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腹黑父子的累世恩怨 | 灵魂手术个案

2018-09-27 07:57:53

案主上台来,思坤老师说今天做关于他和他父亲的关系。

老师叫了场下的一位男士来扮演他的父亲,老师阅读了他父亲的能量,案主的父亲是一个很“阴”的、崇尚厚黑学的人,无处不在地、身体力行地对案主进行着厚黑价值观的渗透。老师在场下拿了一张毯子批到案主的头上,代表他父亲施加到他身上的这种价值观。后来干脆又拿了两张毯子披到案主头上,案主坐在场上,头上盖着三张毯子,一脸无奈。

接着,老师开始了一系列形象生动的对他父亲内心的“表演”,走过去对案主说,“与人交往的时候要小心,不要那么诚实,做人不能太幼稚,要有城府,要防着点别人”;“说话要说七分,留三分,最好是说三分,留七分”;

“参加工作之后凡事要懂得观察,别什么事情都傻呵呵地往前冲,枪打出头鸟,打的就是你这种”;“交女朋友的时候也要擦亮眼睛,现在外面的女孩子都很复杂的,你要看清楚,仔细观察,她是不是图你的钱啊,图你的家世啊,你不要被骗了”……

场下大家在忍不住笑的同时,很多人很有共鸣。有人说道,我的父亲/母亲就是这样的。老师说,案主的父亲今生虽然没有很好地实践这套厚黑学的方法,但他是绝对相信它的正确性。

案主苦笑着说:“我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上了各种课程来自我成长,就为了给自己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老师带着他父亲的能量,踱步到他的面前:“什么?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居然还不要?还要改掉?” 这时,案主父亲的能量特点已经很清晰了。于是老师让案主站了起来,去他们俩的前世看一看。

两个不同门派的习武之人,

类似于一个武当,一个少林。

在这个前世里,案主和父亲都是习武之人,两人功夫都不错,定期会在擂台上比武。

但案主功夫总的来说不如人家,所以几乎每次比武都会输。案主性子很急,在比试的时候,他是会不停地出招,但是对方很淡定,会不断地躲开他最强的攻势,然后耐心地等待那个案主露出破绽的时机,一击制胜。

输给对方的次数多了之后,案主有点按捺不住了,于是就想了一个阴招好让自己赢。对方每次上台比武之前,总会拿出酒葫芦喝一口酒,案主买通了对方身边的一个小童子,往他的酒里下了一种药,喝了之后在几个时辰的时间里,会让人浑身无力。对方也的确喝了这酒,在那次比试的时候,果然跟以往发挥大不一样,浑身无力,无法使劲,如案主所愿,那一场比武案主赢了。

对方在意识到自己被人给“阴”了之后,怒不可遏,很快调查到了是身边童子被案主收买,往自己酒壶里下了药。这一下,对方被彻底激怒了——以往跟你之间的比试,是君子之争,点到即止,大家都是武林中人,都是在外面混的,我最后打赢你也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但既然你来暗算我,那就别怪我不讲江湖道义了。

于是在下一次比武的时候,对方决意报仇,使出了全力,不仅把案主打败了,还趁胜追击一顿痛扁。案主输得一败涂地,且颜面尽失,他在武林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人们看他的眼光亦不再有之前的尊敬了——最终,他被迫退出了江湖,后半生籍籍无名、黯然度过。

在这个前世里,案主是一只成熟的大公鸡,

有自己的一块地盘,和一群追随着自己的母鸡。

案主父亲是另一只年轻的大公鸡,有着非常漂亮的羽毛,个子也比案主高一头。某一天,这只年轻的公鸡踱到了年长公鸡的领地里。

年轻公鸡起初并无意冒犯,但母鸡们看到了它,许多原先追随着年长公鸡的母鸡,转头选择去跟着这只高大帅气的新来者了。

后来,年长的公鸡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不满了,决定要跟闯入者一决高下,对对方发起了攻击。然而年轻公鸡无论是在体力上还是在体格上都占了上风,年长公鸡在这次决斗中败下阵来,身上最漂亮的几根羽毛全都被对方啄掉了,地盘也丢了。余生再度在凄惨境遇中度过。

这一世,案主是山大王,案主父亲是他的军师。

军师非常的足智多谋,山大王仰仗着军师的智谋,每次都出师大捷。

随着山寨力量的不断壮大,山寨好像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军师了,军师有了些功高盖主的意思。为了“防患未然”,山大王开始启用一些新人,培植自己的力量,一点点把军师架空、闲置。然而,几场争夺战下来,山寨在新人的带领下损兵折将,竟无一人可以与军师的智谋相比。

眼见情势不妙,山大王只好低头,去请军师出山。军师很聪明,明白现在自己手中有跟山大王提条件的筹码了。于是他趁机提出,要他出山可以,但他要山大王分一半的势力给他,坐山寨里的第二把交椅。山大王只能答应。军师一重新出马,果然立马带领着打了几场非常漂亮的仗,抢来大量的金银和地盘,重振了山寨的势力。

