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官场“亚文化”画像,太犀利!

2018-12-09 11:04:22
TAG:时政

所谓官场“亚文化”,一般指在腐败官员群体乃至整个官场盛行的各类不正之风。这种“亚文化”奉行关系学、厚黑学、潜规则、官场术,其直接表现包括唯上和媚上、权谋和谋权、圈子和宗派等。

官场“亚文化”的可怕之处在于,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孔不入、见缝插针;听起来悖情悖理、骂起来人人切齿,却在暗中左右一些人的选择……受官场“亚文化”影响,一些部门、单位甚至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现象,其危害不可小视。

今天就给形形色色的官场“亚文化”画画像,一起看清这些“毒瘤”的真面目,对官场“亚文化”说不!

迷恋“关系学”

说起官场“关系学”,许多党员干部或多或少有所耳闻,有的甚至深信不疑并“身体力行”。近期被“双开”的领导干部中,鲁炜、李贻煌、赖小民等,可谓都是迷恋“关系学”的典型症候。热衷“关系学”的那些人,本质上都是为着一己私利,妄图在“关系网”里同进共退、获利分赃。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1.把关系视为“升迁法门”

“有关系走遍天下,没关系寸步难行”,有的干部沉迷于经营关系,四处找门路、搭“天线”,一天到晚分析某某是谁的人,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把关系视为“为官之道”,把“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暂缓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奉为“升迁法门”。

2.明里暗里互相照拂

有的干部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热衷划地域、攀老乡,亲内疏外,拿原则作交易、以感情论是非,对“一起下过乡的,一起同过窗的,一起扛过枪的,同是一个帮的”格外关照。有的干部迷信“大树底下好乘凉”,以为有了关系,就有了“靠山”,有事时找关系摆平,无事时有备无患,因而对拉关系乐此不疲,甚至到处吹嘘。

3.搞“独立王国”

有的干部明里暗里搞小山头,彼此抱团,甚至集体串通谋取不正当利益。有的领导干部喜欢当家长式的人物,享受“当老大”的感觉,希望别人对自己众星捧月、唯命是从、马首是瞻,因而公器私用,用掌握的权力编织、经营自己说一不二、呼风唤雨的“地盘”。更有甚者,结成政治利益同盟,形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

笃信“潜规则”

所谓潜规则,是一种“隐藏在正式规则之下、却在实际上支配着中国社会运行的不成文的规矩”。有些人张口闭口“按规矩来”,可实际上这些“规矩”并非指不成文的优良传统、好的工作惯例和正确的政治标准,而是上不得台面的“潜规则”。“潜规则”大行其道,白纸黑字的明规矩就成了“泥塑的菩萨”。官场潜规则花样繁多,林林总总,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1.灵活变通

有的干部总是钻政策的空子,考虑的不是怎么去执行,而是做选择题、搞变通、找理由。部分干部在办公用房、配备公务车辆等方面的搞变通现象也林林总总:办公面积——增加桌椅、摊低面积;公车配备——另行落户、临时借用;发放补贴——借助评比、节后补发;公款出游——名为培训、实为旅游;公款吃喝——私人会所、变换发票等,有的甚至还沾沾自喜,认为吃透了政策,钻对了组织的空子。

2.打擦边球

官场上的“擦边球”就是刻意利用一些规则的弹性空间,做违背规则的事,但又不会被抓住把柄而谋得私利。有的干部利用权力向亲友输送实质利益,本人不直接参与经营,而以亲戚、朋友的名义设立公司、企业,自己间接获利;个别国有企业的领导成员利用法律对单位犯罪规定的局限,明知以个人名义作出某种决策会触犯法律,便以集体决策的形式,谋取非正常利益;个别干部研究法律的字眼,滥用自由裁量权为他人或自己牟利,对此还颇以为傲,美其名曰“思想解放”,更有甚者还积极“推广经验”等等。

3.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少数部门和一些干部在落实政策、执行规章制度时,对自己有利的就执行,没利的就“假执行”,或者干脆不执行,导致一些规章制度贯彻落实中“空转”,面上一套、背后一套,结果是“换汤不换药”,得不到真正地落实。甚至有一些领导干部“只挂帅不出征”“只吹号不冲锋”,只在讲话中强调“高度重视”,鲜见工作中率先垂范,热衷于让下级签订“责任状”,把“层层压实”变成“层层推责”。

