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于是我们有救

2018-12-12 20:28:07
TAG:

局部地区最高领袖教导我们:

不要做叽叽喳喳的麻雀嘴,要做蚂蚁腿,要不知疲倦地爬啊爬。

在只能关两只猪的地方挤进第三只,引进竞争机制,制造压力,让猪们争着抢着恐惧着,这样就能折腾出更多更贵的瘦肉来。

要有本事让校长残废。因为你是人才,你对校长的前程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作为校长的私人资源,失去你如同失去他自己身体的某个重要部位一样。

这里没有教师,更没有学生和教育,只有说话者自己,只有丛林。

让我们想象我们领导的案头书:厚黑学、帝王术、糊涂学、伟人(那些独裁者)传记、曾国藩、于丹的心灵鸡汤、实用管理学心理学……这便是所谓文化底蕴。

今天读《中篇小说选刊》(2009、4),读到一段话:

我们活在世间,不幸地成为了各种欲望的奴隶:性的奴隶、金钱的奴隶、权位的奴隶、名声的奴隶……如此,我们拥有得越多,离真正的“自由人”就越远。可我们并不自省,只在意到达了某个地方,却从不在意到达那个地方之后自己成了怎样的一种人,从而又对内环境和外环境造成了怎样的影响。欲望蚕食人心,也蚕食社会的公平。有意无意之间,我们总是把无辜的别人当成了满足自身欲望的工具,让自己受损,别人受损,社会也必因此受损。比如同乘一艘船,大家都去抢左边的位子,因为左边能吹到凉风,能看到更加优美的风景,其结果,注定是倾覆。

聆听智者的教诲,我们知道自己错了。

我们错了,我们反诲,我们修正,于是我们有救。

(2009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