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闲侃厚黑学(一)

厚黑之学,厚字当头。那么什么叫“厚”呢?  “不薄曰之厚”,什么不薄才叫厚?脸皮不薄才叫厚。我们经常说某些无耻的人,说他们“脸皮比城墙还厚”,可见,人的脸皮,有薄厚之分,有脸皮薄的人,也有脸皮厚的人。脸皮的薄厚,是用来形容一个人“要面子”的程度,如果一个人太爱惜自己的面子,遭遇到对头的时候,必然要吃大亏。

在古典小说《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之中,有这样一段故事:

孔明在车上大笑曰:“吾以为汉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吾有一言,诸军静听:昔日桓、灵之世,汉统陵替,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傕、汜等接踵而起,迁劫汉帝,残暴生灵。因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吾素知汝所行: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合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食汝肉!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继统西川。吾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汝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安敢在行伍之前,妄称天数耶!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汝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何面目见二十四帝乎!老贼速退!可教反臣与吾共决胜负!”

王朗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后人有诗赞孔明曰:“兵马出西秦,雄才敌万人。轻摇三寸舌,骂死老奸臣。”

这段故事说的是西蜀与曹魏对阵,曹魏阵营中王朗对蜀丞相诸葛亮展开了攻心之术,想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诸葛亮自甘弃甲投降,却不料反中了诸葛亮的计策,被诸葛亮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一顿破口大骂:“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汝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这话骂得也太狠毒了,把王朗所有的隐私,所有不可见人的龌龊老底全都扒了出来,袒露给众人看。王朗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曹魏阵营向来受人尊敬,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气急之下,羞恼交加,竟活活地被气死了。

王朗虽然只是小说《三国演义》中的人物,但现实之中,遇上不痛快的事情,认为自己受到了羞辱,丢了脸,一时想不开而活活被气死的人,并不在少数。

就拿春秋时代孔子办学的事情来说吧。孔子在当时的鲁国虽然有一点小名气,但终究只是一个无官无职的平民。办学的时候,来的学生多是贫贱子弟,贵族官僚之家是不屑于将孩子送到孔子这里来的。所以孔子办学之初,来的学生寥寥无几,堪称门可罗雀。

当时鲁国有一位实权人物孟僖子,他权势虽大,却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有一年他陪国君鲁昭公出访楚国。当时楚国是蛮夷之国,而鲁国却是礼仪之邦,楚国怕丢了面子,就于郊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仪官们身穿朝服,神情恭谨地面向鲁昭公行礼,并高唱颂歌,然后等鲁君还礼。

可万万不曾想到,那鲁君竟然也是一个草包,面对楚国人的礼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只能向孟僖子求助。可孟僖子更是瞠目结舌,冷汗直下。这来自于礼仪之国的君臣,竟然在蛮夷之国闹出了不懂外交礼节的笑话,这件事情传扬开来,鲁国君臣顿时沦为了诸侯的笑柄。

此事发生之后,孟僖子羞愧无地,无颜见人,大病了一场,最后竟然活活地羞死了。临死之前,孟僖子打听到当时鲁国中只有孔子最熟谙礼仪,就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送到孔子这里来求学,于是孔子的名声不胫而走,各国的权贵生恐自己也会遭遇到如孟僖子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丢人事小,羞死事大,就纷纷将子弟送到孔子那里。从此孔子名传诸国,并最终成为了天下人的万世师表。

撂下孔子的事儿不说,单看这个孟僖子,本事虽然不大,但自尊心却比任何人都强,稍微碰到一点委屈的事儿,就会气闷于心,最后竟然想不开,活活把自己气死了,说到底就是脸皮太薄的原因。

脸皮太薄的人,大多无法成就大事,因为成大事要经历太多的磨难与挫折,而脸皮薄的人,稍遇挫折,听到人们的讥笑与嘲弄,就会羞忿于心,纵然不像春秋时代的孟僖子那样,活活把自己气死,也很难再有勇气尝试。

脸皮的薄厚,是相对而言的。这世上有像孟僖子、王朗这种丢不起脸,活活把自己气死的人,也就有脸皮赛城墙,锥子扎不透的人。比如说三国时代的曹操,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三国时期,群雄争霸,风云人物不知凡几,唯独曹操能够脱颖而出,就是得益于他的脸皮比任何人都要厚。而最能表现出曹操脸皮之厚的,当属赤壁血战之后的曹操“三笑”。

这曹操三笑,发生在曹操兵败赤壁,落荒而走,皇皇如丧家之犬,性命尚且难保的当口。任何人落到这种境地都会感觉到羞愧无地,耻辱难言,而曹操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连续三次发出哈哈大笑之声,竟尔是引来了三路伏兵。

