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2018读过的书(2)

2019-01-14 15:12:23

2018读过的书(2)

李宗吾的《厚黑学》,一直想写一写这本书,不知该如何下笔。因为“厚黑”二字,世人对本书误解太多。很多人一看题目就以为真是教人如何又厚又黑的学问的,因此嗤之以鼻,不屑一看。翻开此书,才知宗吾先生用心良苦,讽刺世事太甚,让人望而生畏,望而生怯。

没有深入的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看宗吾先生原著(一定不能是后人解读的经世之学),发现这位表面反儒家的“厚黑教主”国学功底异常深厚。不妨看看宗吾先生的“活学活用”。

有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宗吾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厚黑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宗吾说:“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厚黑者而从之,其不厚黑者而改之。”

子曰:“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宗吾说:“天生厚黑于予,世人其如予何?”

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宗吾说:“君子无终食之间违厚黑,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宗吾说:“如有项羽之才之美,便厚且黑,刘邦不足观也已!”

《孟子》曰:“公孙丑曰:‘道则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不可及也’。”

《礼记·中庸》:“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

宗吾说:“厚黑之道,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而未尝不可及也。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

“厚黑”一书中这种对经典的“解读”俯拾皆是。不是对儒学经典研究甚深,无此成就。

批判要建立在深入了解的基础上,不了解内容,仅仅凭一点道听途说就议论得慷慨激昂,唾沫飞溅,这是没有见识的愣头青做的事。

厚黑先生最薄白

胡文英这样说庄子:“庄子眼极冷,心肠极热。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肠热,故悲慨万端。虽知无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热肠挂住;虽不能忘情,而终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正因对世人的极度悲悯,看到了更多苍凉,故落笔处冷言冷语。

魏晋人士反礼教最盛,表面上离经叛道的竹林七贤的阮籍,在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仍故作镇定地与人下棋,却在下完之后吐血三升,痛断肝肠。

表面清冷之人常常最是深情。

以“厚黑教主”自居的宗吾先生用“厚黑学”刺当世的黑暗,一部厚黑学正话反说,教人“求官六字真言”“做官六字真言”,实则揭破当时官场阿谀奉承,口蜜腹剑,上欺下瞒的恶劣风气;教人厚黑要至“厚而无形,黑而无色”,谆谆告诫,行使厚黑之时,表面上一定要糊一层道德仁义,不能赤裸裸地表现出来,实则揭破满嘴道德仁义的假道德先生的面皮,给那些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大人先生以重重一击。《厚黑学》类似现在的《诈骗学》,拆穿西洋镜,叫更多人看到真相,叫黑暗无处可藏,如牛渚燃犀,百怪皆现,大奸大恶这人再无法打着仁义旗号招摇撞骗。

一部“厚黑学”表面反仁义,却是最维护仁义的。“厚黑教主”却是最薄白的。

与宗吾先生同时代的著《薄白学》的官人因依法横暴被砍头,百姓拍手称快;著《厚黑学》的宗吾先生,任着官产竞卖处和官产清理处的处长,却落得归家的路费都没有。两相对比,厚黑还是薄白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