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朱元璋的厚黑学

一个朱元璋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人。  这个张士诚,在陈友谅进攻朱元璋那么危急的时刻,陈友谅派人联络他一起打朱元璋,他无动于衷。  在朱元璋击退陈友谅,又追着他一路往西去,而自己后方空虚的时候,他无动于衷。  在山东局面危急,北方红巾军风雨飘摇的时候,他无动于衷。  现在一切都逐步稳定了,他却跳了出来。  这张士诚的心思你可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元顺帝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年,二月,张士诚派手下的大将吕珍包围了安丰城。  刘福通显然是没有办法守的住的,于是派人向朱元璋求援。  朱元璋得到安丰被困的消息之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  会上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多数意见是救。  理由主要有两条,第一、韩林儿、刘福通和我们都是属于红巾军的序列,我们是手足兄弟,兄弟出事,我们必须得救。第二、安丰是应天的北部屏障,如果安丰失守,那么应天就会有危险。  少数意见是不救。  公开的理由也是两条,第一,虽然我们都是红巾军,但毕竟还不是一支队伍,现在张士诚去打刘福通,而不打我们,说明他是想跟刘福通撕破脸,而还不想跟我们撕破脸。而对于我们来说,现在这个阶段如果能够不跟张士诚撕破脸那肯定是最好的选择。第二,如果出兵安丰,那就等于跟张士诚宣战,而另一边的陈友谅一直虎视眈眈,只要我们这里与张士诚开展,陈友谅必然出兵,到时将会是腹背受敌。  两个意见似乎都有道理。  从当时的局势判断,似乎少数意见考虑更为周密一些,因为这样做的安全系数更高一些。  所谓少数意见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意见,这个人就是刘基。  朱元璋想了很久,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没有听从刘基的意见,还是决定出兵营救安丰。  刘基不死心,他觉得自己的意见是对的,但他没有当场反驳朱元璋,散会后又跟着朱元璋来到了后堂。  朱元璋也知道刘基肯定还有话要说。  刘基着急了,也顾不得君臣之礼了,开门见山就说到:“大帅,有些事情不便于当堂公开说出来,但是大帅你还是要三思啊!”  朱元璋突然想到了曾经要对刘基进行的试探。  试探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试探刘基有没有本事,那个在龙江之役找那个已经有答案了,今天正好试探一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于是朱元璋说:“这是内堂,没有旁人,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  刘基也不含糊:“大帅你得志向可不是做几个行省的丞相啊,你的目标应该是天下啊。现在我们如果去救安丰,那陈友谅必然会来进攻,到时候我们该如何抵挡啊,如果应天有失,那我们之后如何立足啊。所以出兵绝对是最不应该的选择。”  朱元璋并不生气,而是继续听刘基说。  刘基继续说:“假如出兵,无非是四个结果,第一、保得了城,救得了人;第二、保得了城,救不了人;第三、保不了城,救得了人;第四、保不了城,救不了人。而这四种结果,无论哪一种对于我们都是弊大于利啊,都是得不偿失啊!”  朱元璋心想,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刘基没让朱元璋多想,就继续为他做分析:“先说这个城,如果我们倾尽主力,保下来应该不是大问题,但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与张士诚开战,同时也要与陈友谅开战,双线作战。而且还要分出精力守卫安丰,到时候我们就会很危险。”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结果,最可怕的是人我们救不救得了。如果救不了,人死了还好说。如果我们把他们救出来,那该怎么办啊?韩林儿现在是皇帝,你把他救出来,他还是要继续做皇帝,而他继续做皇帝,那元帅你该怎么办呢?而且还有一个刘福通,如果他被救了,来了以后地位也必然是在你之上,你何苦冒着这么大风险去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呢!”刘基有些激动了。  朱元璋来了兴致了,因为他等的就是这些话。他就是要让刘基把这些话说出来,看看刘基的功力到底有多么深厚。  战略上的事情,朱元璋会不懂吗?  当然不会,他比刘基更了解陈友谅,他很清楚只要他敢出兵安丰,陈友谅必然来攻。在战略这一点上,他的意见和刘基是一样的。  两人的不同在于政治策略。  韩林儿是个累赘,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所以刘基主张不管他,最好是让张士诚把他干掉。因为韩林儿在一天,朱元璋就不能当皇帝,就不能走上最高领导岗位。  如果到了朱元璋要当皇帝那天,韩林儿还在的话,那还得朱元璋自己想办法把他除掉。  弑主篡逆,这样的名声可不好听。  如果张士诚能把韩林儿给干掉,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腹黑。  其实这很正常,自古以来,所有的谋士都是这样的。  而对于这一点,朱元璋想到了吗?  他当然想到了。  朱元璋除了想到了刘基所能想到的,他还想到了刘基所没有想到的。  刘基没想到的那部分是人心。  朱元璋要收揽人心,他的目标不是现在,是将来,不是眼前,是长远。他必须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天下人,他朱元璋有情有义、重恩重德,对待领导、对待战友、对待朋友,他敢于两肋插刀。  朱元璋要让所有人知道跟着这样的领导有盼头。  这就是朱元璋的想法,他在政治眼光上明显是要稍高于刘基的。  当然在腹黑这一点上,他更是高于刘基的,这个在后来处理小明王和那些功臣勋贵的事情上可以充分表现出来。  救安丰,战略上肯定有风险,但政略上却能赢回来很多分,所以朱元璋决定冒这个险。  同时,通过这件事情,刘基也正式通过了朱元璋的考验。  第一,刘基是真心为自己的,否则他不会把那么腹黑的观点表达出来;第二,刘基的腹黑水平比起自己来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所以他最终不会构成对自己的威胁。  从这个时候起,刘基才算真正的成为了朱元璋的心腹。  没有听从刘基意见的朱元璋带着人去解救安丰了。  张士诚的军队当然是打不过朱元璋的,朱元璋到了安丰以后很快就击退了吕珍。  按照刘基当时给出的四种结果,最好的是保得了城但救不了人,最坏的是保不了城,但救得了人。  而这场战役最终的结果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坏,城保下来了,人也救下来了,小明王韩林儿得救了,但与之前预想稍微不同的是刘福通战死了。这对朱元璋来说,虽然不算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完全可以接受。  接下来朱元璋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安置小明王了,这也是刘基反对救安丰时考虑的重要因素。  朱元璋既然敢这么干,他当然是有办法的。  朱元璋没有把小明王接到应天,而是派人把他安排在了自己的老根据地滁州。  在滁州,朱元璋为小明王建造了极其豪华的宫殿,而左右侍从全部都换成了自己的人,形为尊崇,实为软禁。  这就是朱元璋的厚黑学。  把小明王接来,不仅没有出现刘基担心的那种给自己多找个主子的问题,反而让小明王成了自己手下的一枚棋子。控制了小明王,实际上就控制了整个东系红巾军的最高话语权。  这是新时期的曹操啊!  算下来,这笔买卖赚大了。  买卖赚了当然是好事,但是这是需要付出成本的。  朱元璋付出的成本就是陈友谅来进攻了。  这个根本不意外,这是朱元璋和刘基都能预料到的事。  与刘基仅仅是预料到这种情况不一样的是,朱元璋不仅预料到了,他还做了安排,亲手为陈友谅埋了一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