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远离“厚黑学”,军人需要经营的是这些

2018-11-06 19:39:24
TAG:厚黑学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军转安置」,搜索即可关注。

“经营”的人生

作者:大饼哥

前几天,我的《一个患有转业综合症的中年男人的求房闲感》的稿子,在很小的范围内激起一些“水花”。有的战友感同身受,因为光环的背后同有太多艰辛和不易,有的战友嗤之以鼻,认为顺达的成长境遇实在不必太过矫揉造作,这些留言我都认真品读,或寻鼓励,或找差距,以不断归正那份始终不曾离去的真实情感。只是,当一位至亲长辈发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的微信留言,短短的十几条却一下子让我这个曾经习惯了倚仗在老人们全情付出的大树下独自追求事业的男人潸然泪下。也许在老人心里,没有为我们提供更多的生活帮助是他们的过错,是致使我人生重要转折的主要原因。其实老人曲解了我的意思,写那篇文章的目的主要有2个,一个是想纾解一下离别情怀,毕竟陡然间脱掉穿了十几年的军装确实伤感不舍,但脚下的路是自己选的,更何况外面的世界同样精彩;另一个就是自认为“人之将转、其言也善”,真的想为正在岗位上拼搏奋斗的兄弟们发一发声、诉一诉苦,毕竟苦乐不均如鲠在喉,逆来顺受中春风雨露又岂会轻易瞻顾,而房子也许仅仅是一众诉求中的“冰山一角”。其实认同也好、异议也罢,悲伤也好、乐观也罢,拨开伪装的画皮,每个人都有一个真实的自我,也许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反思这十几年的军旅生涯,确实有一些聊以自慰的亮点和太多不尽如意的悲催,综其言之,归结为人生“经营”。只选片言写给战友,希望能引发一些思考,更或能发挥些许积极作用。

1、工作需要“经营”。对于军人来讲,无论是出于使命任务还是职业精神,“经营”都是一个太过敏感、容易引发偏想的表述。但一提到工作,恐怕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就是那个“捧时如贞女、贬时如婊子”的“加班”二字。一方面,我们希望“加班加点、夜以继日”能够写在自己的功劳簿上、评价表中,就像“加班是通向成功的光明大道”一般美妙生动;另一方面,我们又如此痛恨加班,极尽恶毒之语言,好比“加班撕裂了我们如画的青春”一般鲜血淋漓。我敢说,几乎所有军人都经历过、正在经历、甚至一直都在经历加班加点的日子,这是军人的性质、军队的宗旨决定的,无论是亮点还是槽点,是欣慰还是苦畏,是激发斗志还是消磨意志,都不会以个人意愿为转移。近段时间,看了不少声讨加班的文章,细细品读不难发现,其实他们想表达的决不是单纯地推崇自由自在、潇潇洒洒、及时行乐,而是想抵制那些做给领导看的功利加班、熬磨时间的重复加班、缺乏质量的低效加班、身不由己的陪同加班,甚至是耍弄权威的整人加班。其实在我的工作经历中,这样班儿没少加,也曾忿忿不平拦过处长的车、脑瓜一热摔过部长的门,甚至在军区首长碰材料时当众骂过娘。但过去了就过去了,你所能得到的最多也不过是“这小伙有点钢儿”的不知褒贬的评价。如果你不像我一样运气好,可能随后就会飞来几只“小鞋”,套得你晕头转向、不知如何迈步。说实话,我虽然讨厌加班,但不反对加班,加班是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尤其是对于那些刚刚走进军营或者志向远大的年轻人来说,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而时间太少,只争朝夕的分水岭还是在“八小时以外”。是选择花前月下还是埋头苦干,是选择推杯换盏还是勤奋苦学,是选择混沌度日还是扎实苦练,无论那些日积月累是否真正会决定你的成长进步,但至少你应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机遇做足准备。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把自己的目标、时间“经营”好,我感到,天资不同、目标不同、平台不同,无法一概而论,但至少有三:第一,有的放矢。术业有专攻,军队是一所大学校,但你却不再是科考学子,围绕岗位需求的深钻细研、触类旁通才是你点灯熬油的根基(有点像官话),正所谓有专才有业,样样精通不现实,粗枝大叶不长久,现学现卖不可取。第二,重在效率。时间就像老谋子电影中展现的器官一样,是可以挤出来的。加班也好、日常工作也好,没有明确的规划和精准的时间观念、效率观念,只能枉费精力、空熬精血,也许有一天真的会被累死,会成为大家声讨加班的又一案例(无意贬低已逝者,只是描述一些现象,请勿过分解读)。要知道,笨鸟先飞、慢功细活只是聪明人的谦虚托辞。第三,加出成果。有一种不好的倾向,那就是对“加班”人人喊打的人,要么根本不加班,要么又非常乐意把“加班”挂在嘴边,“昨天加了个大班,干了个大活”“这段一直都在加班,实在没天理”,纵然是真有一些迫不得已,但多少还是夹杂着一丝洋洋得意。无论如何,有一点必须记住,如果你的加班加点只是为了领导推开你办公室房门那一瞬间绽放的笑容,其实大可不必,因为是骡子是马终究要拉出来遛遛,真货假不了,假货长不了。

