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人生】我没读过金庸,但心中有侠义江湖!

2018-11-01 04:54:31

《幸运52》和《非常6+1》我看得不多,也谈不上是李咏的粉丝,只是一个在舞台上谈笑风生的中年人,说没就没了,不得不让人哀叹世事无常。

金庸先生去世前和亲人视频,听着听着就含笑而逝,全身一点气味都没有,干干净净、安安静静地走了,如同洪七公在雪山含笑而逝。哭着来,笑着走,94岁,喜丧不恸。

人们缅怀金庸先生,是怀念逝去的青春,怀念那个整日恍惚在武侠世界中而废寝忘食的校园生活。

我的朋友陈小齐,在小学就已经读完了金庸的作品。从小学4年级到6年级,三年之中,“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看了一遍又一遍,看了一遍又一遍,颠三倒四地看,翻来覆去地看,食不知味地看,一目十行地看。当然,主要是在课堂上偷偷地看。

我甚是羡慕。

昨晚,我问乐妈:“你看过金庸的书吗?”乐妈摇摇头:“我一本也没看过,琼瑶的书也没看过。”我激动地和乐妈握手:“现在知道,我们两个为什么躺在一张床上了。”

是的,大师已驾鹤西去,我还从未读过他的书。唯一和金庸有点交集的是,83版《射雕英雄传》热播的时候,我读小学三年级,每天做家务表现好,可以到楼下领居家的小黑白电视机前去蹭看两集,看得痴迷,看得魂不守舍。

我没有读过金庸,自然也没有读过古龙、梁羽生、琼瑶……错过了阅读的黄金时期,以致现在读书比较费劲,读得很慢。

我的童年在父母的争吵打闹离婚中度过,频繁转学,为了母亲到学校来偷偷看望我战战兢兢,说谎,每天要干家务,偶尔会想到自杀……说起这些,我没有丝毫的哀怨,每个人都独一无二,如今的模样必定由自己的经历铸就,只是同龄伙伴经历的那些童年趣味,恍若隔世,我的童年断了片。

金庸的武侠世界,是打打杀杀中的狭义柔情,是绝世武功中的隐忍和悲悯,这样的江湖早就渐行渐远。社会发展太快,大家顾不得武侠和言情,开始追随起了卡内基,西方的成功学盛行起来,对物欲的追求甚是澎湃。后来又发现西方那一套不适合国情,或者说这样的成功学容易碰壁,世人又开始追捧厚黑学,脸皮要厚心要黑成了处世之道。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也在情理之中。

我没有读过金庸,更没有读过卡内基和厚黑学,但我心中一直有侠义江湖。既没有绝世武功,更无意笑傲江湖,但无论世道如何沧桑,对天地自然要有敬畏,坚守不作恶的底线,有所为有所不为,对生命要有悲悯。

人到中年,怨天尤人或是逆来顺受,是懦弱,常常怒目圆睁亦是缺乏智慧。看清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侠义江湖要有道义担当。

我们这一代人,学生时代没有在课堂上和老师猫捉老鼠偷偷看武侠,没有沉浸在金庸的武侠世界天荒地老,多少是有遗憾的。

现在想来,当年的金庸武侠和如今的网络游戏一样,让孩子痴迷,让老师父母痛恨。这些当年不好好读书,武侠成瘾的“坏孩子”,现在不也好好的?

我的那位小学就通读金庸的朋友陈小齐是中国社科院外文系硕士,出版人、译者。

那位读金庸读得痴迷的六神磊磊干脆开了个公号就叫做“六神磊磊读金庸”。

铁粉马云,自取花名“风清扬”,他说若没有金庸先生不知是否会有阿里。

这几日,我在想,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能不能让孩子们的童年更自然一些,少一些刻意的堆砌和太过用力的雕琢,给孩子们的胡思乱想和干点没用的事留些时间和空间,允许他们做些啥事、犯点小错。

这也是童年的江湖,请父母们不要用力过猛捣糨糊!

欢迎转发分享!

好书开团

这套书入选

敬请关注新浪微博“乐爸生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