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品书|当时以为聪明,其实耽搁一生——读《李宗吾传》

2018-12-15 22:30:31

大概在2004年前后,我曾经给一位编辑老师审稿。当时,我不知道李宗吾是谁,只知道我读了一本很可怕的书,那本书的名字叫《厚黑学》。

记得那时候,编辑老师问我:“你觉得这书怎样?”

我说:“太可怕了,光看着就觉得害怕,真不敢相信有人做得出来。”

编辑老师笑笑。后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把这本书出版了?我希望没有。

李宗吾有一位好父亲,他不断劝李宗吾学习“怵惕恻隐”的“仁”学。但是,李宗吾对这些不以为然。因为书上讲的,李宗吾的父亲正在践行,以至于让李宗吾觉得稀松平常。于是,聪明的李宗吾更加自以为了不起,欲与释迦牟尼佛同尊。

因为缺乏经书阅读的基础,直接进入史学的阅读阶段,李宗吾很快就因为缺乏经书的底蕴而出现了对史书的各种误读,并自成一家。

终于,在宣宗二年,李宗吾发明了“厚黑学”。又终于,在朋友的怂恿下,李宗吾在一些同样缺乏经学基础的人的怂恿下,将“厚黑学”的内容公之于众。

“厚黑学”迅速得到了很多人的称赏,认为是一本难得的作品。为什么?这本书就像是将人们对人性的怀疑,用鲜活的事例进行了一一呈现。人性恶的东西,在一本书里进行了大量分析和渲染,便成了一些伪君子效尤的范本。于是,这个世界恶人更恶。

这也是我后来很不喜欢宫廷斗争戏的原因,为了一点点利益,尔虞我诈,你死我活,全然没有了宁静与安详。实际上,如果人能将时间和精力放在自己所想做的事情上,又有什么值得分神去对抗、斗争的呢?

终究,这个世界上自信的人不多。

终究,这个世界上想要耍心眼来获得更多利益的人占多数。

于是,当厚黑学出来之后,李宗吾终于后悔了。他后悔的是:如果自己按照厚黑学上的做法去做,“旁人岂不说我实行厚黑学吗?”于是,李宗吾一辈子,不敢放手做事情。

到老,李宗吾都希望自己成为轰轰烈烈的伟人,但他终究因为厚黑学而蹉跎了一生。直到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如果将心思全心全意放到对社会有好处的事情上,放手去做,这才是真正的厚黑学。

李宗吾最后的悟,虽然没有释迦牟尼那么透彻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的高度,却也终于明白了,不管做什么,都需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前提条件:为了公众的利益。

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宗吾,最后终于懂了他父亲一直强调的仁,但这时候他释放到社会上的那些、此前自以为了不起的观点,已经流散开来,他所能做的,只能是不断通过前言、传记等来申说自己的愿望。

可是,伤害终究是造成了的,李宗吾自以为聪明绝顶,实际上耽搁了一生。

可是,对别人的伤害终究是造成了的,无论是看了其书欣欣然为了自己一己私利而模仿的,还是看了其书从此束手甚至连公德也不敢主张了的。

著书立说,可不慎乎?!

李宗吾还算不错,他很聪明,终究在后来活得有点明白了。

李宗吾也算不错,在自己活得有点明白的时候,将自己年轻时犯的错误略微进行了一些纠偏。

李宗吾惟一不知道的是,2004年看了《厚黑学》之后,有一个学生便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做事的时候也难以完全平心静气,直到她认真开始学习儒学经典、道学经典和佛学经典之后,这种情况才稍有改变。李宗吾更不知道的是,当他散布《厚黑学》之后,知道这位学生在2018年无意中看到他的忏悔,才真正理解了他并原谅了他年轻时候自以为了不起的无知以及因他而造成的诸多伤害。

这位学生现在已经原谅了李宗吾,并感谢李宗吾让她在各种挣扎和煎熬中学会了用更加宽大的胸怀去面对整个世界。虽然,这种收获的过程很沉重。

(本文图片:吴碧先生所写书法作品)

黄益  敬记于2018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