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有趣的书籍代际现象(火烈鸟世界第199期)

2018-11-12 07:20:37

这片广袤神奇的土地上,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风趣的、辛酸的、婉转的、辛辣的、阴损的、血腥的、唯美的、丑陋的、平凡的、跌宕的、鲜活的、离奇的、恢弘的、渺小的、令人亢奋的、令人颤栗的、不舍忘怀的、不堪回首的……

正是这些杂糅了世间的桩桩往事构成了我们源远流长、跌宕起伏的历史。有趣的是,这历史就仿佛泾渭分明的染色带,一段段似乎毫无瓜葛但又紧密过渡衔接地绵延继往。当然,诸如社会现象、文化现象、语言现象等浸润于其间丰满了历史的细节内容也概不例外地贴上了特色鲜明的时代标签。

时代,它原本应该只是一个时间上的自然分割,但附着以人类活动后,这个时代便马上变得非常内涵丰饶起来。当时的人、事、物都会相应地着上气息独特的时代烙印。书籍是历史的主要静态载体,留声机一样忠实、敏锐地记录、珍藏和流露着历史的种种印迹,如陪酒小姐对买醉之人的称呼一般敏锐而精确地紧跟着时代的步伐,它恰如其分到令人兴叹的境地。

历史太长了,说太多会漏洞百出,同时更会存在被活活累死的可能,本扯文仅剪辑历史之沧海一粟。鸟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初,就以此为起点吧。

七十年代末刚刚结束了一场不堪回首的梦魇,也是那个惊心动魄的结局渐渐让人们心中隐忍已久的沉默破冰了,各种思潮如春天的冰雪融水,从涓涓细流到汹涌江河,一场尖锐的激辩开始了。这场激辩揭开了大地春归的帷幕,刹车的刹车,改革的改革,实干的实干,回忆的回忆,抒写的抒写,倾诉的倾诉。

压抑太久的思想火山迸发了,一部部辛酸曲折的小说诞生了!它们几乎都是关于过去几十年的起伏故事,知青、牛棚、农场、边疆、孽缘、狂热、困惑、上山下乡、悲欢离合等字眼是这波小说的标配词语。通读这些小说后你会发现,各种花式苦难就是隐藏在小说中的主线。这个时代的小说品类我概略地称之为苦难小说,苦难小说几乎贯穿了整个八十年代。那些敏感的、不堪回首的狂热往事则不愿更多地被提及和触碰,因为会滴血的。歌词“高高的白桦林里,有我的青春在流浪……”就是浪漫青春在苦难压抑下的认命表白,貌似浪漫的调侃中浸透了苦涩的血泪。人们一边颤抖着双手捧读这些又怕又爱的小说,一边又满怀激情和充满希望地向各自心中美好的明天狂奔而去。

九十年代迫不及待地来了,就在每一个人的手中和脚下。改革开放十余年,摸石头过河也摸得差不多了,很多人已蹚到了河中央,那里激流澎湃、浪花回转,斗志昂扬的人们在白猫黑猫的思想指引下,义无反顾地淘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或是第数不清桶金。回首来路、忆苦思甜,成功了当然就会有成功的法则,要如何成功呢?成功教父们就推出了惊世骇俗的《厚黑学》。这本并不厚的书告诉渴望成功的人们,只要脸够厚心够黑你终究会有出头之日的,这似乎已大大偏离了白猫黑猫的思想精髓,但很多人却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印象中,这本奇书几乎领衔了整个九十年代的书籍畅销排行榜。大街小巷,地摊书店,新的旧的都有,那黑乎乎的封面底色,配以醒目的黑白书名。它就像人们必不可少的求生手册一样,几乎到了人手一册的可笑地步。非常荣幸,鸟人也鬼使神差地拥有一本,不过遗憾至今尚只字未读,更谈不上秉烛研磨,为此鸟人平庸如蚁也似乎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非常想把它翻出来认真研究一番,指不定还能大器晚成呢!呵呵!

