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对小人物逆袭的理性思考——简评何常在《交手》

2018-08-18 16:57:24

我所读的何常在的《交手》是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或许是为了博眼球,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高手过招,控局者胜”“欲成大事者,需有手腕,懂借势,长布局,善阳谋”;封面上还有一个虎头,象征着成功者的王者风范。如果说“封面深深地吸引了我”,年龄倒退五到十岁,是真话;但对现在的我,只能说,是假话:对于一个年届而立的男人而言,很少有表面看起来不错的人或事能引起我情绪上的剧烈起伏。一切人或事,必须经过理性的审视,才能排除先入为主的看法,认清其本来面目,当然对待“小人物成功逆袭”的现象也是如此。

这本书阐述了一个理念——“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巧合,都有必然的因素在内”。小说主人公何方远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人事格局底层的小头目,身边围绕着梅荏苒、范记安、徐子棋等三个死党,其中梅荏苒是女的——你细琢磨一下,看会不会哑然失笑?这让我想到了“四人帮”。四人里面“范记安”名字的谐音是“犯贱”,嘴贱而脑灵,他是最能领会何方远心思的人。根据以往的阅读经验,作者笔下的其他三人的名字恐怕也大有深意:徐子棋是个技术宅男,电脑高手,利用黑客手段帮助何方远击败竞争对手,在何方远布置的棋盘上是个“虚子”——因为作者倡导“阳谋”,黑客手段很显然是“阴谋”;“何方远”三个字似乎具有多义性,纵观全书,理解为“什么方法(方向)走的更远”是合理的;最费解的是“梅荏苒”,“荏苒”除了是一种植物的名字以外,更多地表达时光的悄然逝去,书中并没有描写到美人迟暮,书末暗示她和何方远或许会有不错的未来。她的名字究竟何解?这个疑问一直伴随着我的阅读过程,当看到书中何方远和梅荏苒母亲的一次交锋,心里才觉得有点眉目,虽然想到了,但我不好意思不出来,结论自己看书去找吧。    在我看来,何方远的成功是在小说环境中的成功,是偶然的;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只是一种小聪明。不好意思,我这么说,没有贬低这本书的意思,我大学时代就看过王跃文的《国画》和阎真的《沧浪之水》,这两本书中的人物运用的“权术”曾让我深深震撼,时至今日看完《交手》,难免有“阅《沧浪之水》而小《交手》;览《国画》而小政经小说”的感慨。(备注:政经小说是对与官场和经商有关的小说的统称)当然,如果去掉这个基础,我觉得《交手》也算一个不错的小说,至少“小人物”经过了自身的努力,成功“逆袭”了,这一点算是正能量。    曾有人告诉王跃文,某院校的一个老师把《国画》送给毕业生,也有决心走仕途的人把《国画》当成教科书;王跃文说,如果是这样,我希望这本书“速朽”。我想,王跃文一定是体会到了《厚黑学》的作者李宗吾当年的内心惶惑和无奈,李先生本意在讽刺“厚黑”,可事与愿违,厚黑成了混江湖的圭臬,直到现在市面上还不乏打着“成功学”旗号的“厚黑学”。《交手》的主人公何方远表面上是经过努力逆袭,但是细想也是带着无奈面纱的厚黑学。主要表现在:一是周旋在三个女人之间却扮纯情,面对可能是未来丈母娘的刘薇薇尽讽刺之能事,可谓“厚”;二是利用黑客手段“狙杀”楚婷婷,可谓“黑”。总之一句话,千万别把小说当真。    小人物要成功逆袭,除了必要的生存智慧,更重的是思想格局和眼界,缺少生存智慧谓之“愚笨”,缺少思想格局谓之“宵小”。古人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小人物要成逆袭,除了自身孜孜不倦的努力,还要尊重逆袭的过程,心怀善念,昂然前行。因为,时间从来不欺人,逆袭的过程还是有点耐心为好。

(2014年1月25日 于鄯善县第二中学教职工宿舍404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