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我们都是名利的影子

2018-10-02 10:57:19
TAG:

张艺谋的电影《影》讲述了一个都督的替身(“影子”)境州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战胜境州守备杨苍父子、都督“真身”子虞和沛国主公“三座大山”,终于“翻身做主人”,并赢得美人(都督夫人小艾)归的血腥故事。

故事是虚构的,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则与今天的我们仍然相通,可以引起我们的共鸣。

因为我们也在很大程度上不再是我们自己,而是某个“影子”。

躲在我们身后,让我们成为影子的那个东西,叫名利。

在这个名利场上,我们从出生到死亡,都身不由己,总在追名逐利,总被那个叫“成功”的概念牵头鼻子走,都没有了自己。好几次,因为名利,外出应酬,酩酊有醉,踉跄而归,倒头即睡。半夜酒醒,常会茫然恍忽,我是谁?我在哪?对自己的家,自己的床都似乎陌生了。因为成为名利的影子久了,“真身”与“影子”有时就真的粘在了一起。

为了名利,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成为每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最苦逼的一群人中的一个。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以用比别人更好的成绩,上更好的名校,毕业后找到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当更大的官。

虽然,我们从内心里都十分认同龙应台写给儿子安德烈的一段话: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但回到现实,成为影子,我们都认为,龙应台说的这种情况,只可能发生在台湾或欧美等地方,在时下的大陆并没有意义。我们用功读书,就是为了跟别人比成绩。如果别人能上名校,我上不了,我肯定没得选择,肯定要被迫谋生。在大家都视名利为最高目标的时候,我谋取不到名利,又怎么会快乐!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个道理。

我们工作后,追名逐利更是我们的“主业”,升官发财成了我们的“主责”。我们在职场上一边读各种厚黑学成功学的书----20多年了,我发现在机场书店里摆放得最多的书最醒目的书,一直就是厚黑学成功学和马云先生的励志演讲---一边用尽一切办法往上爬,利用一切手段去赚钱。什么尔虞我诈,什么不知廉耻,什么没有底线,什么计算或算计,词汇都弱爆了,现实远比文字描述的精彩,以至于我们如同《影》中的人物一样,不知道自己背后什么时候会有冷枪暗箭刺中我们的心脏,让我们出师未捷身先死,谁都不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在职场上在官场上,甚至就在我们身边,自杀与被杀,坐牢进监狱,妻离子散家庭破裂,及至于大病缠身,英年早逝等案例,几乎每天都有发生。即使没有这样极端,我们每个人都几乎被名利压迫得极度的焦虑,以致于心理学类的书成为厚黑学成功学之外另一类久销不衰的书籍。一些已经有名或有利的成功人士,转而热爱上所谓的国学,表面上看是修身养性,实际上仍然逃脱不了名与利。正如《红楼梦》开篇的《好了歌》所言:“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影片之所以把替都督出面的境州叫做影子,不叫替身,是因为影子与真身的关系,是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没有真身,影子就不存在。而替身,只是代替真身,其自己的“肉身”还在。所以做影子更难,更可怜,代价更大。影子的生命,全捏在别人的手里,步步惊心,处处陷阱,时时威胁。

在这样的情形下,要生存下来,很多时候靠的是运气。正如《影》中的影子境州,8岁就被拐骗进密室进行专门的残酷的培训,顶替“真身”子虞“出场”后,满世界都是阴谋诡计,满眼残酷的杀戮,满地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险恶。历经九死终得一生,运气的成分占八成以上。比如,他碰到了一个表面上沉溺于美酒和诗书胸无大志实际上却是极富心计富有韬略极其阴险狡诈的“明主”沛国的国君,碰到了一个极其重他利用价值的更加阴险狠毒的都督,却也遇到了一个敢于舍身取义的“长公主”青萍,更遇到了与他“心意相通”的“别人的妻子”小艾,也遇到了有勇无谋的对手杨苍和队友田战,正是这些人的纠缠与阴差阳错,给了“影子”腾挪施展的空间,发挥了他的潜力。可是,我们在职场上,官场上,有这样好运气的时候,估计不多吧,更多的时候,恐怕是功名难成,回天无力,徒唤奈何。

当然,“影子”得到小艾和长公主等人的真心帮助,也还在于他身上始终都保有一点对光明的渴望(每晚睡觉都要留一盏灯!),正是这点光明,使他身上还始终留有一点正气,这点正气关不住、压不服、吓不倒、打不破,杀不死,当然也爱不得。这是这部画面不是阴暗的密室就是大雨或者是阴暗密室加大雨的近乎黑白的电影中唯一的亮点或暖色。

最后,在沛国的王宫中,“影子”在“妻子”小艾的面前,杀死了他的仇人沛国的“主公”和都督子虞,完成了从影子到真身的蜕变。但是,他作为影子时身上残存的那一点对光明的渴望和心底深处的善良,随着一系列残酷的杀戮,已经荡然无存了。成为“真身”后,他可以凭着冷血无情、久经杀场无人能及的武艺和智商,成为另一个更加令人胆寒的“主公”,而且,也会拥有自己的“影子”,又会开始另外的故事,但是主题永远都一样。因为在名利的杀场上,输赢在于比狠,人性的底线终成羁绊。于是,又进入新一轮循环,正如中国几千年的朝代更替。

这点也与我们一样。当我们发现自己功不成名难就的时候,又把追名逐利的愿望或梦想,寄托到下一代身上,又念念不忘地要求下一代为了成功,“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从而把“影子”套到孩子的身上。

宿命吗?

(本文题图来自百度,其他图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