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卢老师专栏】人性和兽性的较量——厚黑学的背后

2018-06-12 12:11:16

卢老师专栏

心理学是让我们认识人性的渠道之一,也是让我们了解自己的方法之一,学点儿心理学,更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认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了解自己和周围人群的互动方式。知道自己在人群中的位置,会让我们少一些困惑,少一些犹豫,多一份明智,生一分智慧。

正华心理热线:4000-580-520

人性和兽性的较量

——厚黑学的背后

本文选自于《邪恶心理学》一书,卢正华著

在天堂和地狱之间,

才是人间。

其实人类是神和魔通婚的产物,他们心里有一条通往天堂的路,也给自己留了一扇堕入地狱的门。

人的自我成长和自我修炼,是在寻找一个通往神性的通道,而与生俱来的来自魔鬼的邪恶,也会时时的呈现出来,这就是人性。

人性是神性和魔性的组合,而我们愿意呈现出来的往往是神性,而掩盖起来的则是魔性。人大多数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魔性的。不过有一些魔性比较大的人,愿意把自己的魔性呈现出来,也很愿意用他们魔性的目光来解读世界,这就是厚黑学。

厚黑学从一出来就遭人诟病,黑心肝厚脸皮,全不是我们主流文化所能弘扬和倡导的,可是往往又深得一些人的推崇,还有一些人,是嘴上诟病,内心推崇。厚黑学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市场?因为他的很多说法更接近于人性,人性是什么?就是神性和魔性的综合,那么我们人性中的魔性有哪些呢?

第一,人都是势利的。

这是很多人不敢正视的一面。势利小人,势利眼,这都是骂人的话,我们最不愿意听的也是这些,而我们更不愿意承认的,是我们自己身上势利。不为利益所动,心平气和,那是神性,我们还没有成为神之前,我们都是人,人性中的特点,其中有一个,就是势利。

所谓的势利,开始是指对有财有势的人趋奉,对无财无势的人歧视的恶劣作风。渐渐的,它的定义被慢慢扩大,那些有学问的人瞧不起无学问的人,也是一种势利,地位高的人瞧不起地位低的人,也是一种势利,穿的好的人瞧不起穿得差的人,也是一种势利,父母也许都更爱那些多多往家里买东西的子女,更偏爱和照顾有成就,有钱的孩子,这也是一种势利。平等心平常心,其实都是对人性中的神性说的,人不能不正视和面对的人,就是我们原本是趋利避害,趋炎附势的。而能够把趋炎附势,趋利避害这个特点拿到桌面上来说的,只有厚黑学。厚黑学说的不是无耻,说的是人性。

趋炎附势的本能其实是生物属性里物竞天择的在一种人世间的表现形式,虽然残酷,却是事实。就像物种的进化和淘汰一样,那些过得好的人,过得富裕、有地位的人,其实他们的生存能力,抗灾难能力是强于其他人的。

比如说大灾荒,首先饿死的一定是没有存粮的穷人。

在我们很多的教育里,我们会把富人说成是坏人,进行丑化,其实这是历史文化留给我们的关于人性的错误认识。在很多的文艺作品里,富人往往是又懒又蠢的,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的现代作品,像巴尔扎克的好多作品里,就有很多对富人的丑化。而这些丑化让我们一些人相信了富人其实是劣等人,可是在很多人的心理,自己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去往富人堆里面钻。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富人还是政治上有地位的人,其实他们都是通过自己过人的聪明,过人的勤奋和过人的手段来达到他们的今天的位置的。而这些手段里,有很多时候是平常人想不到和做不到的,有的是无法突破自己去做的。而厚黑学本身,是把这些做法正常化,无论是曹操的黑,还是刘备的厚,其实都是一种常人所不能用的手段,其实也是一种奔向荣华富贵,江山事业的手段。是把人性中的魔性更具体化。

第二,人性中活下去是第一位的,精神层面是第二位的,这永远是不争的事实。

在很多年里,我们的教育中渗透了很多“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观点,仿佛人的生命是最不值钱的,这是人口繁衍的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够在社会上被魔性利用的一种观点。其实无论是在生物的种群繁衍上还是在人类的民族发展上,绵延子嗣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才是根本,这是完全已经渗透在人们的集体无意识中去了。我们嘴上骂着别人:“贪生怕死”,实际上贪生怕死才是我们每个人的本性,如果大家都那么不畏死,可能人类早就灭亡了,只有繁衍生息,才会将文明代代相传,否则都是鬼话。