4.暗箱操作

在扶贫领域,基层许多地方积极推进基础工程建设,有的基层干部借扶贫等资金的“鸡”下某些人自己的“蛋”,利用掌握的信息和权力,成立由自己控股或控制的公司,绕过正常招投标程序,违规承包乃至垄断工程获利;有的甚至把扶贫和惠农资金变为修路、公共设施等村里工程,指定给自己的企业施工,左腰包出、右腰包进,自己给自己揽活、自己给自己定价,赚得盆丰钵满。

甘当“封建人”

我国经历了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封建主义思想文化的影响根深蒂固,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积淀在人们的心灵深处。时至今日,仍有部分领导干部,身体进入了21世纪,思想却还停留在封建社会,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更得警惕的是,腐朽思想文化正是一些党员、干部腐败变质的重要思想文化根源,是滋生腐败的温床和土壤。如果听任这种瘟疫传播,必然会败坏社会风气,损害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具体要严防这三种表现:

1.摆谱耍官威

官场上自古就有“官大一级,理大一分”的说法,讲究的是在其位就要有官威,有官威才能有作为。一些干部信奉这样的庸俗官场学,借助“非常手段”将权力神秘化、图腾化,故意营造“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沉闷氛围;有的年轻同志初任公职,往往为树立威信而犯愁,为追求所谓的“威”,故意去“摆谱”,装模作样、拿腔作调,开会故意拖延时间,调研任意铺排造作,满世界登报上网吹嘘宣扬;有的人则以抖威风的方式树威信,动不动就搞突击检查、工作汇报,谁不听话就给谁来个下马威。

2.千里为官只为财

如果把“当官”比作嫁西邻,“发财”就犹如跟东邻,二者本不可兼得。可偏偏有些官员却想好事成双,既想“嫁西邻”又想“跟东邻”,做官的风光与发财的实惠一个都不能少,甚至把当官作为发财的途径,一些人没有想清楚当官为什么就走上了官道仕途,信奉“千里来做官,只为吃和穿;想保吃和穿,当好这个官”,一朝权在手便大搞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升官之后,甚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在老家的父母也经常会被当地的领导慰问。

3.不信马列信鬼神

一些领导干部,不信马列主义,带头参教信教,热衷于求神拜佛;有的干部迷信风水,从修豪华墓地到斥巨资建风水工程,从自己掏腰包到慷财政之慨为迷信风水买单,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变身风水衙门;部分人心中有鬼、心中有愧,拿了不该拿的钱物、吃了不该吃的饭局、干了不该干的事,整天提心吊胆、惟恐东窗事发,寻找神佛的庇护;部分党员干部充斥金钱至上的观念,信仰缺失,一出了事,就求神仙保佑,“求升官”“求发财”“求平安”。

钻研“官场术”

所谓“官场术”,往往被用来泛指为了混入官场、混好官场而采取的种种手段和策略。作为一种与厚黑学并列的庸俗腐朽政治文化,“官场术”并非某个时代、某个国家所独有,古今中外皆不乏其身影。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例来看,仍有少数人对中央三令五申无动于衷,痴迷于权谋诡诈之术。“官场术”是不健康政治文化的暗流,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让蝇营狗苟之辈得了好处,极易形成“破窗效应”,尤其要警惕以下几种表现:

有的干部自诩“做局高手”,勾心斗角、匿名诬告,把所在部门单位搞得乌烟瘴气,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听见风就是雨,凭空捏造一些事实,杜撰一些证据,将一些真真假假的内容混在一起,添油加醋,改造修饰,或者上网、或者写信,生拉硬扯到与自己有私人恩怨或者竞争关系的对手身上;更有甚者,勾结几个要好的哥们同事,策划于密室,设置圈套,挖好陷阱,施之以花言巧语,小利糖衣,企图钓“鱼”上当,诱人上钩。

2.戴假面具当两面人

有些干部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对上一套、对下一套。他们要么对上戴假面具,表现得忠诚老实、唯命是从,对下露狰狞,表现的是嚣张跋扈、颐指气使;要么对上弄虚作假,数字注水、跑官要官,对下要求严厉,貌似坚持原则,后来证实那其实不过是为收取人情、攫取资源、索要贿赂创造条件;他们说的是“为人民服务”,做的却是“为人民币服务”。

3.装聋作哑和稀泥

“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有的干部看似有担当,把自己伪装成“担当型干部”,实则深谙“趋利避害之道”,治下大乱还自顾自当“太平官”;看起来讲人情、重感情,但他们往往不问是非、不讲原则,说话办事“看来头”、看风向,这样的人就像“墙头草”,关键时候靠不住;推动工作也是蜻蜓点水,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信奉“中庸之道”“看破不说破”,不敢为人先。

4.巧舌如簧、见风使舵

往期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