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厚黑学第二层境界:脸皮厚而硬,心肝黑而亮

2018-12-16 07:51:11

厚黑教主李宗吾说:

深于厚学的人,任你如何攻打,他一点不动,刘备就是这类人,连曹操都拿他没办法。深于黑学的人,如退光漆招牌,越是黑,买主越多,曹操就是这类人,他是著名的黑心子,然而中原名流,倾心归服,真可谓“心子漆黑,招牌透亮”。能够到第二步,固然同第一步有天渊之别,但还露了迹象,有形有色,所以曹操的本事,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就是厚黑学的第二层境界:脸皮厚,厚而硬;心肝黑,黑而亮。相比第一层而言,第二层境界是进阶课,已经有了很大的飞跃,掌握了一定的厚黑智慧,但是仍然犯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不够厚黑。这类人或许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但最终大业虽成却不能坐久。

对处于第二层境界的厚黑之士来说,无法获得成功的最根本因素往往不是外在的,反而是来自于内心的恐惧。许多人害怕将自己厚黑的一面展露给别人看,回避自己的弱点,从不敢真正面对自己内心的世界。真正的厚黑之士,会将自己的弱点改掉,或者将之隐藏起来,不给对手以可乘之机。这样做的前提是,他十分清楚自己到底害怕什么。巧妙地回避,并不代表不承认,相反,讳疾忌医正是大错特错的。李宗吾说,病了就不能对自己太仁慈,要敢于向自己开刀,敢于面对自己最害怕的问题。只有这样,让我们恐惧的弱点才能越来越少,最终接近成功。

厚黑学本身是一门比较偏激的学问。很多人认为它教人不敢走正路,其实这都是他们害怕暴露自己弱点。他们害怕把自己厚黑的一面展示给人看,更加害怕遭到别人的嘲笑和讽刺,所以,虽然他们干着厚黑学所教的事情,却不敢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归根结底,这都是因为他们缺乏战胜恐惧的信心。厚黑学尽管偏激,其实正是让我们认识到自己恐惧的地方,发现自己的弱点,进而找到克服它们的方法。

第二层境界的代表人物——王安石

历史上有很多处于这一阶段的厚黑之士,王安石就是其中一个。宋神宗和王安石都急于改变现状,都没有想到变法将要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因此在变法措施的制定和实施上,犯了急功近利的毛病,同时触犯了部分官僚地主以及人民大众的一些利益,引起了人们普遍的抵触。

一般来说,改革本身容易招致非难,在面对这些非难的时候,改革者应该在坚定不移推行改革的同时,也注意吸收不同的意见和建议。但是王安石却并不这么做,他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的时机,并坚持不懈,就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在面对诘难的时候,王安石说,自然界的灾异不必畏惧,人们的议论可以不予考虑,祖宗所定下的规矩可以不遵从。这就是王安石所谓的“三不主义”。他还说,“尽管今天的人可能不理解我,但是后世人一定会感谢我所做的事情。”在这样的信念支持下,他理直气壮,我行我素,无所畏惧。

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改革家都有和王安石一样的致命弱点。他们有足够的气魄去改革,但是却往往不知变通,凡事都摆出一副无法通融的厚黑模样,完全不知自己在无意之中已经为变法的推行增加了许多无形的阻碍。商鞅和王安石都是著名的改革变法人物,可以算是厚黑学的重要人物。王安石怀着极大的决心变法,悍然推动变法,甚至到了一意孤行的地步,凡是触犯变法的人,他全都毫不留情地处理掉,最后把上上下下的人都得罪光了。从这方面来说,他的脸皮够厚、心肠也够黑。但是也正因如此,变法虽然取得了一定效果,他自己却落得个悲惨的结局。

仔细想来,王安石失败,最为关键的原因是他对当时各种情形的复杂性把握不够,总是得罪那些可能给自己的变法带来极大阻碍的人,在变法遭到阻碍的时候又不知变通。因此,他不能算是厚黑界的高手,只是学到了厚黑学的第二层而已,这样,他的失败也就在所难免的。改革如此,其他事情自然也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