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红楼梦里,我最喜欢这个女人

文:曹默丨来源:学点厚黑学(houhei988)

挺怀念小时候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更没有游戏,最能吸引到我们的无非是看书和看电视了。

有人说,用电脑不也可以看吗?

不一样的,以前人们都穷,一个村子有电视的不超过三家,所以每次都是几个小伙伴凑在一起,一边看一边讨论,经常为喜欢的角色吵上半天。

现在呢?谁不是戴上耳机默默的自己偷看着,想要和别人分享自己喜欢的视剧,却没有人愿意倾听。

这个时代太过浮躁,能有几个人可以静下心来思考读书?

红楼梦里,我最喜欢这个女人

推荐阅读:

四大名著里,红楼梦看的人并不多,或许与它的行文手法有关。正所谓是:倒食甘蔗,渐入佳境。

开始的时候艰涩难懂,读着读着有甘甜有味了。

而在红楼梦里,我最喜欢的不是可怜动人的林黛玉,也不是温柔大方的薛宝钗,而是那位刘姥姥。

说起刘姥姥,我们脑海中都会闪过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看花了眼”,用来形容人的无知,没见过世面。

这个小人物在红楼梦里出现的次数很少,总共也只有三次,可是每次描写都很饱满。

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每次都有不同的使命,每次都有不同的背景。

一开始,刘姥姥为什么要进荣国府?

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才豁出老脸,来贾府“打秋风”。

打秋风,意思就是因人丰富而抽索之,所以也叫打抽丰。说白了就是,假借各种名义或关系向人索取财物,或依仗与权势有某种关系,招摇撞骗,收受财物。

但是这个刘姥姥厉害,每次去要饭都能得偿所愿。

她一进荣国府,就得了20两银子,二进荣国府得了108两银子,外加一车财物。

刘姥姥和贾府什么关系?说是亲戚,其实中间隔了十八辈,这亲戚的含金量低的不能再低。所以说,她以这个身份去贾府要钱,和一个乞丐问你要钱的情况差不多。

更何况你说什么叫亲戚?“你说亲戚亲,亲戚也不亲,你有我富,那才算亲。”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刘姥姥顺利的要到这么财物呢?

因为她身上有着过去古时候中国农民的生存智慧,而且这种生存智慧,现在依旧适用。

我们先看看刘姥姥进贾府之前的想法:

1.贾家不会把他当叫花子,会以礼相待——“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

2.了不会白去,一定会得些好处——“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

3.得的好处还不小——“要是他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

由此便能看出刘姥姥深谙为人处世之道,把人性摸的一清二楚。

初入时,她逢迎周瑞家便说“原是特来瞧瞧嫂子你,二则也请请姑太太的安。若可以领我见一见更好,若不能,便借重嫂子转致意罢了。”

一句话既表达了对周瑞家的恭维,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瞧瞧嫂子你,给姑太太请安),却丝毫不提要钱的事,足以看出刘姥姥的处事智慧。

刘姥姥不提要钱,那她是怎么要钱的呢?

刘姥姥不需要开口,贾府人自己便会把钱送上来,因为她带了个人——自己体弱清瘦的外孙板儿。

因为老的老小的小,容易引起人同情。果不其然,她带着板儿进府之后,看着小孩可怜,那个给塞这个,这个给塞那个。

同王熙凤对话,先是“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了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爷们看着也不象。”

又一次让听着的人受用,也再次表明了来意。听来怎不叫王熙凤打心底里舒坦,便差了平儿给了她二十两银子,体恤再单给了一吊钱让她雇车回去。对于刘姥姥,这无疑于救命钱。要知道这些钱,足够刘姥姥一家人一年的生活开销。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是为了送“野意儿”(新鲜的瓜果蔬菜),以报答上次打秋风的恩情。说的是,“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

一个村老妪回报昔日恩主的最好方式,能拿得出手的不会有大鱼大肉、绫罗绸缎,更不会有金银财宝、古董字画。世代以农田维生的穷苦人,能够给予恩人的也许正是这些从地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瓜果蔬菜的尖儿了。

这也是刘姥姥的人格魅力所在,知恩图报。

可巧不巧的是,被老太太听见了,贾母年岁大,想找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就请来见一见。

但是此时姑娘们对待刘姥姥,更多的是戏弄。

当王熙凤将她满头插上鲜花,她却说“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

这是何等的情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被人戏弄,不仅不能恼,还逗得众人笑。她给了大家欢乐,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在舞台上卖力地演出。穷苦人的自嘲,无论是插花,行令,还是大醉,只是为了逗得老太太笑,逗得这些王孙贵胄笑。这或许就是她报恩的另一种方式吧。

等到酒席结束,刘姥姥说了一句让曹默很佩服的话:

刘姥姥说出“礼出大家”,就足够刚刚那些戏弄她的人羞愧。

刘姥姥的意思是:

1.戏弄客人就是你们贾府的大家之礼吗?

2.你们刚才那样打趣我是不好的;

3.虽然不好,可我也不生气;

4.于礼于情我都不糊涂,明白的很。

她的一句话让众人刮目相待,她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老太太,而是个洞察人心的明白人。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凤姐,在主子面前也有脸面的鸳鸯,都赔着笑脸道歉。若不是为生计,谁会不顾脸面的低三下四?做人能屈能伸,心里敞亮,是谙于世故,但不世故的大智慧。

也因此,姑娘们开始慢慢转变了对刘姥姥的看法,由开始的瞧不起,慢慢演变成了尊敬。

凤姐甚至让刘姥姥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巧儿,也为自己未来的悲惨结下了一丝善缘。

刘姥姥三进荣国府,这次的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此时的贾府已然是家破人亡,比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时,还要可怜。

重病缠身,命不久矣的王熙凤拉着巧儿说,向刘姥姥嘱托,“巧姐也交给你了。”

只为这一句话,刘姥姥拼了老命、散尽家财,在烟花柳巷的青楼妓馆中赎出了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并配给了自己的孙子板儿,好让巧姐余生周全,让《红楼梦》这部大悲剧,尚且还有一点人情在。

红楼十四曲中,第十一曲《留余庆》说的便是巧姐,“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

这里的恩人指得便是刘姥姥,而阴功,则是王熙凤先后两次对刘姥姥的资助,结下的善缘。

有句话说,升米恩,斗米仇。刘姥姥,金银不惜,毁誉不计,知恩图报,一诺千金,历尽人间风雨,看遍世态人情,穷时可称智者,达时不昧仁心,不亦善哉。

红楼梦写的是那座楼里面的男男女女,而刘姥姥作为一个楼外人,先后三次进入红楼,也见证了红楼的衰亡: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可怜;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可笑;刘姥姥三进荣国府,可敬。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