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误会李宗吾与鲨鱼群的为难

2018-08-18 15:36:21

误会李宗吾与鲨鱼群的为难

我读“厚黑学”很让一些朋友惊讶,大约是他们平素与我的交往中已经清楚地看出来,我并没有一般说来厚黑的能力,显见是既不厚也不黑的。他们的惊讶当然令我欣慰,毕竟我给朋友们的印象还不是糟糕的。但是读“厚黑学”与学着厚黑起来没有关系,我想大家的出乎意料是因为对“厚黑学”的误解造成的,所以我斗胆写几句话来澄清这个问题。

“厚黑学”的成立,是在厚黑教主李宗吾先生发表他的名著《厚黑学》(多嘴一句,这名称后来便是很多编辑宗吾先生著作者常用的名称了,《中国学术之趋势》《心理与力学》等也是先生大作,先生自言可作“厚黑原理”看)以后,但是南怀瑾先生评价,“厚黑教主的为人道德,一点也不厚黑,甚至是很诚恳、很厚道的”。正是如此。宗吾先生以他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刻的判断力,对中国社会的一些现象予以无情的披露,是对他所热爱的中华传统文化的自揭疮疤,我们可以感受到先生在发表他的发现时多么的沉痛!柏杨先生说:“这本书之好,在于告诉国人,一个盖世奇才对于日非的世局,其内心的悲愤痛苦是何等的沉痛。”所以厚黑学的发明,是对过去的批判,而非为未来而提倡。

可惜,遍观浊世,谬用其心者比比皆是,而且更有多少人堂而皇之的以为正道。这些人喜出望外于有这么明白的前辈为他们揭示门径,把宗吾先生深刻讽刺的当做金科玉律,他们重视的是如何厚黑起来,满足自己蓬勃而发的欲望。好在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顺利的厚黑起来,我们读那不知从何读起的二十四史,慢慢的有所发现,原来如柏杨先生所揭露的鲨鱼群固然所在多有,但真到每个人身上却真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与人为恶,无恶不作,却包装的道德文章,山高水长,实在是不易。我感到很庆幸,厚黑的难度使得有些人在企图厚黑的过程中捉襟见肘,并不多么如鱼得水,使得我们不得不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还得以奋力的自我洗涤,保留且保持难得的亮色,也使得不能和不屑厚黑的人们有所警惕,有所防范。

我是个教育从业者,还有些“传道”的信仰,因此教化人心、救赎灵魂理所当然是执业之时应该追求的。不过,偶尔眼见得自己的学生柔弱不堪又被既厚且黑的大人先生们欺骗蒙混的既薄且白,也真的无能为力,他们的老师也不那么善于应对厚黑的“大学问”的。所以我倒是建议诸位有时间能读读厚黑教主苦心而作的《厚黑学》。在那些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的境况里,保护好自己必要也重要。至于“防卫过当”,你便因此而日渐厚黑起来,我可是不负任何责任的,有言在先,我从不教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