记得有许多人去意大利旅游的时候,都曾经提出过这样的要求,那就是想去当年英雄的城邦斯巴达去看一看,想瞻仰一下英雄的故乡,随便带回来英雄之气,可是每一次,意大利的导游都会笑着对你说:“那里现在是一片片的稻田,你们还要去看吗?”这个从来没有贪生怕死的民族早已湮没于尘埃之中了。而厚黑学里,牢牢的抓住了这种观点,无论什么样的方法达到成功即可,活下去即可,这完全符合我们集体无意识里面的繁衍为大的观点,这也是我们虽然嘴上骂它,心里还有些许赞许的原因,这不是我们内心的邪恶,想反,是我们人类保证自己不灭绝的办法。

第三,优胜劣汰是自然规律,这在人的意识里已经根深蒂固,成者王侯败者寇,其实也是人间历史发展的一种优胜劣汰。

我们虽然嘴上总在说不以成败论英雄,历史事实却告诉我们,你失败的其实就代表着灭亡,不说古代有诛九族的大刑,就是你降为劣等民族,也随时有亡国灭种的危险。失败了有时候不光英雄做不了,做狗熊的可能性其实都没有。所以,无论是民族纷争还是政权更迭,活下去永远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当中华民族是个泱泱大族,谈不上亡族灭种的时候,我们精神层面是需要文天祥,史可法这样的影响,壮大民族之行色;等你的民族像土尔扈特部那样涉及到灭种的危险的时候,你也会像渥巴锡那样不是慷慨赴死,而是辗转求生了。在《厚黑学》里被举例子的曹操和刘备,其实就是在这种政权更迭之下,先求生,后求江山的过程,所谓的黑心厚脸,不过是他们在必要时机采取的必要手段之一,如果他们不黑心厚脸,估计他们的命早就没了,更别说建立以后的建国立业了。所谓的讲理和讲道义,不过是胜利者重新建立的社会规则罢了。

前一阵子看到一个新闻,说在荒漠中迷失的一个人,被自己的爱犬数度救命,最后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只能将爱犬杀了充饥,最后逃得性命。

这可能是一个厚黑学的代表,在读这个新闻的时候,我也数度沉吟,到底是人命重要还是狗命重要?到底是和爱犬同归于尽更英勇,还是自己独活是最好的选择?求生到底是人性还是狗性?这可能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道德命题。人性和兽性的共通点是什么?也许,和狗同归于尽的想法不一定来自于人性,而是来自于神性。那种举身赴秤的慷慨只能来自于佛祖,无法得自于人心吧?

第四,人本身更能归类于神,还是更能归类于魔?我们身上到底是神性居多还是魔性居多?人心向神这是勿庸置疑的事实,我们要不要承认我们身上其实也有魔性的,说得更直白,那就是跟接近于兽性的。厚黑学不过是把我们身上原本有的那些兽性更直白更具体了罢了。

物竞天择,带着神性和魔性的人类,无论是他们修炼成仙,成神也好,他们退化成兽成魔也好,都是我们正在走着的路,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看懂自己。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讲,厚黑学是建立的在人的生本能的基础上,生本能表现为生存的、发展的和爱欲的本能力量,它代表着潜伏于人类生命体中的进取性、建设性和创造性,它是一种蓬勃向上的生命的活力, 生本能的目标,在于不断地建立更大的生命存在的统一体,并极力维护这种统一体的亲和、聚合与和谐。

生本能和死本能又是手心手背,死本能的目标,在于分解、破坏甚至毁灭这种生命体的亲和,弗洛伊德指出,死本能的最终目标,是要使生机勃勃的有机体,最后回归于无生命的无机状态. 死本能并非要将个体导向死亡,而是导向对现实世界对世俗生存的超越,也就是导向对生与死的超越,进入那种佛学意义的"涅槃”。

由此可见,厚黑学其实是一种生本能的实现和死本能的超越,是人的本能的一种,所以,它才那么吸引你。

正华心理免费沙龙

每周六,晚6:30-9:00

主题:请咨询客服

带领者:正华咨询师

地点:正华心理

东直门外大街宇飞大厦五层无界空间POP室

费用: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