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乳企财报之“内造血”厚黑学

2018-11-16 07:54:50

严正声明:“母婴前沿”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母婴前沿”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母婴前沿”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母婴前沿”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母婴前沿”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丨李知乐

美编丨木毅

母婴前沿网出品:

全文约3300字,阅读需要10分钟

时至今日,2018年已入尾声。在这一年里,奶粉新政的出台,政府加大抽检、管控力度等举措,使得国内乳粉市场进一步向规范性迈进。而这亦从侧面对我国乳企起到了重大的帮扶作用,更是在各大乳企业绩单有所体现。

根据近日伊利股份、光明乳业、三元股份、健合集团、科迪乳业、西部牧业等多家乳企陆续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来看,多数财报中营业收入实现了正向增长。但美中不足,笔者发现本土乳企仍存在“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问题。

伊利步入500亿企业

其中伊利作为国内乳粉大亨,在第三季度仍毫无悬念的领跑了一众企业,同时也进入了500亿俱乐部。从数据上来看,伊利Q1~Q3的总营收为613.27亿元,同比增长16.88%;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50.48亿元,同比增长2.24%。其中第三季度营收为213.85亿元,同比增长12.68%;实现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16.02亿元,同比增长1.83%。

根据尼尔森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伊利的液态奶稳中有升,市占率水平达到 36.9%,同比提高 2.7%。其中高端产品表现突出,金典收入同增约20%,安慕希、畅意100等重点单品也分别同比增长40%和50%左右。但奶粉业务有所下降,收入增速与第二季度相比有所下降。

此外根据财报来看,伊利第三季度的扣非净利率为6.83%,同比下降0.78%,与第二季度相比出现明显的收窄。毛利率为 36.18%,同比下降 1.77%。

有业内人士表明毛利率下降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可能由于原奶季节性上涨所致;另一方面可能是高毛利率的奶粉业务下滑所致。由此也不难看出,伊利的市场占有率仍然强势,但盈利能力目前还需要稍作提升。

曾经的龙头,现在却深陷泥沼

而也曾在乳制品行业叱咤风云的三元、光明、贝因美如今的情形就不那么乐观了。其中根据三元Q3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营收约为57亿元,同比增加21%;公司资产合计为137亿元,同比增加80%。

针对于此,乳制品行业专家宋亮表示:“虽然今年上半年三元旗下乳制品板块加速了市场渠道的拓展,但从目前来看,业绩的大增主要还是得益于收购企业的并表。”

另外伴随着营收和集团总资产的增加,三元的负债更是倍增。截至第三季度末,三元股份的货币资金为18亿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9347万,总负债为77.7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27.4亿元,净增加超过5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9652万,流动负债31亿元,与年初19亿元相比增长了58%。其他应付款为16.62亿,与年初8.45亿元相比增长了近一倍。

而三元的险境也在半年报中得已验证,仅非经常损益项目部分,三元就收到了政府补助1971万元,同时还有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收入有1094万元。

这意味着三元虽然在财报中营收和净利润都做的非常漂亮,但实际上却需要依靠补助、投资、并购等方式来盘活企业。令人担忧的是,没有内造血的三元还能走多久?

与其同病相怜的还有光明,自Q2季度业绩遭遇双降后,Q3季度仍然没逃过亏损的魔咒。根据最新的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光明营收为155.64亿元,同比下降5.71%;净利润为3.93亿元,同比下降25.53%。而光明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依附于给A2代工的新西兰新莱特,在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0.19亿元,净利润1.82亿元。并且在报告期内,新莱特还延长了与重要客户的独家供货协议。

不难看出,如今的光明虽然海外业务保持稳定增长,但国内业务却逐渐被其他品牌分割,市场占有率越来越低,甚至就在前阵子还有相关媒体曾发声称“救救光明”。

除此之外,从财报得知,光明与新西兰南岛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为期10年的液态乳制品供货协议,这样表明光明将大力发展液态奶业务。但面对伊利与蒙牛等强敌,光明仅靠打广告、推新品、全产业链等营销手段就想提高市场份额,恐怕成效不足。

而曾经在国产奶粉地界占有率长期位居前三甲的贝因美,前三季度营收18.1亿元,同比下降9.81%;净利润2796.4万元,同比增长107.3%。其中,第三季度营收5.78亿元,同比下降19.92%;净利润为1943.35万元,同比增长228.63%。

据了解,这正是谢宏回归、包秀飞上任后首次提交的成绩单,但短短几个月来利润同比增长228.63%,也着实让人疑惑贝因美到底经历了什么?

