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游戏文章厚黑学

点 击 上 方  “成都方志” 关 注 我 们

李宗吾,名世楷,富顺县自流井(今属自贡市区)人。生于1879年2月3日(清光绪五年正月十三日)。1887年入私塾,1899年就读自流井三台书院,次年转炳文书院,中秀才。他读书成癖,尤爱历史、传记,勤于思索,擅长知人论世。1902年,李宗吾与同乡雷民心等投考四川高等学堂。

因该校总理胡峻赴日本考察,迟至1904年春开学。李宗吾考试成绩优异,被分入优级理科师范班学习。他除学习专业课外,也潜心探索中国学术思想。这期间,他受同盟会员雷民心、张培爵等影响,加入了同盟会。1907年底,李宗吾以最优成绩毕业,学部特授举人。1908~1911年,他在富顺中学先后任教习、监督(校长)。

辛亥革命中,李宗吾虽是同盟会员,并未参与实际工作。1912年,他受四川军政府副都督张培爵电邀,任四川审计院第三科科长。审计院裁撤后,财政司委他为公认肥缺的重庆海关监督,他力辞不就,再委他为四川官产竞卖经理处总经理,他坚持要求将月薪200元减为120元,才肯就职,时人深为怪异。因官产不能竞卖,他又改任四川官产清理处处长。在官僚、政客的阻挠下,官产亦不能清理,此机构遂被裁撤。至此,李宗吾回到自流井,构思他的《厚黑学》等著述。

1914年,省教育司委任他为富顺县视学,到任10个月,又奉命改任省立二中(设在江油县)校长。在职两年,卓有成绩。1916年调任省视学,曾出川考察各省教育,力主建立考试制度。鉴于贫苦有志青年入学无门,他主张实行开放政策,允许社会青年以同等学力资格参加各级学校毕业考试,合格即授予同样资格毕业证书。1918年,他任省长公署教育科副科长。1920年,他又一次辞职回乡,潜心钻研他的“厚黑学”。北伐战争开始后,李宗吾受革命热潮感召,再次入省府任编纂委员,直至1938年解职归家。此后,他隐居自流井汇柴口,埋头著书立说,再也没有出仕。

李宗吾的《厚黑学》酝酿于四川高等学堂,最初以连载文章形式,发表于民初《公论日报》,后来印出单行本,并陆续补充了《厚黑经》(用四书句法)、《厚黑传习录》(仿宋儒语录体)。抗战初期,他曾在成都《华西日报》连载《厚黑丛话》。他自称是与儒教孔子、佛教释迦牟尼、道教老子并列的“厚黑教主”。

厚黑学主旨是说:古往今来大凡建功立业、称王图霸的英雄豪杰、帝王将相,无一不是面厚心黑之人;或厚或黑,只占一端的人足以称雄一世;厚黑兼具的人,更可叱睹风云,独霸一方。人物的大小强弱,取决于他的厚黑程度而定。他先举三国历史人物加以证明。

他认为,“三国英雄,首推曹操;他的特长,全在心肠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杨修,杀董承、伏完,又杀皇后皇子……并且明目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无人负我!’心肠之黑,真是达于极点了。”刘备的特长是脸皮特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他生平喜哭,遇事对人痛哭一场,立即转败为功。孙权是厚黑兼备的典型。他“和刘备同盟,并且是郎舅之亲,忽然袭取荆州,把关羽杀了,心肠之黑,仿佛曹操;无奈黑不到底,跟着向蜀请和,……他与曹操比肩称雄,抗不相下,忽然在曹操驾下称臣,脸皮之厚,仿佛刘备;无奈厚不到底,跟着与魏绝交,……他虽是黑不如操,厚不如备,却是二者兼备,也不能不算是一个英雄。”曹操、刘备、孙权三人,各具特长,势不相让,因此形成天下三分之局面。

上推至楚汉战争,亦可证明厚黑学之奇效。他认为,项羽不厚不黑,所以失败。刘邦既厚且黑,故成霸王之业。韩信能受胯下之辱,脸皮很厚。无奈他心肠不黑,楚汉相峙时,不听蒯通背汉自立之劝告,念念不忘刘邦“解衣推食”的恩惠,不忍心下毒手,终至长乐宫身首异处,夷及三族。范增千方百计想替项羽除掉刘邦,心肠可谓黑,无奈他脸皮不厚,一受离间,便大怒求去,结果将老命也葬送了。

因此,一部二十四史,必须持着厚黑学观点才能读得通。厚黑学理,原则简单,用时却很微妙,他说,“大凡行使厚黑之时,表面上一定要蒙上一层道德仁义,不能赤裸裸地表现出来。……果然这样做,包管你干出许多惊天动地的事业,为举世所钦仰。

在《厚黑学》中,他还大胆抨击了古圣先贤。他认为,三代以上有圣人,三代以下无圣人,“这是古今最大的怪事”。圣人不仰仗君主的威力,就得不到尊崇;君主不依靠圣人的学说,也不会那么猖獗。“君主钳制人民的行动,圣人钳制人民的思想”,兼而用之,才完成专制统治。

李宗吾的《厚黑传习录》包括三部分:一是求官六字真言,二是做官六字真言,三是办事二妙法。求官六字真言是“空、贡、中、捧、恐、送”六宇,概括意思是,求官门路不外钻营、吹牛、捧场、讹诈、送礼五端。做官六字真言是“空、恭、绷、凶、聋、弄”。概括意思是,发文要空洞,不着边际;办事要模棱两可,留有后路;对上司要卑恭屈节,胁肩谄笑;对下属、百姓要仪态威严,训话要显出萊架大才;利害交关时节,要凶狠;对人不能 怜悯;对舆论要装聋作哑,笑骂由之;为官目的在弄钱,要善于搜刮,不择手段。

李宗吾的《厚黑学》虽被社会上视为一种愤世嫉俗的游戏文章,但它在客观上揭露了封建统治者的奸诈权术和旧官场的丑恶现象,在全国影响颇大。

除《厚黑学》而外,李宗吾尚有《中国学术之趋势》、《考试制度之商榷》、《心理与力学》等著作,对中国学术源流,中国考试制度弊端,心理变化的力学规律等作了深入探讨。

成 都 地 方 志

修志问道,直笔著史

与我们一起

览成都丨志成都丨品成都

成都方志原创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