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设计老油条

2018-10-31 14:24:40

多年前在读高中的时候,同桌“傻白甜”抽屉里的一本《厚黑学》吸引了我,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听说过这本书,在那个年代,恩师们一直都把课外读物当做禁物,在我三番五次的威胁告诉老师的情况下,“傻白甜”很不情愿的把那本书借我了,整整花了我一周的时间,才把它读完。

这本《厚黑学》为民国年间李宗吾先生所作,当然,我读的那本肯定不是原编本,在大学的时候我已经得知《厚黑学》其实只是一个篇章,并不是一本书,况且基本是文言文所著。我也只是记得里面的几个小片段,要问我这本书写的什么,依愚人之见:书中通过分析三国人物来给大家阐述了一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说白了通篇就是在教导人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

前几天,一个海归的老朋友突然电邀我去他公司坐坐,这个朋友也是从事设计行业多年,国内和国外都做了很多年,跟他聊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在国内的设计圈,怎么做人?

在他看来,国内的设计行业是很乱的。

自从有了微信,设计圈就更乱了,人人自称大师,相互抄袭,根本就没有批判的声音,有的全是商业互吹。

但是同时他也很苦恼,归国以后,其实他是很瞧不上国内市场的。但是没有办法,得生存,要生存,就必须得去迎合,得去“学做人”。在他眼里,多年以来,我像根“油条”一样,在国内设计圈这个大油锅里翻滚煎炸,每一次的磨难成就了我这根“老油条”。

在与朋友的聊天中,我们总结了一些“愚人之见”,都是一些个人之见,拿出来分享分享也是未尝不可的。当然了,这不是在教坏小朋友,只是在阐述一些个人的体会。

首先我们把设计圈理出来了两大类,我们都好好分析了一番:

甲方,这是金主,每个设计都有客户。说白了就是设计管理方,不管你是在哪个职位,大家都是在做管理,为产品着想,对产品负责。

设计方,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也是最“难做”的群体,一般来说要兼顾设计以及沟通等多项工作。

首先来聊聊甲方怎么“做人”

在这个圈里的人应该都知道,要一个甲方很为难,做一个能平衡大家利益的好甲方更难。

在一次和设计师朋友聊天中,他曾经跟我说过一个例子。

在他手上同时有两个案子在进行,其中有一个案子对接人老顾,项目很复杂,但是大家都抢着去做。另外一个案子对接人小李子,相对简单容易很多,但是根本就没人愿意去做。我问为什么,他告诉我并不是案子本身的原因,而是这两个案子的管理者的性格完全就不一样。老顾是一个极其有修养的人,做什么事都比较有条理,虽然案子很难,但是在前期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需求及要求都整理的很明确,而且在设计过程中不断的跟设计师进行碰撞,最重要的是,说话很中听。

有一次,老顾听取设计公司的汇报,但是设计方案做的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并不是老顾想要的,但老顾这么说的:很好,我觉得你们提的案子很不错,让我学习了很多.....(总而言之是把方案和设计师好一顿夸),但是我觉得还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一下.......(其实说白了就是方案要重新做一遍)设计方听完之后和老顾做了一番沟通,决定回去好好改一轮,而且都是心甘情愿的改哦。

那么小李子呢?

小李子听完设计方的汇报,设计方做了两个方案,站在设计方的角度其实觉得方案做的很不错了,但是小李子在听取方案的时候一直在打断汇报的设计师。过后,跟设计师说:你们这做的不行啊,没有创新啊,不够大气啊,在改改吧你们都没做到位......(用极其刻薄的语言挑了一大堆问题)。设计师从会场出来以后一直在嘟囔:什么素质,都不会好好说话。

听完这两个例子,其实两个人都是在为项目着想,但是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呢?我觉得是“语言的艺术”,其实老顾没准心里当时在想:这种方案你们也拿来讨论?之前就不会稍微过一下吗?而小李子可能是在想:我很喜欢你们其中的一个方案,但是还可以做的更好... ...

那么总结一下,作为一个设计管理者,“厚黑”首先要做到的肯定是事得安排好,任务需要明确。其次呢,要会说话,其实说白了就是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替你干活”。

你不是大爷,设计师在你眼里也不是孙子,大家同是为设计,是平等的。

仔细想想,你们身边的“好甲方”是不是都是说话特别好听,你甭管人家虚不虚伪,日本人虚不虚伪?但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还愿意和日本人打交道?因为他们会让你感觉到舒服,做设计管理也一样,只要你愿意给他把活干好,那就是“好甲方”。

在很久以前有个前辈跟我说过:在国内做设计,三分做事,七分做人。你能做好设计,但是不会做人,那你其实就是等于只成功了三分之一。

刚毕业的时候,我自认为设计嘛,说白了就是坐在办公室画图,图画的好了,那你就是高手。

以前跟着一位当时觉得很“膈应”的老师,刚跟他的时候,他要求我每天在上班前把办公室的地扫了,然后把全部的绿植浇一遍水。天天如此,不过久而久之我也就成了习惯了,每天去都是把这些事儿做一遍。

试用期刚过,就赶上了公司年会,会上给我颁了个最佳新员工奖。我也很纳闷,我的工作不算出色,也不是名校出身,怎么就把这个奖颁给我了,按照同事的说法,一般老板会把这个奖项颁给名校的毕业生或者他特别看重的新员工。

在年会的晚宴上,吃饭的时候恰好坐在HR的旁边,HR突然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你能拿到这个最佳新员工吗?我摇头。他谄媚的笑了一下,因为你在同事们的眼里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你们办公室的卫生都是你打扫的吧?全公司租摆最好的也是你们办公室,也是你的功劳。

晚宴过后,同办公室都去进行第二场了,我们办公室也不例外,大家找了一家酒吧,说是要聊一下明年的计划,到了酒吧,马上找到我的领导,跟他敬酒说,我这个最佳新人是你的功劳,我应该好好谢谢你。

他笑了笑,说了几句对我影响至深的话:小伙子,年轻是资本,要混的好也不容易,想少走点弯路,不要只是埋头干活,还需要抬头看看,别人需要什么。

当时没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后来确实影响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慢慢的我体会到了其中的意思。

对于当时的我,刚过试用期,最需要的是得到肯定,得到谁的肯定?那自然是老板。在公司干活,一个设计助理,几乎没有实战经验,最不起眼的角色,干出来的活差距不会太大,没有特殊的点引起老板的注意,想得到公司着重培养是不大可能的。那么对于老板来说,所有老板都是“资本家”,我几乎利用上班前的时间把所有清洁工的工作全部干完了,不用清洁工,就意味着省了这笔开支。这是我和老板都需要的,他做了,这只是其中的一件很小的事,我记住了他的恩情,老板记住了他这个人的管理能力和培养能力。没过多久,他从一个小小的组长被调到了总监部,负责全公司的设计运营管理。

这只是个很小的例子,在他的影响下,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渐渐的知道,做人永远比做事重要。直到现在,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不管是选择合作伙伴还是考核下属,“做人”成了我的第一标准,因为在我看来,连“做人”都懒得去研究的人就更别说是做事了。

设计圈其实和任何圈子都是一样,都得会“做人”,但是设计圈子和其他生意圈不一样的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技术类”出身,“技术类”的人很难得会把时间去花在研究“怎么做人”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国内做设计成功的那些人,是不是都“很会做人”。

为景观而生,寻找世界每个角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