曹操的第一笑,是彝陵之笑:

操只得望彝陵而走。路上撞见张郃,操令断后。纵马加鞭,走至五更,回望火光渐远,操心方定,问曰:“此是何处?”左右曰:“此是乌林之西,宜都之北。”操见树木丛杂,山川险峻,乃于马上仰面大笑不止。诸将问曰:“丞相何故大笑?”操曰:“吾不笑别人,单笑周瑜无谋,诸葛亮少智。若是吾用兵之时,预先在这里伏下一军,如之奈何?”话犹未了,两边鼓声震响,火光竟天而起,惊得曹操几乎坠马。刺斜里一彪军杀出,大叫:“我赵子龙奉军师将令,在此等候多时了!”

彝陵之笑,惹来了常山赵子龙,曹操满不在乎,逃到葫芦口,又发出了第二次大笑:

行至葫芦口,军皆饥馁,行走不上,马亦困乏,多有倒于路者……操坐于疏林之下,仰面大笑。众官问曰:“适来丞相笑周瑜、诸葛亮,引惹出赵子龙来,又折了许多人马。如今为何又笑?”操曰:“吾笑诸葛亮、周瑜毕竟智谋不足。若是我用兵时,就这个去处,也埋伏一彪军马,以逸待劳,我等纵然脱得性命,也不免重伤矣。彼见不到此,我是以笑之。”正说间,前军后军一齐发喊,操大惊,弃甲上马。众军多有不及收马者。早见四下火烟布合,山口一军摆开,为首乃燕人张翼德,横矛立马,大叫:“操贼走哪里去!”

接连遭遇到赵子龙和张飞,按说曹操应该吸取教训了吧?但是曹操这种厚脸皮,对别人的嘲讽与讥笑是免疫的,没有丝毫的感觉。所以又有曹操华容道第三笑,引来了关羽关云长:

又行不到数里,操在马上扬鞭大笑。众将问:“丞相何又大笑?”操曰:“人皆言周瑜、诸葛亮足智多谋,以吾观之,到底是无能之辈。若使此处伏一旅之师,吾等皆束手受缚矣。”

言未毕,一声炮响,两边五百校刀手摆开,为首大将关云长,提青龙刀,跨赤兔马,截住去路。操军见了,亡魂丧胆,面面相觑。

我们可以看到,曹操三笑,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厚脸皮,这种人视生死成败如儿戏,无论遭遇到多么大的挫折,多么大的羞辱,在他那里,最多只是付之一笑。

厚脸皮是不可战胜的。因为厚脸皮的人与人世间的正常感情相互隔膜,能够将王朗、孟僖子生生气死的事情落在厚脸皮的人的头上,就如同苍蝇落在大象的屁股上,绝不会有任何感觉。

你无法用正常的人类情感打动他,也就无法抓住他的弱点,无法让他暴露出心里的脆弱,从而你就无法击败他。开创了西汉基业的汉高祖刘邦,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纵然是力能拔山举鼎的西楚霸王项羽遭遇到他,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彭越几次往返梁地,断绝了楚军的粮食,项王为此深感忧虑。他做了一张高腿案板,把汉王的父亲太公搁置在上面,向汉王宣告说:“现在你如果不赶快投降,我就把太公煮死。”汉王说:“我和项羽作为臣子一块接受了怀王的命令,曾说‘相约结为兄弟’,这样说来,我的老子也就是你的老子,如果你一定要煮了你的老子,希望你能分给我一杯肉汤。”

这是《史记 高祖本纪》中的一段记载。这里说,楚霸王项羽被枭雄彭越断了粮道,难以久战,就以刘邦的父亲刘太公作为人质,胁迫说:如果刘邦不立即投降的话,就杀了刘太公。可是万万没想到,刘邦根本不拿自己父亲的性命当回事儿,浑不当回事地说:“杀吧杀吧,你杀了我爹,麻烦分一杯肉汤给我……”这反倒让项羽束手无策了。

这种心理素质,细想起来实在是可怕。而刘邦的心理素质之强,已经强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此人不唯是对自己的父亲妻子没有任何感情,对自己的儿女,也同样是感情淡漠,弃如敝履:

汉王在路上遇见了孝惠帝和鲁元公主,就把他们带上车,一块儿西逃。楚军骑兵追赶汉王,汉王感到情况危急,就把孝惠帝、鲁元公主推落车下,滕公夏侯婴又每次都下车把他俩重新扶上车,这样推下扶上有好几次……

这一段同样是出自于《史记?高祖本纪》,写的是刘邦在逃命的途中,遇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女儿,就让孩子也上车一起逃,可当追兵追赶上来的时候,他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儿女推下车去……老话说:虎毒不食子。世界上最残忍、最凶猛的动物是老虎,可就连老虎,在对待自己生育的小老虎的时候,也有着恩情与怜爱的一面。

