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林语堂说“厚黑学”

2018-11-23 09:39:43

“没有女子的世界,必定没有礼俗、宗教、传统及社会阶级。世上没的天性守礼的男子,也没的天性不守礼的女子。假定没有女人,我们必不会居住千篇一律的弄堂,而必住在三角门窗八角澡盆的房屋,而且也不知饭厅与卧室之区别,有何意义。男子喜欢在卧室吃饭,在饭厅安眠的。”

这是林语堂倘无女子的论断,这是一位敢于大胆言论的作家,那我们来看看这位曾经与鲁迅先生在宴会间拍桌而立,互相怒斥的人会如何评价李宗吾这厚黑教主呢?

近人有个李宗吾,----人,看穿世态,明察现实,先后发布《厚黑学》《厚黑经》《厚黑传习录》,著书立说,其言甚至为诙诡,其意甚为沉痛。千古大奸大诈之徒,为鬼为蜮者,在李宗吾笔下烛破其隐。

世间学说,每每误人,惟李宗吾铁论《厚黑学》不会误人。知己而又知彼,即知病情又知良方,西洋镜一经拆穿,则牛渚燃犀,百怪毕现,爱厚黑之牺牲者必少,实行厚黑者无便宜可占,大诈大奸,亦无施计矣!于是乎人与人之间,只得“赤诚相见”,英雄豪杰,攘夺争霸,机诈巧骗!亦可休矣!亚李之《厚黑学》,有益于世道人心,岂浅鲜哉!读过中外古今书籍,而没有读过李宗吾《厚黑学》者,实人生憾事也!旧时此境,我论此学,作此文,岂徒然耶?

先生之离世

李氏于1943年冬抗战时期,死于成都。抗战时期,学民者作,风行西南,人手一册。威谓意味无穷,全面妙言快语云。       李氏死了。要知李氏发布《厚黑学》,是积极的,并非消极的,不只是嬉笑怒骂而已;对社会人心,实有“建设性”。旨在“烛破奸诈”,引人人正!他在《厚黑学》自序里有言:

“最初民风浑朴,  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占优势。众人看了,争相仿效制你。独有一人,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贫真价实,不屏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胜。警如忽有一卖假货者,掺杂其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一家货真价实(认清目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衰、不败。”

世乱正殷,“英雄豪杰”满天下,出卖灵魂,认贼作父,表面糊上一层仁义道德,爱国救民,动人听闻,究其实, 心之黑,脸之厚,较三国时曹操、刘备、孙权,尤有过之。正义论亡,是非不辨,无法无天,以枪杆武器作后盾,大行其厚黑之道。小焉者,只图自己衣食,乃为人工具,为人傀儡,摇旗呐喊,人云亦云,厚颜事人,跟了人家亦步亦趋,帮凶与帮闲,不是黑,便是厚,天下扰攘,国乱民困,厚黑猖獗。

李宗吾(别署“独尊”、“蜀尊”)厚黑学之发布,已有三十多年,厚黑学一名词人多知之。试对人日:“汝习厚黑学平”,其人必勃然大怒,认为...此即李宗吾发布厚黑学之精髓处,收效如何?不言可知!

大哉孔子!三代上有圣人,三代下圣人绝了种,怪事也!然则近代之新圣人,其惟发布厚黑学之李宗吾乎!

了解幽默大师林语堂

林语堂是我国近代史的幽默大师,他谈吐诙谐,热衷幽默。他也一向以童心未泯自况。其富有创造性地把英文的Humour音译为中文的幽默,从而使幽默一词在中国迅速流行开来。

林语堂的幽默像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品。林语堂抗战前寓居上海近九年,并被谑称为“幽默大师”。林语堂在自己的《八十自叙》中说:“并不是因为我是第一流的幽默家,而是在我们这个假道学充斥而幽默则极为缺乏的国度里,我是第一个招呼大家注意幽默的重要的人罢了。”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