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庄子的著作权被盗

2018-12-13 10:45:54

莊子曰:將為胠箧探囊發匮之盗,為之守備,則必攝缄滕,固扁鐍。此代俗之所謂智也。然而鉅盗至則負匠揭箧,擔囊而趨。唯恐缄滕扃鐍之不固也,然則嚮之所謂智者,有不為盗積者乎?——反智也,孫子曰: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

上面這段書,是莊子的話,或是鬼谷子的話,很難確定,但早已見於《莊子》外篇。這一章一般人是避免講的,但是人人都知道。歷史上懂得權謀的人,沒有不知道的,反派的人知道,正派的人也知道,誰都不肯明說,也不大肯講授。

《莊子》分“內篇”、“外篇”、“雜篇”。“內篇”是講道,講修道的。中國的道家很妙,軍事學謀略學等,都出在道家。雖然內篇是講道,連帶也說到外用,中國文化所謂“內聖外王”之學,外王就是講外用,其實這個名詞不是儒家的,而是出自《莊子》的觀念。我認為中國一般大儒家表面上是講孔孟之學,實際上骨子裡都是道家的思想。外面披了一件孔孟的外衣,但是絕不承認。一般人之不大肯講授《莊子》,和不願意講授《長短經》一樣,學的人如果觀念弄錯了,就可能學得很壞。本身是教人走正路,可是揭開了反的一面給人知道,如現代李宗吾的“厚黑學”,目的是教人不要厚臉皮,不要黑良心,殊不知看了“厚黑學”的人,卻學會了厚黑,變成了厚黑的人,那就很蹧了。《莊子》這部書也是這樣。

這裡引用《莊子》的話,但據別本《長短經》資料,是鬼谷子的話。我們先要對這本《長短經》,有一個基本觀念,了解它不是注重考據,而偏重於所引用文句的理論內容。也許他確有所見,是鬼谷子的話,也說不定,但在這裡我們不想多去考證。其次《莊子》“內篇”、“外篇”、“雜篇”中,只有“內篇”真正靠得住是莊子自己的著作,“外篇”就不一定是他的著作,“雜篇”就更靠不住了。但是一般人真正用得著的是“雜篇”。古代的成功人物,多半都熟讀它。在“外篇”、“雜篇”中有許多不是莊子所著。可能是別人寫的,至於是不是鬼谷子的,則是一個問題,只有在《長短經》裡指出是鬼谷子說的,這段話是中國文化裡很有名的一段文章。現在譯文已經很多了,他的內容是:

做強盗、小偷、扒手的人,是弄壞人家的皮箱,撬開人家的柜子,或從人家的口袋裡偷東西。於是一般人,為了預防這些人來偷窃,有了財物,都妥當地存放好,放在保險箱、衣橱這些地方,還要在外面用繩子捆扎起來,打上死結,或者加上鎖,鎖得牢牢的,這是大家都想得到,都會這麼做的。可是遇到了大強盗的時候,整個皮箱、保險柜都搬走,這時強盗還唯恐箱子、柜子鎖得不牢,越鎖得牢,對強盗越方便,越有利,免得零零碎碎,太麻煩。那麼剛才所說的一般人鎖牢捆好的防盗智慧,不是為自己保護是為強盗保護了,這就是聪明智慧的反作用。同樣的道理,像有一位我教過五六年的外國學生,現在巴黎大學教書的法國女孩子,最近從法國來看我,問起還教不教外國學生,我笑著告訴她已經關門了,因為怕有一天,我們中國學生,必須去巴黎大學,把中國文化學回來。我們在這裡辛辛苦苦整理自己的文化,一旦碰到外國的強盗,連箱子都被他搬去了,就是這個道理。而事實上已經有一些朋友的孩子,到外國去學中國歷史、中國文學了。這是就文化方面而言,其他方面很多是這種情形的,譬如政權也是這樣。莊子的文章就是這樣,他說了正面的,可是馬上可以看出反面的東西來。“其所謂聖者,有不為大盗守者乎?”聖人的保存文化,也是為大盗而儲蓄的,因此智慧聪明的反面,也非常可怕。所以《孫子兵法》上也說,作戰時,敵人的裝備越好,對我們越有利,因為一旦把敵人打垮了,裝備也拿過來了,那麼敵人就變成是替我們裝備,所以“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

那麼何以知道自己的保護、儲蓄,只是為大盗而保護、儲蓄呢?歷史上有一件事可以證明。

南怀瑾先生所著《历史的经验》一书,多为春秋战国秦之前或汉唐的谋士和名臣管理国家的办法,借由古人的谋士或治国能臣的案例,层层剥茧,只想让当下人获取一些经验,大则治国,小则管理公司,甚至于一个家庭的经营,都很有意义。

他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用一个一个故事解构历史,让今天的中国人了解中华文化的悠久,我们的古人在几千年前就形成了一种制度,法律,我们的古人的智慧,优于西方几千年。例如日本人在唐朝时期开始学中国人,什么都仿唐,唯有春秋大典和儒道风骨学不了,学不会!中华文化是儒、释、道结合后的集合,这种文化智慧,是世界上谁都偷不走,也无法复制的。南怀瑾先生提出以释为心,道为骨,儒为表的观点,对中华文化作了新的注解,用心也是弘扬中华文化。

中华民族的文化,为何只有龙的传人才能传承?因为释为心,道为骨,儒为表中有空灵,有洒脱,有仙气,而这些,是铭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灵魂。其他人永远也学不会。这是华夏子孙的荣幸。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