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八卦分析】青学队长腿子卡的领导厚黑学(下)

2019-01-16 15:00:26

前篇回顾:

(纯属脑洞,切勿当真)

上回书说到,按照手冢的剧本,青学顺利地通过了地区预选,即便在对阵不动峰时也有惊无险地击败了对方。(不二、河村虽然失利,但河村受伤是手冢无法预料的,况且河村受伤之前的比分是5-3)

不过第一次面对较为强大的敌人,在3-1取胜之后,各位正选的地位和心态还是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海堂和桃城。这对曾经的宿敌,却在地区预选赛上的地位有着天壤之别。海堂顺利地担任了三场S3,并保持了三战全胜。桃城却只在对阵玉林时和越前打了场别扭的双打,即便6-2取胜,也被他人嘲笑为不会双打的家伙。在越前的单打十分可靠的前提下,想必桃城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吧。

其次是越前,这个超新星在入队之后接连战胜了海堂、乾以及伊武,一时间风头无人及其右。不过,纵然是南次郎的儿子,纵然是教练的关系户,为了球队的稳定,也为了能让越前再成长一点,手冢还是必须要来稍微打压一下这个MADAMADA的少年的。

于是便有了大桥下的6-0.一场干净利落的胜利让越前被彻底打回了凡间,让手冢绝对老大的地位得以保留,也让越前的脑海里深深烙印上了手冢的强大。

一个小细节很有意思,在手冢6-0越前的练习中,大石其实是躲在一旁偷偷观察的。不知他是否知晓手冢的真正用意,但作为跟随了手冢多年的小弟,大石想必在两人练习之前,就猜到了手冢要教训一下越前了吧。

最后是不二,这个拥有青学第二单打实力的强将,却在地区预选赛一场单打也没有参加,和河村的搭档中也输了一场。纵然不二一直是个表面对手冢言听计从的低调家伙,一直被冷遇也难以让他服气吧。

于是,在队内的情况发生了微妙变化之后,为了权衡各方的利益,手冢需要在都大会中调整一下自己的策略了。

下面是都大会的前两场布阵情况:

D2 河村、桃城

D1 大石、菊丸

可以看出,在这场一定会打满五局的比赛中,在这个无关痛痒的对局中,手冢有策略地选择了些许的让步。首先是让桃城出赛,多少弥补一下一直让他坐板凳的冷遇。其次是让不二担任责任较重的S3,在这样一个不疼不痒的时刻,好在给不二一点交代。

但到了第二场五局三胜制的比赛中,青学的布阵却不再是这个策略了。

VS秋山三

D2 不二、河村

D1 大石、菊丸

在保证黄金双打坐镇D1的前提下,让不二和河村再度取胜一场,从某种程度向不二暗示,和河村搭档还是可以接受的。(典型的利诱策略)让越前出战S3,即表示了自己对其的期待,又让越前不会误以为自己因为0-6的练习赛而遭遇冷落。让桃城出任S2,能够安抚一下桃城冲动的内心,但用鼻子想,手冢恐怕也知道桃城可能是没有出赛机会的……

一切的一切,到了对阵圣鲁道夫之时,将有一个极为缜密的布局,手冢这盘棋下的够大,事后想想也的确步步惊心。

众所周知,圣鲁道夫的实力可以说是九大名校中的垫底。(个人认为连六角也比不上……)

之所以能够在今年异军突起,与其说是赤泽这一代老队长的努力,倒不如将功劳大部分都归于观月身上为好。无论是裕太、柳泽还是木更津,皆是观月在这一年中努力挖掘出的实力派干将。

在对阵青学之时,观月关于队员布阵的深意,基本在原作中都有描绘。

但是,或许我们都没注意到的是,青学的布阵,其实暗藏着比圣鲁道夫更大的玄机。

首先要明确的是,即便成绩出色,但在青学这帮大佬眼里,圣鲁道夫说到底还是和不动峰一样的小角色。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保三争四的目的几乎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

正如同现今社会里,越庞大的团体才越会因为‘无论如何都能盈利’而产生腐败一样。当这场怎么打都会赢的比赛来到青学面前之时,手冢的布阵是必然不考虑胜负,而主要针对的是团队内的各个派系关系。(或者说根本用不着考虑胜负也可以)

和过去的布阵一样,黄金组合和手冢分别霸占着双打和单打的头把交椅,也继续宣告着手冢一派在队内无可撼动的地位。

但是,仔细想想的话,D2和S2这两个位置,似乎就暗藏了很深的玄机。

桃城和海堂,这对冤家路窄的搭档,居然出战了第二双打,虽然龙崎口中说的是想测试一下这对组合的爆发力,但怎么听都像是她被手冢忽悠了一道还不自知的论调。

一个是开赛至今没打过双打的海堂,另一个是和越前搭档的一塌糊涂的桃城,在我看来,青学这场比赛根本就是放弃了。或者说,这对关系很差的搭档,无论如何也不太可能出现在对阵圣鲁道夫的都大会八强战上。若说是为了测试阵容,那么之前对阵秋山三和链田的比赛为什么不测试?偏偏等到胜利便可以进军关东的关键八强战?

