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推理小说、宫斗剧、职场厚黑学

2018-08-20 03:57:13

对推理小说的迷恋很容易将人引入一种安于现状的温室状态里。推理小说强调智慧,而越是古典或经典意义上的高超的推理小说,尤其是本格,他们最终都会毫无办法地形成人物空洞的缺陷,即便是那些风靡世界的如福尔摩斯、波洛、加贺恭一郎、御手洗洁等等形象,他们的吸引力几乎都构建在智慧上,而几乎从未建立起真正的人格魅力。

人们会真的热爱或尊重或心疼或期待布鲁斯·韦恩,福尔摩斯们才是真正单调的超级英雄。

推理小说的内核是封闭,空间封闭、人物关系封闭、社会状态封闭,这种封闭的网便是大真探利用智慧抽丝剥茧的充分必要条件。而更高级的、读者会对主角产生共情状态的硬汉派推理小说中,经典作品如《八百万种死法》里的凶手是之前从未在小说中出现的人物,而这种开放式的状态是绝对不被推理小说所接受的,它首先就违反了「推理小说十诫」。

硬汉派推理小说仍被称为推理小说,但绝不是推理小说,所以雷蒙德·钱德勒和劳伦斯·布洛克要是比柯南道尔、克里斯蒂们都要更好的作家。

推理小说的内核吸引力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读者的英雄崇拜上,在古典推理小说作品的作者与读者的关系当中,要不然是读者作为大真探怀里保护的小花猫,要不然大真探作为读者「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似的偶像。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推理小说是父权产物。

催生推理小说的最重要的土壤便是封闭性的社会结构,其次是经济的快速发展。封闭的社会结构孕育了形成犯罪的压迫式关系,而经济的快速发展计划了人性欲望的膨胀,当膨胀的欲望无法在固化的社会关系结构中苟存,便会产生犯罪行为。

阿瑟柯南道尔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出生及创作高峰分别在十八世纪与十九世纪,工业革命从十七世纪开始,真正开始促进经济的蓬勃发展则是从十八世纪开始。

日本推理小说快速崛起于十九世纪,除了战时,日本长期处于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

埃勒里奎因为代表的美国推理小说作家成名于十九世纪初,同样是工业革命推动美国从农业社会转型成工业社会的时期,农业社会是固化的社会结构,当美国成为第一大国之后,黑色小说、犯罪小说、硬汉派推理小说迅速取而代之,古典推理在美国销声匿迹。

推理小说最经典的故事结构便是人物因长期以来的积怨而犯罪,大真探利用社会关系进行犯罪动机的探究,利用封闭空间与封闭关系进行犯罪方式的推理。

时至今日,美国早已经抛开了古典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来自英国的盖里奇也不再有热情及条件继续福尔摩斯的系列,而盖里奇的那个福尔摩斯还是从古至今解构意义最为强大的一个版本,远远超过之前大热的英剧版本,后者只是将福尔摩斯套上了美式古板天才的「无人性」外壳罢了。

只有英国和日本还在孜孜不倦地反复挖掘阿加莎克里斯蒂和江户川乱步们的遗产,没完没了的创作剧集、剧场版及原创电影,日本甚至还会持续有古典意义上的本格推理小说出版问世,江户川柯南的故事也仍然有读者买单。

推理小说中的罪犯几乎都是因为「走投无路」而犯罪,「走投无路」是封闭结构中才会产生的人物状态

这两个国家的政体共同点是同为君主立宪国。

君主立宪国保留了「王」地位的存在,保留「王」既象征着对传统的尊重,尊重传统则意味保守价值观的保留,便也构成了固化社会结构的社会状态。只有在这种社会结构里才会诞生出那种教条性的社会关系与不平等的人物关系,人性的欲望才会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方式被反复欺压、嘲笑而不得生长,这种人物关系也导致了封闭状态的形成,封闭状态中的人们永远会用这样的思维方式去生存,他们被孕育成古典推理小说的狂热读者,被培育成父权压迫下的循规蹈矩者。

几乎再没有任何一种小说会定下「十诫」式的写作条框,这种作品的封闭性充斥了根茎叶。

这种封闭以及对智慧的崇拜、对人性的漠视、对大世界的不闻不问可以很容易演化成不同环境中的特别题材,来到中国便形成了宫斗剧的狂热。

它在现实一部分人的现实生活中甚至足以成为生存定律,就好像作为谍战剧的《潜伏》成了职场教科书般的存在,孙红雷这样一个北方男人的形象简直是这部剧最天然的第一人选。

年轻人会在各种论坛里相互讨教职场生存法则,用推理小说十诫一样的一二三四……的方式来列出每一件事情的分析结果与行为准则,这是一种悲哀的推理小说式的智慧,是一种「吃巧克力味的屎还是屎味的巧克力」那样的问题。封闭的状态决定了他必须要挑一样去吃,只有当他们知道有一个大世界的存在,他们才会明白自己可以哪一个都不吃。

反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即便芥川龙之介创作了《竹林中》这样绝对意义上解构推理小说的作品,但日本也还是来来回回的停留在变格、变格、新本格这样的循环里,社会派都只能昙花一现。于是便也形成了北野武如此气愤的日本年轻人要不然循规蹈矩要不然废柴死宅的无奈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