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领导:端茶倒水,您记得我;提拔重用, 您早忘了我!

2018-06-17 14:01:44
TAG:

我可以端茶倒水一辈子,只要你不把曾经纯洁善良的我逐渐骗成了奴才。

不是官话近期推出一篇(戳蓝字即可阅读)的文章,平心而论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其实是作者循循善诱劝导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摆正心态、降低姿态、稳住事态的善意初衷。

但是评论区简直是“灾难片”,吐槽声几乎压倒式地盖过了“说教声”。一股浓烈的不满与反抗,透过手机屏幕迎面扑向我的内心深处,让人无力抵抗!

作为一个出道八年仍在“搬砖”的 “小蜜蜂”,当然能感知到这种“怨念”产生的源头。甚至一开始看到这么多“义士”把曾经我敢怒而不敢言的话这么露骨直白的喷涌而出,外加围观的小伙伴们幕后助威式拍砖的点赞,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了一种如同出了一口狠狠恶气的痛快!

然而,爽过了之后,心平气和地换位思考一下,又开始有点理解甚至同情有些领导了。换作我是那样的领导,我又有什么别的招来管好这一大帮子人呢?

端茶倒水是低等活,又不是所有的单位都可以外包出去请专业班子来承担,那么这个活不让“小蜜蜂”们干,难道让“老黄牛”们干吗?如果是这样,领导的权威何在?今后还怎么去指哪打哪?况且,“老黄牛”们当年也是从“小蜜蜂”蜕变成长起来的,谁还没个苦逼青涩的过去啊?

只是,有的“小蜜蜂”愿意干,有的就非常不乐意了!差别在哪里?答案两点:①是否互相尊重;②是否互相成就。没有这两点作为压舱石,上下很难“同欲者胜”。

年轻人初入职场,许多是“骑驴找马”,一个萝卜一个坑,无论是什么,先把自己埋着。体制内的工作虽然“旱涝保收”般稳定的穷着,但是不会像体制外那样随时一不小心就要面临 “死亡”的威胁,日日活在焦虑之中。相比之下,各方面都有保证,幸福感在职业发展初期还是挺高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面对如此缓慢且狭窄的晋升方式,兜里那越来越捉襟见肘的收入,会让人形成一种难以压制的焦虑和浮躁。

我想,只要是稍有教养的人,面对涵养深的领导,都不会对端茶倒水的事有非常强烈的敌意和排斥。因为获得了应有的尊重,我心甘情愿善守低处,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但是,假如有些领导,完全不把我们这群“天之骄子”当回事,颐指气使地使唤我们端茶倒水扫地拎包,拿我们当“奴才”看,那么读再多的厚黑学也难以压制住“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气盛吧?

所以,请先尊重我的“卑微”,这样我才可以一直被催眠式的自然“卑微”下去。否则,与其面临忍无可忍重新再忍最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撕破脸”般爆发式收场,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亮明自己是个不容易被欺负“厉害”的人,彼此之间保持应有的安全“心理距离”,以便可持续化相安无事的同在一个屋檐下。现在的婆媳关系不都应该这样处理吗?人与人之间,只有划清底线,彼此不越界,才能和谐相处。

当然,互相尊重应该是处于基本层次的,能够互相成就才是高大上的!何为互相成就?您把我定位成一个“清洁工”,给我机会干过保洁公司的业务骨干,就是成就我?或者,您我把定位成一个“打字员”,给我机会让我由一分钟打50个字直到一分钟能打200个字,就是成就我?寒窗苦读十年,又经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厮杀洗礼,您把我定位成一个低成本“打杂工”,我妈同意吗?

端茶倒水,您想到我了;打字复印,您想到我了;接打电话,您想到我了。学习充电时,您忘记我了;打开见识时,您忘记我了;提拔重用时,您早忘了我!试问,您如此这般还能让我“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吗?

作为一个出道八年的“三门干部”,我的履历由两部分组成:六年基层工作经历+两年市直工作经历。记得八年前,我刚上班那会可爱的模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般持之以恒第一个上班,无论乡镇机关大楼有没有人,我都雷打不动地坚守在党政办公室打字、复印、接电话。尽管有些演技派在我面前很直白地表演各种“瞎子”、“聋子”甚至“低能”,比如群众来上访了看不见,电话响了听不到,任务来了都不会,但是我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干的我都去干,能处理的我都尽心尽力去处理。

领导和同事都围着给我竖起大拇指,日日夸我各种行,有些领导还声称以后要将衣钵传给我。但是,很少有人真诚贴心地关心过我是否吃饱穿暖,是否孤单想家,是否……做事的时候就想到我了,别的时候就忘记我了!

犹记得一个冬天,单位一个同事骑着摩托车载着另一个同事冒着严寒跑到我在乡镇结识的一个朋友家里找我,要我帮他们打字,声称明天就要迎接检查了。我当时穿着秋裤出来开的门,那画面尴尬得简直不忍直视。我火速收拾好自己,跟着他们一路“乌”回单位,发现其他同事在谈笑风生坐等我来打字。我还是耐着性子打完了,但是我暗暗下定决心,日后再有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再来“顶包”了。

在每天被各种“流水线”般大量工作消耗精力的情形下,一直备战公考的我屡试不中应该是可想而知的。当时的我还没有解决编制,在其他同事眼里是一个高性价比的“临时工”。扎实工作近三年,我因为临近服务期快满而感到十分焦虑,于是第一次开口向领导请一个星期的假,希望能静心地复习考试以解决燃眉之急的编制问题。领导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因为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不可替代对付“形式主义”的得力干将。

自那以后,我仿佛一夜之间就成长了。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人尊重的。也正是这样的历练,让我在最难熬的时候一口气挺过去了。最终,我还是成功考取了选调生解决了编制问题。站在新的十字路口,面对选择第二修炼战场时,我也曾辗转反侧去与留的问题。后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最终选择了重回原单位,继续修炼,静待时机。

在哪里摔倒过,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前几年,我在这里输了点时间的本钱,那么未来的几年,我要在这里挣回来。重回旧地后,我当即调整策略,争取机会跳出了工作量大的岗位,转战清闲岗位,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和机会学习,坚定一定要考走的信念。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选调生两年服务期满后,我通过遴选考进了市直,拉开了进入“大机关”的序幕。

大机关之所以是大机关,因为格局真心不一样。大机关的运行机制是非常全面完善的,根本不像在基层,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各司其责,各自种好自己的责任田,很少有胡乱摊派工作的,自觉性非常高。

最重要的是,大机关的领导,学识修养就是不一样,不仅尊重下属而且愿意成就下属,甚至能真心实意地体谅下属的不易。这里的领导会提高效率,不搞“不吃饭不睡觉都要干好工作的”那一套。没吃早饭,他们会主动去跟你买;天气热了,他们会主动帮你去跑腿;加班晚了,他们开车送你回家。好暖!遇到这样的领导,别说端茶倒水了,5+2、白+黑我也没有什么怨言。

如今,回顾我八年的工作历程,简直感觉一个像冬天一个像夏天,冰火两重天。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希望多遇见启蒙的人,少碰上洗脑的人。

(作者为科级干部)

假期买本好书充充电~

(点击“购买”可直接进入购买界面)

作者:杨国强

作者:(美)阿伦特 著,林骧华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