眼看着军师风头十足,根基越发深厚,而自己又实在离不开他的智谋,山大王犯起了难。如何才能笼络这个军师,保住自己的老大位置呢?山大王有个女儿,军师有个儿子,于是山大王便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军师的儿子,以为这样联姻便可保证军师无二心了。军师呢,其实根本就不想当老大,只想当老二。当山大王向他提出结亲的提议时,他很清楚山大王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既然这样可以打消对方的疑虑,那不妨就答应下来。于是二人就结为了亲家。山大王心中稍感安稳。

然而好景不长,山大王的女儿怀孕生产的时候,竟难产而亡了,孩子亦未活命。伤心之余,山大王也没有了引以为牵制对方的力量,对对方再次升起忌惮,不知该如何牵制对方,惴惴不安之下,竟愚蠢的害死了女婿。

这一切很快就被军师知道了,这下军师可谓伤心欲绝。他想着,我从未有过做老大的想法,你竟疑心这么重,害死了我的儿子。遂用借刀杀人之计,给敌对势力创造了条件,将他们引进山寨,杀死了山大王。

这一世,案主是杨修,案主父亲是曹操。

曹操一代枭雄,阴狠狡诈。他培植了几个年轻的门客,杨修是其中之一,也是最为聪明的一个。曹操会给这几个门客分派一些任务,看他们的完成情况来考察他们的能力。杨修一直完成得很好,可是他有个特点,就是他总是锋芒毕露,恨不得将自己的十分才华全都展现在人眼前,毫不懂得收藏自己的锋芒。

(据记载,杨修依仗自己的才能而对自己的行为不加约束,屡次犯了曹操的大忌。有一次,曹操造了一所花园。造成时,操前去观看,没有夸奖和批评,就叫人取了一支笔在花园门上写了一个“活”字便走了。大家都不了解其中的含义。杨修对工匠们说,“门”添活字,就是”阔“字,丞相嫌你们把花园门造得太大了。于是重新建造园门。完工后再请曹操去观看。曹操很喜欢,问道:“是谁知道了我的意思?”下人回答:“是杨修。”曹操虽表面上称好,心底却升起不悦。

还有一天,塞北进贡给曹操一盒酥。曹操在盒上写了“一合酥”三个字放在案头。杨修见到了,竟然取勺子和大家将酥吃完了。曹操问其原因,杨修回答说:“盒上明明写着’一人一口酥’,怎么敢违背丞相的命令呢?”曹操虽然喜笑,而心里却更加不悦。)

“杨修之死”也是对他这一特点的应验——彼时,曹操已经因为杨修之前的种种“聪明”,对他心怀不满。适值某场战役,曹操聚集兵队想要进兵,又被拒守,欲收兵回都,又怕被耻笑,心中犹豫不决,正碰上厨师进鸡汤。曹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曹操随口答道:“鸡肋!鸡肋!”夏侯惇传令众官,都称“鸡肋!”

杨修见传“鸡肋”二字,说道:“鸡肋,吃起来没有肉,丢了又可惜。如今进兵不能胜利,退兵让人耻笑,在这里没有益处,不如早日回去,来日魏王必然班师还朝。”于是军营中的诸位将领,都跟着收拾回朝。曹操知道这件事后大怒,借题发挥,以杨修祸乱军心之名,叫刀斧手将杨修推出去斩了。

看完上面的前世,案主和他父亲的模式已经很清楚了,每次案主按捺不住,在跟父亲的互动中使小聪明、展露锋芒,都会被父亲击打得一败涂地,甚至失去性命。于是老师说我们去看一下最初的一个前世,看看为什么案主跟他的父亲要一世一世演绎这样的模式。

这一世是在第19次元,

案主和父亲是两位修道之人,

案主是弟子,案主父亲是他的师父。

弟子十分聪明,师父也十分喜欢这个徒弟。然而道家智慧中一个很重要的是“藏”的智慧。这个弟子总是锋芒毕露,有多少就显露多少,不懂得藏。

后来在一次不同门派的集会和切磋中,弟子下手不知轻重,将自己新学的功夫全力使了出来与人切磋,却毫不知晓自己使出了多大的力,竟将与他友好切磋的另一门派弟子给打死了。师父在知晓之后自愿陪他下来受过,约定要一世一世这样教给他“藏”的智慧。

几个前世走完,案主显得很是懵懂,他说:我用尽了前半生的努力都是为了来逃避父亲对我的影响,想要成为和他不一样的人,却原来是这样的,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我要怎么样做才好了。

老师说:在我看来,这个个案是为了让你看见自己的所有面向,包括你不喜欢的父亲的面向,他是你的父亲,他身上所表达的“腹黑”,在你身上一定也有。接纳所有的这些人格面向,你喜欢的或是不喜欢的,阳光的或是“阴暗”的,这样,你就可以停止你内在的冲突与战争。你就慢慢地会学会与自己和平共处。

而场上“父亲”的代表给到案主一句话是:

抱藏守一。“藏”才是真正的人生智慧。

[笔录:  爱莲]

个案后记

个案后,因为父母一直在国外,还没有回国,只能电话沟通,上次电话我父亲还在躲着我,这次总算聊上了,感觉柔和很多了。--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