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张宏良:人民的毛泽东热与老板的毛泽东热

大家关于马云运用毛泽东思想进行管理的争论,实际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当今中国兴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毛泽东热,一种是人民大众的毛泽东热,另一种是老板企业家的毛泽东热。由于大家没有把这两种毛泽东热区分开来,而是混同在一起进行争论,虽然争得面红耳赤,但却争得不是同一个问题,所以有必要把当前中国两种截然不同的毛泽东热区分开来。

人民大众的毛泽东热形成了当今中国的红色大潮,她使毛主席重回中国大地,影响了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和各个领域,毛主席再次成为了中国政治生活和网络舆论的中心。这个毛泽东热就其本质来讲,是人民大众对自身根本利益的追求,对复兴社会主义的向往,对中华民族根本命运的担忧。她是21中华民族的铸魂运动,是在把毛泽东思想重新铸造为我们的党魂、军魂、国魂、民族魂,奠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根本的精神基础和人文基础。人民大众的这个毛泽东热,有一个根本特点,就是人民大众饱含着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不仅仅是把毛泽东争做伟大的人民领袖来看待,同时当作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而中国企业家老板的毛泽东热,恰恰是没有人民大众这种深厚感情。马云他们的毛泽东热,仅仅是把毛主席绝妙的战略战术当作企业管理方法来学,与厚黑学之类的东西放在一起,而根本不管毛主席的这些战略战术是对敌人的还是对人民的,统统的拿来对付员工。所以他们不仅对毛主席没有感情,甚至在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同时还不断践踏和侮辱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和信仰。比如马云的“9.9酒水节”,选择在毛主席逝世这一天搞狂欢,就反映了马云他们这些老板企业家完全是把毛泽东思想当作”术”来学,而根本没有当做“道”来学。他们学习毛泽东思想,就如同基辛格读《资本论》、特朗普宣传大众政治文明一样,不过是实现他们自身目标所借用的一种工具。或许他们能够学到毛主席四渡赤水这个千古绝唱的“术”,但是他们永远学不到毛主席为穷人打天下、为人民服务这个“道”。

当然,今天这些以往的反毛非毛老板能够学习毛泽东思想,哪怕是纯粹当做“术”来学,也仍然是一件好事情,这至少证明毛主席又回来了。无论人们从哪个方面来学习毛泽东思想,都标志着毛泽东正在再次走遍祖国大地。中国老板企业家的毛泽东热,拯救了中国那些坚持“三七开”的官方毛泽东思想研究者,把那些原本是“舅舅不喜,老娘不爱”,右派看不起,人民看不上的所谓正宗毛泽东思想研究者给激活了,包括军科院在内的一大批学者,现在就靠这个吃饭,官方学者给企业家讲述毛泽东思想,已经成了当今中国企业界一景。

马云、刘强东等中国电商大佬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坚信不疑,就如同17世纪的英国大地主威廉•配第首次发明劳动价值论一样,完全是有它的客观经济位置决定的,这并非是他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替劳动人民发声。威廉•配第是一个大地主,他发现手下很多农户交换产品的唯一依据,就是这些产品耗费劳动量的大小,由此发现了劳动价值论,成为人类历史上这个最伟大理论的首创者。但是我们绝不能因为威廉•配弟这个偶然发现的巨大贡献,就认为他是劳动人民的思想家。马克思讲历史常常把一些巨大荣誉送给不配享有这种荣誉的小丑,配弟就属于这种小丑。

在捍卫劳动阶级根本利益的劳动价值论发展过程中,主要是三个人的贡献。第一个是这个大地主配弟。他隶属于封建地主阶级,却不知不觉地发明了埋葬封建地主阶级的理论武器。第二个是大卫•李嘉图。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是资产阶级革命最根本的思想大旗,资产阶级就是根据他的劳动价值论,推翻了封建贵族阶级和僧侣集团。只是李嘉图把资本家和工人全都看作生产阶级,认为价值和剩余价值是老板和工人共同创造的。当时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跟随资产阶级进行革命,所依据的就是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第三个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告诉工人阶级他们被忽悠了,社会财富是工人阶级创造的,资产阶级并没有创造社会财富,而是和被推翻的僧侣阶级、贵族阶级一样,是剥削工人阶级剩余价值的寄生性集团。由此而成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武器。可见同一个理论,完全可以为不同阶级所用,成为不同阶级的斗争武器。

(张宏良民族复兴网微信群聊天摘录)

2018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