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我在重庆丢了钱包,却收获了一个朋友

2018-09-15 17:33:26
TAG:

我在酒店门口招了一辆的士,去另一个区看望朋友。

朋友开了个教育机构,而我很早就对K12教育兴致勃勃。

司机问了我的地址之后,报怨说回程不好拉客。

——那么,我去坐轻轨吧,耽误你赚钱可不好。

你要走,我也是必须去的,你是乘客啊。

——那你就委屈一下,我是外地人,不熟悉路,换轻轨还得打车,够麻烦的。

我问司机,现在干什么赚钱啊。

司机说,以前自己是做生意的,开了餐馆,最后亏了钱。

——那你可以搞教育啊,幼儿园什么的。

我可搞不了,因为我不懂啊。搞教育至少要会说。

至少要懂行。

我夸奖司机很务实,不装。

这么闲扯着。

重庆红灯特别多,200米一个,20公里的路,开了一个小时。

到目的地

目的地很难找,与导航不一致,我准备下车步行。

——我要给你多少钱?

司机把微信码给我扫,说64元。

——多给你10块吧,这么远,耽误你赚钱。

下车刚好接了个电话,听着电话就走开。

在朋友的公司看来看去,准备吃饭接着聊。

糟糕,钱包忘车上了。

有没有出租票?没有。

有没有出租车牌号?没有。

扫码有没有留下名字?没有。

回到原地,有摄像头,这个好。

但是摄像头没有电,交警说施工现场,电线都被掐断了。

折腾一圈,没有线索,干脆放弃,去吃饭。

钱包里面有房卡,现金,证件,钥匙……

司机来电

在去吃饭的途中,有当地电话打入。

你是不是刚坐我的车的?

——是的,您是司机吗?

对的,你说说下车付款多少?

——74元。

你的姓名。

——金树松。

信息是正确的。我在下车前面不远的一家餐馆,你来拿钱包吧。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电话的呢?

我看你钱包里有房卡,打电话到酒店前台,报房号,问你的电话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费劲帮我交回钱包呢?

因为你感动我了,多给我十块钱啊,还有,开始不勉强我跑车啊。

为了还你钱包,我停住运营;不交还给公司,因为你要交费用的。

——我马上来找你。

重庆惊喜

见了司机,我们热烈拥抱。

然后我给他200元感谢。

第二天,我在课堂讲了这个案例,结合“一美元认知失调”。

我们讲一美元的时候,好像有厚黑学。

用一美元搞定高官,搞定富豪,搞定美女,是个利器。

然而,真正的化敌为友,与厚黑学有一非常重要的区别:是否带有目的性。

如果我们对别人友善,不是为了某个目的,你会有令人惊喜的回报。

如果带有目的性,最终会全部还回去。

认知失调的精髓,是公正地对待每个人,真诚地关心位高权重者,把他们当作普通人关心。

平常心才是一美元。

无目的地友善

从上车开始,我就开心地和司机聊天。

我没有想到我会丢钱包,我当然也不可能想到,他会费尽心力交还钱包。

我和他老友,不是为了他帮我,我就是喜欢他,就是和他畅享当下。

却得到最惊喜的回报。

人海茫茫,你我擦肩而过,怎知再见如何。

我们对每一个人,都要这么自然而然,都要这么一面如故。

无论高低贵贱,不论美丑贫富,万物一体,心同此理。

没有目的性,正义地善意。

爱你就是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