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祁同伟:我是农民的儿子,难道这是我的错吗?

2018-11-10 11:07:38

胡赛萌/文

背靠大树好乘凉,朝中无人莫做官。

农村出身的祁同伟,当然没有大树可以依靠。于是,他找了一个在朝为官的岳父……

农民的儿子

祁同伟,最终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

作为一名叱咤汉东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一个被公安部表彰的缉毒英雄,一位权势显赫的公安厅长,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得这步田地?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农民的儿子,难道农民的儿子就有错?

农民的儿子当然没有错。陈岩石不就是农民的儿子,省委书记沙瑞金不也得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一声“陈叔叔”。

然而,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农民的儿子,他这个才华横溢的学生会主席,会被分到偏僻山区的司法所吗?会在成为公安部表彰的缉毒英雄之后,依然无法调到北京去吗?

他的学弟,侯亮平当初只因为老婆在北京工作,夫妻两地分居的原因才调到北京的,而身负重伤的缉毒英雄祁同伟,却始终无法挪个位置。

凭什么侯亮平一句“夫妻分居”就能被调往北京,而祁同伟在付出了血的代价之后依然不行?

农民的儿子或许没有错,但在官场之中的不受待见却是事实。

作为一个从社会最底层成长起来的农家孩子,祁同伟对生活的残酷有着切肤之痛。

在学校不如自己的侯亮平,就因为背靠岳父的那棵大树,所以轻轻松松地调到了北京最高检,可以堂而皇之地享受夫妻性生活。

相反,朝中无人的单身狗祁同伟,就该在偏远山区终老一生?

请问,这是什么混账道理!

逢场作戏

祁同伟不认命。可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祁同伟既然选择成为一名公务员,那么就不得不成为一个身不由己的人。

尽管他爱的人是陈海的姐姐陈阳,但他却不得不跪在汉东大学的操场上,向比自己大了十岁的梁璐老师求婚。

舍得舍得,人生有舍才有得。作为一名农家子弟,祁同伟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并把它牢牢地刻在自己的心底。

求婚梁璐是祁同伟人生中的第一次舍得。舍弃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陈阳,得到了省政法委书记女婿的身份。

可是,既然有了岳父这么一棵大树,祁同伟最后怎么还是栽了呢?

这一点,就得从祁同伟的勃勃野心说起了。

祁同伟的一生,有三次标志性的表演——求婚、哭坟和刨地,三次表演的对象,对应着汉东省不同的政治阶段。

第一次向梁璐求婚,是表演给时任政法委书记梁群峰看的。

第二次在赵家坟前痛哭,是表演给时任省委书记赵立春看的。

第三次在陈岩石的花园刨地,是表演给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看的。

祁同伟的每一次表演,都是进过深思熟虑的。野心勃勃的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因而愿意支付表演背后的人格代价。

然而,在官场之中浸染的人,谁都不是傻子,算盘打得再精,有的时候反而聪明反被聪明误。

暗藏危机

第一次,祁同伟违心娶了梁璐,但梁群峰却并不看得起这位出身寒微的女婿。

当祁同伟真的出事的时候,梁群峰的两个位高权重的儿子却只是袖手旁观,隔岸观火,想来,他们梁家并不认可这位女婿。

第二次,祁同伟在赵家坟前痛哭流涕,但赵立春却并不为之所动,更不会完全信任这位大献殷勤的下属。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官场常青树赵立春会不知道吗?

因此,尽管老师高育良一再推荐祁同伟,但在赵立春主政下,祁同伟始终没能当上这个副省长。

对于祁同伟,赵立春的态度是“用而要疑”,也就是启用他但却不完全信任他。

祁同伟毕竟是梁群峰的女婿和高育良的学生,正是因为有着这一个身份属性,所以祁同伟可以被赵立春作为拉拢的对象儿,却不能作为信任的家臣。

尤其是当高育良一再推荐祁同伟的时候,赵立春就更不可能让其如愿了。

这样就是为什么邻省的公安厅长都当了副省长,而祁同伟这个汉东省的公安厅长却依然只是个公安厅长。

在赵立春手里不受待见的祁同伟,在沙瑞金的麾下也不可能时来运转。就算祁同伟放下厅长的架子,去陈岩石花园里刨地,但却得不到沙瑞金的赞许。

在沙瑞金看来,祁同伟是高育良的学生,又是赵立春提拔起来的大将,所以无论如何,他这位初来乍到的空降兵是不敢对其委以重任的,那么阻拦他升任副省长就理所当然了。

祁同伟野心勃勃,一直想要在政坛更上层楼,因而才有了三次处心积虑的表演。

这三次表演,看似为自己赢得了通向更高权力的进身之阶,实则为自己的落马埋下伏笔。

鸡飞蛋打

祁同伟是一个聪明的人、会算计的人、懂的权衡的人,更是一个知取舍的人。

因为他只会术,不懂道。他如果懂得到,就该知道大道无谋。

厚黑学、官场术,这些东西有没有用?当然有用。但仅仅只是用用可以,千万不要当做自己的人生指南。

这个世界,谁都不比谁更傻。你会厚黑学,人家就不会官场术?越是精于算计、工于心计的人,在人生的战场上就是越是被动。

野心勃勃的祁同伟,原本在官场之上也仅仅只是被动而已,还不至于翻船。

毕竟,他是老政法委书记的女婿,又有恩师高育良护航,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自寻短见。

祁同伟的翻船,并不是因为学弟侯亮平的步步紧逼,而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叫高小琴的女人。

面对漂亮年轻的高小琴,祁同伟起了色心,也动了真情。

因为起了色心,所以他不顾已婚老男人的身份,在山水山庄跟高小琴滚了床单。

由于动了真情,所以他不管不顾地保护高小琴的山水山庄,并在这摊错综复杂的利益博弈中越陷越深,最终没能全身而退。

爱情这个东西,一开始是被祁同伟丢弃的,因为他想要更体面的人生和更高的权力。

因此,他选择了没有感情的老女人梁璐,而放弃了自己的恋人陈阳。然而,这个曾主动放弃了的东西,最终还是被祁同伟以另外的方式捡了回来。

结果,鸡飞蛋打!

男人的软肋

祁同伟的悲剧就在于,他想要的东西太多。

作为一个农家子弟,能攀上省政法委书记女儿的高枝,按说老天爷待他不薄,可他却觉得备受屈辱,所以在梁璐那里丢掉的爱情他要在高小琴这里拿回来。

可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你想要权力的时候,可以用爱情去换取权力;你想要爱情的时候,又可以用权力去索取爱情。

祁同伟既然懂得舍得的道理,就该明白有的东西注定会被舍弃,什么都想要就注定什么都得不到。

上帝用男人的肋骨创造了女人,所以女人注定是男人的软肋。高小琴就是祁同伟的软肋,欧阳菁就是李达康的软肋。

不过,铁面无情的李达康可以横下心来跟欧阳菁做切割,而动了真情的祁同伟却做不到。这位出身农家的厅长,最终还是被高小琴那鲜艳的长裙给绊倒在通向更高权力的路上。

纵观祁同伟的一生,可谓成也女人,败也女人,他的人生和命运注定跟女人脱不了干系。请问,这是一种幸运还是不幸呢?

如果说是幸运,那么为什么会落得个这般凄惨的结局?

如果说是不幸,那么有多少男人别说靠女人上位,就算找个真心爱自己的女人都难于上天。

如此说来,对于祁同伟的命运,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其实,何止是农家出身的祁同伟,就算是身居高位的高育良就如何?命运这东西,有时就像天空的云一样,由不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