或许,乍看起来,这个如同弃权一般的选择毫无理由,但结合单打的排序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是的,或许你们也已经猜到了。之所以在D2派出桃城和海堂,青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让担任S2的不二出战。

说到不二,在面对圣鲁道夫之前的排兵布阵中,手冢应该很清楚的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让不二去打双打了。

即便不像观月那样去收集对手的资料,青学的人总也该知道的是,圣鲁道夫的三个常规单打是观月、裕太和赤泽吧。(参考资料:。各校战绩,在对阵青学之前的三场比赛里,观月和赤泽各担任了三次单打,裕太也有两次单打出赛记录)

那么,对于这只拥有裕太的球队,对于曾经被自己用消极态度搞走的裕太,以及恐怕曾经伤心过也怨恨过的不二,为了球队的大团结,手冢是必然要对不二做出一定让步的。否则不二恐怕会怒斥手冢,明知道裕太是单打还让不二去双打吧。

因为暂时还不能让越前代替不二的位置,加上手冢本人万年不变的坐阵S1,不二的位置就只能是S2了。也因此,桃城和海堂的那场双打,想必在青学或手冢看来,宁可让他们输了才最好。(多说一句,因为要考虑到越前的单打能力,所以越前放在双打的确浪费。那么在没有越前的情况下,难道各位不觉得桃城和海堂的组合,可以说是当时青学里最烂的组合了么……)

但是,让不二出战S2,并非只是为了安抚他那么简单。

在观月处心积虑的不想让裕太碰不二的情况下,手冢也有着同样的打算,那就是尽量别让不二去和裕太对决。要知道一旦这对兄弟俩在赛场上兵戎相见,轻则不二惋惜起裕太的离去,从而勾起了对当时坐视不理的手冢等人的怨恨。重则不二干脆放水让裕太赢球,这样极度不利于安定团结的情况,作为青学支柱的手冢,是一定不能让其发生的。

仔细观察一下圣鲁道夫前几场的排阵不难发现,裕太担任的两场单打都是S3,而观月的三场单打都是S1。那么在青学看来,不二碰上裕太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要不,就是和担任S2的赤泽碰面,要不就和观月本人对垒,总之把不二安排在S2,即可以对不二本人给个交代,又可以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不可谓不是一举多得的谋略。

虽然最后的比赛结果,如同手冢预期的那样以3-1的比分顺利结束,不二也在没有碰上裕太的情况下,兵不血刃地干掉了对方的王牌观月。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手冢就算是孔明下凡,也有他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其一便是黄金双打的失利。

可以说,当时的黄金虽然输了一场,但还不至于被队内的众人怀疑其双打的成色,其双打第一组合的地位也不会被撼动。但仔细想想,或许一直在场下观察着比赛的乾,正是从这场双打失利中嗅到了什么,才会在后来加入正选之后,索性放弃了和手冢、不二、龙马争夺单打的打算,而是去找海堂组成了双打。

既然干不过手冢,那么把黄金组合比下去也是不错的成果。而且作为曾经小学组双打冠军的乾,对大石这个曾经各项能力都不出色,如今却被队内的人一口一个双打高手来称赞的家伙也有不满也说不定吧。其二便是裕太的绝技——那个会消耗身体的强力旋转抽击球了。

千算万算,手冢恐怕也想不到,观月会教了裕太那一招会有副作用的绝技吧。

从好的一面来讲,不二因此愤怒地灭杀了观月,也算是为青学扫平了进军关东的最后障碍。但这个事件的弊显然是大于利的。

如果你是不二,在恼怒于观月的处心积虑之余,难道不会追根溯源的去想,到底是谁放任裕太远走他乡的么?如果裕太不走,他就不会认识观月。不认识观月就不会学到这个绝招。没学这个绝招便不会伤身了。所以说不二怨恨了半天,恐怕最后还是会归到手冢自己身上。其三便是龙马轻松地战胜裕太这件事。

旧狠未消又填新仇,在手冢最后会面对毫无存在感的野村的前提下,恐怕不二的心中宁可希望弟弟赢球,也不愿让这个出尽风头的一年级菜鸟反过来赢了弟弟吧。

这场胜利会给青学的人们心里带来一个明确的念头,那就是曾经失去了裕太也并不可惜,因为如今有了比裕太更出色的超新星龙马加盟。这样一来,大家对裕太的思念会逐渐归零,而对手冢等人当年的做法也慢慢抛之脑后了。

更要命的是,一直在表面上被手冢奉为队内二当家的不二,如今已经明确地感受到了从龙马那里传来的杀气腾腾。干掉裕太仿佛只是一次祭旗的活动,有意无意间不二都会开始注意到龙马的威胁,保不齐脑海里会幻想出龙马干翻弟弟再和自己争斗的场面。

于是,在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不二终于和越前正面单挑了。

这场单挑的表台词是:龙马你这个一年级菜鸟,想抢到我的地位还嫩了点。(原作不二就是这么说的……不是我瞎编杜撰)

里台词则更要命:手冢你当年放着好好的裕太不培养,现在弄出了这么一个关系户。我干脆就把他扼杀在摇篮里,让你知道自己当年犯了多大的错误。

无论表里两种台词,不二的终极意思是:手冢国光,我不二周助绝不是那么好惹的!