2、家庭需要“经营”。说到军人的亏欠,恐怕最多的就是家庭。军人不易,军属更不易。像我这样长期在机关工作的人,对家庭的付出都少之又少,更不必说那些常年奋斗在基层、工作在一线、拼搏在特殊岗位的战友,“老婆孩子热炕头”很多时候更是一种奢望。还是那句话,这是军人的职业特性,选择了无法抱怨,付出了不必多言。但反过来讲,当我们沐浴着“让军人成为社会尊崇职业”的一系列政策倾斜和优抚补偿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种自我解脱和心理宽慰。第一,多念一念“另一半”的好。对于军人的“另一半”,与君遥望、长相思守是情感寄托,相夫教子、照顾老人是道德人伦,追求事业、活出自我是美好天性,相比于军人的牺牲奉献,“另一半”的默默付出同样伟大。其实,有时候他(她)所需要的,可能仅仅是多数军人不屑于口的“你受苦了”“我爱你”“谢谢你”。其实在我看来,无论你多么事务缠身、多么分身乏术、多么日理万机、多么忙碌无奈,只要有心,形式并不重要,目的也不难达成。第二,多关注孩子的成长。陪伴的缺失是多数军人对于子女成长的最大遗憾。我的儿子今年14岁,在他5岁之前,我没有带他到澡堂洗过澡,不是一点时间没有,而是习惯了当“甩手司令”。直到有一天妻子偶然提起,她带孩子去洗澡引起其她女士的不满,我才突然发觉,孩子已经长大,但我却缺席了他的成长。后来,孩子幼儿园组织“六一”汇演,我翘了两个小时班去参加了活动,第一次穿着军装留下一家三口的合影,这张照片也一直放在儿子的学习桌前。时至今日,即使我已然回归家庭,但也明显能够感受到孩子的若即若离。我想,很多战友可能都和我一样,孩子的一应事务全都交由家人打理,而我们始终都在扮演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匆匆过客。第三,尽可能地多陪陪老人。“不知从何时起,每每依偎在父母身边,都莫名激动感慨!人们常问,幸福是什么?我想,没有人能给出标准答案。也许此时此刻,对于父母而言,儿孙团坐,就是最大的幸福,虽然这个时刻可能很短暂很难得;而对于我们而言,父母坚强而健康地活着,何尝不是最大的幸福,虽然这种幸福可能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这是我在今年春节前父亲81岁大寿时写下的一段话。在此之前,这位曾经踏上过朝鲜战场的老战士连续2次遭遇“生命考验”,却不愿因家事影响我的工作,不允许通知我,直到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姐姐才给我打了电话。我只记得,在接到电话的那个凌晨,我哭了,哭得稀里哗啦、手足无措。好在上天垂怜,老人度过难关、恢复不错,我也果断申请休假,带着妻儿回家团聚。相信许多战友同我一样,父母的守望,让我们这些在外的游子始终感受着家的呼吸、沐浴着家的温暖、遥望着家的方向。有空没空多给父母打打电话,听听父母的唠叨,如果可能,常回家看看,哪怕只是短暂的陪伴,就那样拉着父母的手静静地坐着。

