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垄中菜籽 | 高贵与尊严

项羽兵败后,本有机会乘乌江亭长的小船,渡江逃亡江东。

然而,他没有。还把自己心爱的坐骑送给亭长。自己下马步行,短兵接战。最后独杀汉军数百人,遇故人吕马童(“驴马桶”,这名字真是让人够够的了),为了让吕马童得到自己的头去刘邦那儿领封赏,他选择在“故人”面前自刎而死。死后,包括“驴马桶”在内的很多人,为了抢到项羽的尸体去领封赏,互相残杀,项羽尸首也被肢解为五份,五个人各得一份。

读《史记》,至此处,只能长叹,气短,心塞,无限感慨。

感慨过后,仔细思量,才明白:这才是人性的高贵,人之为人的尊严,“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的伟大。

作为楚国名将“项燕”之孙,他是典型的贵族出身。一出场,就自带光环,体内流淌的也是高贵的贵族血液。和混迹于市井中的无赖泼皮刘邦相比,他打小就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保留着中国传统社会中真正的贵族精神和气息。保留着“士可杀不可辱”的人性光辉,保留着“彼可取而代之”的强大气场。

在读“鸿门宴”这段文本时,我忍不住会这样想,如果先入关的是项羽,如果军事上处于劣势地位的也是项羽,如果年龄比对方大一倍的是项羽而不是刘邦,还会有“鸿门宴”这个掌故的出现吗?

你能想象项羽夹着尾巴屁颠屁颠地去向刘邦请罪吗?你能想象项羽毕恭毕敬地对着刘邦打躬作揖吗?你能想象五十岁的项羽在二十六岁的刘邦面前诚惶诚恐的情形吗?

不可能,且绝无可能。

只有像刘邦这样将“厚黑学”修炼到炉火纯青的人,才能够。

司马迁在写项羽这个人时,真的是在“以血书写”,司马迁将自己种种人生遭遇,曲笔寄托在项羽身上,一个同是肉身被毁掉但精神绝不认输的人身上,一个同是将人性的高贵与光辉留存至死的人身上。

当然,人无完人。作为“西楚霸王”的形象,跟很多残暴的杀人狂魔一样,项羽也干过坑杀二十万秦军的反人类罪行,在这点上,他跟嬴政刘邦一个球样。设若项羽真的统一天下,很大可能,他会变成第二个秦始皇。

历史的吊诡就在这里。从这个角度想,项羽乌江之死,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呢?对他本人来说,至少保留了人之为人最后的高贵与尊严。

历史的吊诡之处还在于,纵观整部中国史,不论古今,何以在世俗意义上总是“厚黑学”的徒子徒孙们能够取得成功?

为什么鲜衣怒马的总是“跪族”们,而真正具有贵族精神的人却历尽劫波?

最后一问,且是终极一问:“到底是是汉武帝阉割了司马迁,还是司马迁凭着一部《史记》,‘阉割’了汉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