再见!九十年代!厚黑武功秘笈学时代!其实,我是忘了还是来不及说再见,九十年代、二十世纪就在我最美、最有激情、最富理想的年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接踵而至的是我最踌躇满志、最渴望成功的岁月。站在每一个路口,我信心满满,只是因为太过丰满的理想把自己酱得搞不清方向是什么东西。同行的每一个路人似乎也是如此,有清澈如水的憧憬,有奔涌不息的力气。肚子的饥饿需要吃饭,同样精神的饥饿也需要喂食,我们需要吃点儿什么呢?我们需要被喂点什么呢?《厚黑学》那一块带着腐臭味道的老肥肉再回火端上来,眼前这帮孙子似乎消受不起,似乎不愿适应这种简单粗暴的油腻,那就换一个斯文的面具吧。市场上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充满了各种看似文雅的成功学和心灵鸡汤,呷一口尝尝,营养的有之,剧毒的有之,味道鲜美的有之,索然无味的有之,油腻腻的有之,清汤寡水的有之。关于创业的,关于炒股的,关于感悟人生的……二十一世纪是个令人期待的世纪,端上来欢迎我们的就是各种款式新颖的鸡汤。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的中前期,我们几乎都在呼哧呼哧地灌各种鸡汤。结果,有的人喝胖了,有的人肚子喝胀了,有的人喝得拉肚子了,有的人干脆被喝蹬腿了。有的成功了,有的继续喝着,有的继续寻找着适合自己口味的款式……

满怀期待,二十一世纪又注定是个躁动、膨胀、多元的世纪,注定了这个世纪的开端的味道诉求会非常不一样。当很多人还在挑选、贪婪渴饮着琳琅满目的鸡汤时,很多人已经在官场打拼、浸淫得深刻顿悟了,阅人无数、看遍人间风景、参透人世繁华的他们悄悄拿起纸笔,在“鸡汤盛宴”尚未结束之时,给桌子上添了一道叫“官场小说”的美味。汤有了,干货也来了,这个盛宴名副其实。自王跃文的《国画》亮相起,更加生动、更加香艳的《侯卫东官场笔记》、《二号首长》等迎面扑来。达官显贵、苦逼屌丝一个个咀嚼得津津有味,即使自己无缘拥有权力这副最好的春药,但还是可以在书中尽情地偷窥各种角色是如何在光鲜的舞台上表演的,以及舞台又是如何运行的。很多人争相意淫,意淫同样可以掏空身体和灵魂,着了魔一样,直至夜莺都睡着了才十分不舍地睡去。醒来时,“鸡汤盛宴”时代结束了,之前那些鲜嫩可口的干货也无法再大张旗鼓、堂而皇之地吃了,接下来吃什么呢?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既然现实限制了我们的想象,那就逍遥到虚拟世界吧。既然无法直白,那就含混隐晦吧,哼哼哈哈多好!穿越的、玄幻的、科幻的,终究可以存活续命就好。鸟人愚笨顽固,一直无法跳出活色生香的现实生活,一直无法开启虚拟世界这扇高深莫测的大门,也就无法去感受玄幻世界的辉煌与宏大。姑且将这个时代称之为“精神虚幻时代”吧。走进市场,一边是玄幻小说,一边是为各种职称级别而堆砌累积所谓学术资本而粗制滥造的各种学术研究书籍,跟不上时代的自己只好悻悻而归,回家洗洗睡了。精神虚幻的时代也许可与喝醉了感觉比拟,胡言乱语地睡个囫囵觉,一不小心就该起床上班挣钱去了。时间也一样,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就快要结束了,可我还没有睡够,睡眼惺忪的样子如何面对硬邦邦的生活呢?怎么好意思去迎接下一个急不可耐的十年呢?我真的还没有思想准备。

一眨眼,四个十年弹指一挥,四个十年代如儿时玩耍的玻璃珠,一弹就飞了,找也找不见。还好,烙上了不同时代标签的书籍就陈列在书架上,每每翻阅,余味缭绕。

一切仿佛一场梦,一切就是一场梦。人生如梦,一樽还酹往昔。

(声明,图片均来自度娘)

鸟人随笔于2018.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