3.、身体需要“经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课题,实在不必过多赘述。尤其是近段时间,因为前央视著名主持人李咏先生的突然英年早逝,让人们对于“健康”和“活着”的讨论又一次喧嚣热烈,似乎又懂得了很多。但无法否认,对于那个“上半场比职务、权力、收入高,下半场比血压、血脂、血糖低”的魔力效应,对于那个“牺牲健康挣金钱,散尽金钱买健康”的魔咒怪圈,对于那个“人死了,车是别人的、床是别人的、房是别人的、钱是别人的”的魔性调侃,随便抓个人都能讲得头头是道,但落到现实中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平静如水、泰然处之,就像是对那些知名人士的悼念,悼着念着就淡了、就忘却了。对我个人而言,一个连续4个月在外执行任务、刚一回到单位又在办公室连写一周材料,最终被手术拿掉2节椎间盘滑膜的伤残军人,其实真的没有太多可以告诫大家的,只能在自求多福的同时悄悄地跟你说,痛苦真难忍,伤疤真难看,饼哥真难受。借此,抛砖引玉地把“三少两勤”送给大家。第一,少抽点烟。伤人伤己,伤形伤财。当然,我看我是戒不掉了。第二,少喝点酒。亲朋小聚,酌情小饮。有时候,酒桌上的豪言壮语最怂,酒桌上的称兄道弟最假,酒桌上的关心倍至最虚。第三,少生点气。和亲人生气自己伤心,和领导生气自己伤神,和小人生气自己就等同于小人。实在想不开的事一定记得要找一位成熟稳重的朋友倾诉,实在看不顺的人大可敬而远之。第四,勤查身体。常往医院跑一跑不见得是坏事,身体不舒服别撑着,单位离开你工作照干、样样照转。一定要记住,你只是单位的小草、却是家庭的大树,把平常时期的“轻伤不下火线”当作“卖点”着实愚蠢。同时也应记住,“泡病号”的事尽量别干,“小病大养”的伎俩也不受人待见。第五,勤搞锻炼。管住嘴、多喝水、迈开腿,这决不仅仅是老年人的养生口诀,对于正值当打的年轻人、自恃健硕的中年人同样适用。尤其是常年在机关工作的人群,时不时地割断你那自以为激情澎湃、美妙绝伦的思路,从座椅上站起来,伸伸腰、跺跺脚、走两步,再顺带眺望一下那窗外的玫瑰,绝对有益无害。试想一下,当你拖着便便大腹、拿着大包小裹的药盒去基层考核,掐着秒表计较着3分和5秒,你得多受人鄙视。

4、财富需要“经营”。说是财富,听起来有些高大上,说白了就是家庭的合法收入。抛开北上广深的军人家庭我没接触过,放在二线以下城市横向比较,军人的收入待遇应算不低,而且随着国家的发展一路看涨,当然这也是我们的殷切期盼。说到经营财富,有几点忠告,听起来像说教,却是真实感受。第一,取之有道。军区机关正团职干部,房无三间、地无三垅,放眼前几年让人不能理解,这是一位战友看完《求房闲感》后的疑问,其实也是我很多地方同学的质疑,所以并不觉得突兀和难堪。只怪本人胆小,无甚权力,只能在材料堆里干事来、干事去,做一些点灯熬油、无人愿干的脏活累活,加班曾经就是我的“光明大道”,写材料也曾是我的“致胜法宝”。好在,现在有稳定的保障,吃得香、睡得好,虽不宽裕却不胆战。第二,用之有度。记得应该是杨澜说过的一句话:辛辛苦苦过舒服日子,舒舒服服过辛苦日子。提点的虽然是奋斗,但对于普通军人家庭,恐怕更多的还不是开源、只能是节流,多地奔波要用钱、购房买车要用钱、供养子女要用钱、赡养老人要用钱,即使是具备“啃老”的资本,也要悠着点,因为大手大脚很有可能意味着大开大合,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张口借钱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正所谓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第三,理之有方。在这个方面,我实在没有什么发言权,就像生活在世外桃园一样呆板迟钝,但总的感到多少需要一些运气和眼光。像我身边的一些战友,前些年随着工作调动,一路贷款一路买房,买了卖、卖了买,还了贷、贷了还,一路从小城镇走到大城市,并且凭借房价和工资的一路上涨成功翻身,虽然有些周折甚至迫于无奈,但至少结果不错,既没有违反规定,还顾得了家庭周全。

其实,对于军人来讲,奋斗也好,度日也罢,需要“经营”的东西太多,无法一一赘述。尤其是那些往往容易被人津津乐道的职场“厚黑”和官场“哲学”,大抵是旁门左道,摆不上台面。也许有一天,当你暮然回首,你终得发现,有些东西,不要也罢!

爱我你就星标我

喜欢文章,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