诚如性善说所论,对于父亲、妻子与儿女的爱护,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是大自然所有生物共有的本性,可是刘邦居然连这种最低级的动物本能都丧失了,分析这个人的成功之道,就为我们破解了人类的“厚脸皮”之谜。

刘邦与曹操,堪称厚脸皮之人。而春秋时代的孟僖子和三国时代的王朗,却是典型的薄脸皮。脸皮的薄厚,区别就在这里,厚脸皮的能够登基称帝,南面为王,而薄脸皮的却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活活气死。人都气死了,事业的成功,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然则,何以刘邦和曹操的脸皮就奇厚无比,而孟僖子和王朗的脸皮却是如此之薄呢?换一句话说,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脸皮厚,刀砍不穿,锥扎不透?而有的人脸皮却薄得连一点小小的刺激都经受不起呢?

这个问题,可以这样解释:内心力量越是强大,越是自信之人,对外界的肯定性需求就会越少,而内心力量弱小,缺乏自信的人,他们必然地急切渴望着外界的肯定。而这种对于外界肯定的需求,就决定着一个人的脸皮薄厚。

脸皮薄的人,那是因为他们特别注重于外界的评价,如果评价是正面的,他们就会心花怒放,引其为知己。如果评价是负面的,就会进一步强化他们内心中的不自信,给他们带来极度的心理恐慌。所以,脸皮薄的人做事失败,或是遭遇到负面评价之时,若然不是逃避,就是反应极为激烈地与之对抗。

而脸皮厚的人,无论是做事失败,还是遭遇到来自于外界的负面评价,他们的反应都非常淡漠。这种负面的影响远不如他们内心的力量强大,所以他们才会泰然自若。

王朗会被诸葛亮活活骂死,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缺乏自信,希望能够从诸葛亮这里获得肯定,可是得到的却是对他彻底的否定:皓首匹夫,苍髯老贼……这种辱骂等于是将王朗的一生彻底地抹煞。偏偏王朗也认同这一点,却又无法正视自己,所以他才会气急交加,活活被骂死。

孟僖子羞死,那是因为他身居高位,虽然趾高气扬,但内心中却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一个无能的草包,配不上这个位置。所以他时时刻刻需要部属的阿谀之辞,以弥补他内心那过于强大的不自信。但是陪同国君出使楚国,却居然连外交上最起码的礼节都不知道,这彻底暴露出了他草包的真面目,由于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所以他竟然活活羞死了。

曹操在赤壁遭遇到孙刘两家的联兵布围,火焚巨舟,一败涂地,而他还能够笑出来,而且是一笑再笑连三笑,那是因为他不仅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同样也是一个优秀的军事家。他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赤壁虽败,但并无改于三国鼎立的政治格局。这场战争虽然败了,但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最多不过是刘备和孙权偏安一隅罢了,所以他才会浑不当事地一笑再笑。而事实上,曹操果然也没有笑错,无论是刘备还是孙权,最多只是敢击败他曹操,却不敢杀他,杀了他就意味着天下大乱,中原豪强就会蜂拥而起,反而对刘备和孙权的势力构成更为强大的威胁。所以这场战争对于曹操来说,不过是一场无关性命的游戏而已,他当然有理由放声大笑了。

而刘邦早在他矢志夺取天下、登基为帝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将父亲妻儿的生死放在心上。与炙手可热的帝王权柄相比,与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相比,父亲妻儿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不要说刘邦了解项羽的底细,知道项羽只是出言恫吓而已,就算是项羽真的当着他的面,宰杀了他的父亲的话,刘邦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的。

由此我们发现,这里提到的四个人,正是处在两个极端上。王朗和孟僖子是极端缺乏自信的人,所以外部世界的否定性信号,对他们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就算是他们当时不被骂死羞死,残活下来,也只是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而刘邦和曹操却是极端自信、目标极为明确的人。正是这种极端的自信,赋予了他们一种极端的心灵力量,使得他们能够在面对着常人所无法面对的困局之时,依然能够行之若素,不动如山。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一个人脸皮的薄厚,源自于他内心力量的强弱,源自于他自信心的强弱程度。一个有着强大内心力量的人,在面临着失败、挫折、讥笑与嘲讽的时候,绝不会出现羞愧或是难堪的情绪。相反,一个缺乏足够心灵力量的人,当他遭受到挫折的时候,必然会感受到极度的羞愧与绝望。

所以,人生需要厚脸皮,只有一张足够厚的脸皮,才会对我们人生的成功有所助益。(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