虽然贝因美表示业绩变动是因为政策的利好,经营策略的调整小有成效,并预计2018年全年实现的净利润约2800万元至7800万元。

但事实上,有行业专家指出,从近几个月的举措来看,贝因美的增长主要来源于:销售费用的缩减、研发费用的缩减、非流动资产处置收益、出售子公司收益以及政府补贴收益。

根据Q3财报显示,销售费用本期数较上年同期数减少33.67%(绝对额减少33847.59万元);研发费用本期数较上年同期数减少56.19%(绝对额减少1611.77万元);资产减值损失本期数较上年同期数减少71.61%(绝对额减少11392.58万元)。

也就是说,贝因美如今的触底反弹,均是来自于公司多方面的缩减开支和各种补贴,可这样的盈利方式,对于贝因美来说并不是长久之计,那么对于贝因美来说,下一步要做的应该是全面革新全面盈利。

不难看出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乳企,虽然在财报上做的很漂亮,但“卖房和政府补贴”、”靠海外业务“、“收购盘活企业”等标签,也不得不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些乳企处境。

奶粉业务下降,靠大健康回笼资金

而曾以“进口”闯入国内市场,又改口称是“民族品牌”的健合集团(原合生元集团)传来喜讯。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前9个月,延续今年上半年强劲的增长势头,健合集团未经审核综合收益达人民币73.27亿,较去年同期人民币57.16亿上升了28.2%。健合集团婴幼儿营养及护理用品与成人营养及护理用品业务分别贡献总收益约58.2%与41.8%。

从财报上来看,健合集团营收仍保持高速增长。不仅婴幼儿营养及护理用品业务板块(BNC)收益较2017年同期增加27.4%,达42.64亿元。而且健合集团旗下高端、超高端系列奶粉的总销售同比增长24%。其中Biostime合生元“星”系列奶粉同比增长20.5%,HealthyTimes爱斯时光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同比增长202.4%。推动婴幼儿营养及护理用品(BNC)三季度收益同比增长17.8%,达到14.853亿元。

众所周知,健合集团从借“三聚氰胺”这股东风入局婴幼儿奶粉行业,但因品牌所属国与价格垄断等问题导致奶粉销量崩盘,如今健合集团又以澳洲Swisse这股新生力量进击大健康行业。可据了解虽然健合集团成为了Swisse的全资持有者,但仍保持着Swisse的独立的运行模式。然而既然让中资成为Swisse的主导者,为何还要坚持100%澳洲,健合集团就这么怕国产的血脉污染了进口的产品吗?

区域性乳企和上游牧场:利润差异明显

作为区域性代表乳企,科迪乳业、天润乳业、燕塘乳业、皇氏集团、骑士乳业、庄园牧场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燕塘乳业营收增长明显,总资产同比增加3.06%,约为13.8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增加3.09%,达3500万左右;基本每股收益为0.14元/股,同比下滑51.72%。

其余的科迪乳业前三季度科迪乳业实现营业收入为9.7亿元,同比增6.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亿元,同比增长4.7%;天润乳业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05亿元,同比增长21.25%,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比增长20.83%;庄园牧场前三季度营收4.65亿元,同比下降2.54%;净利3697.9万元,同比下降31.84%;皇氏集团三季度营业收入16.14亿元,同比增加6.47%,公司净利润4416.30万元,同比减少139.04%;骑士乳业第三季度营业收入达 7084.31 万元,同比减少 29.25%;净利润达556.81万元,同比增长152.12%。

同时,第三季度我国上游牧场盈利能力略有回升。其中依靠蒙牛实现业绩反转的现代牧业期内营业收入为36.53亿元,同比增长2.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1.77亿元,同比收窄75.3%。

如果说西部牧业此次的死里逃生的最大功臣,那还是“卖股权”。据财报显示,为止损,西部牧业两次出售公司持有的系列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两次股权出售事宜的转让价格分别较该部分股权账面价值高3117.90万元和 2886.80 万元左右,这才使得西部牧业带来如今的盈利。

从以上财报可知,虽然国内乳企在政策的利好下,使本土乳企得到更好的市场。但面对中外大佬的夹击,中小企业的发展受到局限性。可以明显看出,像伊利等巨头乳企市场占有率依旧稳步上升,而三元、光明、贝因美这些因战略布局错误而错失市场的乳企却在夹缝中苦苦求生,区域性乳企向外难以发展,盈利能力受限,而上游牧场因市场的局限性以及乳企向外布局牧场的趋势等,盈利空间将越来越小。

此文为母婴前沿网编辑李知乐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