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反术谋

2018-09-28 10:13:27

智圣鬼谷子其实是个很反讽的人物,他的术谋,其实是去术谋,好比李宗吾的厚黑学是去厚黑。偏偏他的门徒以其谋到处招摇撞骗,攫取功名。鬼谷子后来并不承认自己那些学生,虽然个个大名鼎鼎。这正是圣人与世人之别。反赌人士练就一身赌术,志在反赌,你练就赌术,志在一博,这是有高下之分的。

这好比鲁迅劝诫年青人少读或不读古书。保守派攻击鲁迅,你周树人读的古书比谁都多。鲁迅读的古书的确多,现代人能认全鲁迅日记里记的那些古书的名字,也已经乏人了。就因为鲁迅读的古书多,深知其弊,才不得不善言劝世。

鲁迅的意思是不要用古书形成你的判断力,你须是个现代人,有现代意识,才可以读古书。

然后你会发现,我们其实没有多少现代意识。否则周树人何苦呢?

洋鬼子的脑洞能装下偶然大于必然,必然只是偶然的过程与变量,宇宙的存在,人的出现也不过一场偶然。

我们一向相信必然大于偶然,走在路上,被车撞死,那是命中注定,不差毫厘要被车撞死,没被撞死,那是你自己的原因,或又是另一种必然——原本就是命中注定不会被撞死。

总之,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合乎情理,还有什么理可讲,只剩不讲理了。

洋鬼子也许觉得偶然本身无序,必然才要寻求道理,所以产生了科学。

科学其实并不高尚,因为中国人一向比较艺术。科学需要求证,艺术只需要模仿,还是我们聪明,比较会省脑子。近代以来,二、三百年间,我们的脑子基本上没有什么排泄物,我们不但高尚,还干净。只剩爱国了!

有人批评王小波和鲁迅的杂文,觉得不高明,只是一些常识。说这话的人,一定非常高明,不缺常识,他可能是某方面的专家,他不应该读杂文,他是专家,应该研究专业的学术论文,误读了王小波和鲁迅的杂文,实在不应该。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个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