不过也不能说是一团漆黑。继任的行动队长李涯就是有信仰的人。李涯心思细密,意志坚定,一旦咬住余则成就不再撒嘴,眼瞅着就要水落石出,余则成貌似在劫难逃。关键时刻是廖三民和李涯同归于尽,救余则成于危难之间。李涯是余则成真正的对手,智商和情商都不落下风。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剧感。

《潜伏》里写了余则成的两段爱情。左蓝这段最虐心,最深沉的思念刚刚得到纾解,最惨烈的告别就已经发生。翠平这段最揪心,女张飞干不了特工的细活儿,使余则成时时处在暴露的危险中。其实还有一段,晚秋对余则成一片真心,他却只是流水无情。不过,两人最后奔赴台湾,假扮夫妻执行任务,谁知道后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潜伏》的地面首播是2008年,至今已经过去10年。这十年间,电视剧变成了理财产品,变成了粗糙制品,变成了天价商品,就是没能变成大面积的精品。《潜伏》的制作并不精良,胜在故事一波三折,人性体察入微,风格轻松幽默。姜伟是编剧,也是导演,之前他已经有了几部电视剧作品。龙一两万多字的小说提供了很好的创意和人物关系,姜伟把它改写扩充成了教科书般的剧本。

2009年是中国电视剧的大年,《潜伏》《蜗居》《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的团长我的团》堪称其中的四大天王。深海和峨眉峰,都是有信仰的特工。而在方法论上,余则成和吴敬中一样,堪称厚黑学的顶级高手。形而上和形而下是如此地分裂,而又合乎情理,妙到毫巅。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谢谢收看。下一期我们聊《潜伏》创作、生产的幕后故事。

【文/李星文】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