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马思纯错用张爱玲语录被群嘲:人们为什么喜欢引用“假名言”?

2018-12-23 06:33:33

这几天,金马影后马思纯在微博上引发了一场读后感争论。起因是12月15日,她发布了一则关于张爱玲《第一炉香》的读后感:“张爱玲的卑微换不来她的爱人。低到尘埃里,一生只会发生一次。因为爱不是一个人的卑微,而是两个人的勇敢”。

随后,某微博大V就发文质疑“虽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也有人把哈姆雷特看成哈利·波特”,暗示她根本没有看懂这篇小说。的确《第一炉香》也并不是一本所谓的爱情小说,它呈现的是人是如何被自己的虚荣和欲望所吞噬的。

有网友称其读所有书都能读成青春疼痛文学,马思纯则回复:“如果我到六十岁还觉得一切都是青春小说,我想我会是个幸福的人”。不过即便是对于同一本书,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这么回应也不能算错。

但在之后,张爱玲书迷“张迷客厅”则挖出她以前发过的两条假张爱玲语录,劝她多读原著,少写读后感。16日马思纯发文回应称感谢指正,自己虚心接受。

其实,这类事情并不少见,虽然现在很多名人都强调自己很爱读书,而且还以此去为自己营造“文艺青年”的人设,但引用错误的名人名言的事情实际是很常见的,像是把“在这个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当成梵高语录的勒东,转发“莫言十大金句”的舒淇等。

在2016年杨绛去世的时候,孙俪、赵薇、韩寒等众多明星都在微博上转发了那句“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但实际这句话根本就不是杨绛说的。

因而人们便纷纷在网上嘲讽“明星没文化”、明明不读书还假装“文艺青年”人设等。但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反映的恰恰是当下大多数人的现状。在朋友圈和微博中,这种心灵鸡汤式的金句出现的频率是相当高的,而且还都是所谓的“伪语录”。

典型的像是“鲁迅说过,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义的朋友;必须拥有四样东西: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里的善良,融进血液的骨气,刻在生命里的坚强”。

如果看过书的人,会很清晰地察觉出来这个句子肯定不是出自于鲁迅,因为它与鲁迅的风格实在是相差甚远的。

鸡汤体犹如一道甜得发腻的糕点,它会让人轻易地沉浸于这种雕饰的岁月静好中,而鲁迅的文字却是相当理性清醒的,对于人性中的虚妄是毫不留情地揭露,它就像冬季中的冷水,会让人有痛彻心扉之感。

或许这恰好反映出当下的一种状况,从表面看人们都在宣称读书好,当问起“你有什么爱好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读书”。

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大多数人所读的都不是书,而是一些二手传播的信息,比如公众号、网站和微博等。但在很多时候,某些网上的文章可谓是错漏百出的,可能为了增加点击率,它们会制造出一些所谓的“名人名言”。据总结,所谓“朋友圈金句”,就是看似很有道理的鸡汤+有影响力的名人。

因为对于读者而言,当他们看见这些话是出于名人之口的时候,也就不经思考地认为这就是至理名言,所以便频频转发。从社交的效果看,这样还可以显得自己比较有文化,是个爱读书的人。

“语录体”的一个特征是看上去很深刻,它好像在告诉你一些深刻的人生道理,且语言十分优美。但是仔细分析,你会发现它所传递的都是空话套话。

比如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杜月笙名言:“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的确,看上去是有些道理,它是在告诫人们要提高自己的修养,不要乱发脾气。

但问题却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它太过于绝对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人的脾气和成就之间是不存在着对应的关系的。你可以说李嘉诚、稻盛和夫这些大企业家都是低调谦和的人,但不要忘了乔布斯可是典型的“暴君式”作风。

而另一类则更为常见,就是用华丽的语言书写某些多愁善感的情绪,所谈论的内容多为情感和青春,会被一部分具有所谓“少女情怀“的女性所引用。比如,柏拉图说过:“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

这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缺乏最基本的常识,柏拉图是古希腊的哲学家,研究的是理念、现象、正义、理性等,且他最反对的就是这些纠缠情绪化的情感问题。

当然,现在不止有伪造的名人名言,甚至还有篇文章都是伪造的情况。之前,网上流传一篇署名余秋雨的文章,称“我”因病住进医院,经历必须先缴费再治病的过程,并目睹老人因没钱治病去世的场景,明白“医院成了某些人图财害命的印钞机”,因此感叹道,“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对此,余秋雨在微博上专门澄清道:“我没有生病,而且这篇文章从观念到文笔都与我南辕北辙”。

其实,这就是一种感悟体的文章,和金句体类似,这种文章也是一种套路,由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入手,去批判或是得出某种宏大的道理,像是“教育制度烂得透彻”、“人生要宽容”等。

从某种程度上看,人们喜欢看这类文章是有原因的,因为它的思路是直线型的,不需要你去思考因果关系和相关细节,只需要被感动即可,再加上被镀上了一道名人的金边,就让人们觉得这似乎说的更有道理了。

但是,“语录体”的流行却证明了知识碎片化的趋势,人们之所以如此地热衷于金句,一方面是由于其简单明了、黑白分明,另一方面就是其足够情绪化。而读书却是刚好相反,一本好书是有相对完整的思考体系的,作者所向你展现的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结论,而TA的论证和阐释的过程。

正如人们在看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的时候,他不会在开头就说明这是一个坏女人的故事,甚至在故事的结尾,女主角卧轨自杀之后,作者还是没有直接地展示出他对女主的态度。

而这也许才是读书的最大价值,它是让你沿着作者的轨迹去思考,你可以质疑甚至是不认同作者的观点。但这都没有关系,因为你从中获得到的是相对完整的思考过程,这比仅仅记住一两句书中的“金句”无疑要重要得多。

当一个人长期在阅读这类“伪语录”的时候会给他带来一种错觉,他好像觉得自己在读书,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实际上,他是被局限在了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很难取得进步。

更严重的是,当他看到更深厚的知识的时候,他是不具备识别能力的。正如有人在看《三国演义》的时候会说这是一本厚黑学的书,而看不到其中厚重历史观的表达,那是因为在他长期被厚黑学理论所熏陶,便觉得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就只能用厚黑学来解释。

所以,读什么样的书,获取什么样的信息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选择好这些,那么读再多的书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言。因为引用错一句名言被他人嘲笑并不是什么大事,或许人们所需要做的是如何筛选和过滤掉那些“伪语录”。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人们只需要告诫自己:多读书,少在微博上看名人名言。如果是实在想引用,那么请麻烦多花一些时间去确认一下名言的真伪。

校订:吴巍 / 姚色丰 |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新生订阅号精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