不二的敌意、乾的胎动,都让即将迎来都大会决赛的手冢有些头疼。

好在对阵山吹的比赛,实际上无论胜负都是青学可以接受的结果,因此手冢干脆用这场比赛来做一些顺水人情,卖个好给几个不太安分的手下。

对阵山吹的阵容里,很明显的一点变化,是前6场比赛中每场都出战的海堂,被排入了替补。

而一直被忽视的桃城则出任了S3的位置。而对阵圣鲁道夫时灭杀过观月的不二,则与河村一起担任了D2。

这里或许有人会疑问,既然要卖人情给不二和桃城,为何不让不二出战S2呢?

这里就要考虑一下山吹的阵容和青学自身的惯例了。

众所周知,山吹是拥有两对全国级别双打的球队,本年加入了亚久津之后,同时拥有千石和亚久津的单打也是实力很强劲的。即便是二年级的室町,在都大会半决赛也轻松地击溃了伊武。要知道手冢很可能并不知道不动峰几位主力遭遇车祸的事实,眼见实力不俗的伊武都惨败给了室町,显然青学是不可能对山吹的单打掉以轻心的。

在不知道山吹的单打是靠抽签来决定出场顺序的前提下,理论上的排列应该是:S3室町、S2亚久津、S1千石才对。(虽然亚久津实力不俗,但毕竟不如JR选拔赛亚军的千石名头响亮,理论上还是千石出任S1的可能性大很多)

在对手这样的安排下,如果青学想保三就有一定的难度,争四更是比前面任何比赛都要难。

即便是卖个人情,如果手冢把自己挪出S1,把黄金双打挪出D1也还是有点牵强。毕竟手冢和黄金是青学内部公认的最强单双打,卖人情如果卖到这么明显的程度,不仅其他队员可能不满,连龙崎这个对伴田可谓是宿敌关系的老师也难以同意吧。

在手冢和黄金的位置确定之后,理想的单打排列自然是越前和不二再度联袂出战了。

可是要知道即便是黄金双打在面对简单二人组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尤其是刚刚输给名不见经传的赤泽和金田)在桃城和海堂的试验基本宣告失败之后,能够出场的D2也只有不二和河村这对老搭档了。

如果不二上S3,越前上S2,那么无疑对刚刚为了弟弟颇为不满的不二是种赤裸裸的挑衅,但如果让不二上S2呢?对上亚久津这种暴力网球选手,如果不二羸弱的身体万一受伤,这也是手冢无法承受的痛苦。(至少在当时手冢的心目中,不二的顺位的确还是高于越前的,而且真让不二对上了亚久津,保不齐不二会对手冢这种安排产生更深一层的怨念)

又要让不二出场,又不能出在S3或S2,那么不二也只有和河村去双打这一条路了。虽然对阵对方的全国级双打新稻米、喜多也是负多胜少,但手冢也只能无奈地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不二还是不满的话,也只有到了关东大赛再给他机会了。

说完了不二,再来说说桃城。

这个前几场比赛连河村的出场率都不如的替补,为何会在对阵山吹时出任单打呢?

我想,一方面的原因,在于手冢并不是完全放弃桃城,虽然不如海堂那么器重,但眼见桃城逐渐成熟了一点,荒井等人也被越前教训了一通,导致桃城的势力愈发孤单,因此为了未来的比赛,让桃城再锻炼一下还是应当的。

另一方面,在误以为室町的实力超群的前提下,无论S3选择桃城还是海堂,无疑还都是有失败的可能。那么与其让海堂输,还不如让桃城输一下。

最后,如果深入地讲,如果像去年一样双打全败,桃城再败之后,青学就会0-3告负。虽然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但至少不用让越前去面对那个暴力不良的亚久津,也算是对关系户越前的一种保护吧。

当然,对阵山吹的最终结果,老实说是超出了手冢的预期的。

黄金胜利,桃城胜利,就连越前都胜利。而且桃城战胜的可是去年和手冢交手过的千石,越前更打败了怪杰亚久津。这样的结果固然让青学拿到了一场鸡肋般的胜利,却也让青学内部的形势再度风起云涌起来。

于是,在越前势头强劲、桃城死灰复燃、乾又再度出山的第二次青学校内排名战,手冢再度祭出了看家法宝——那就是奇怪的对阵表了。

以下是第二次青学校内排名战的分组情况:

手冢、桃城、乾一组大石、越前一组菊丸、不二一组海堂、河村一组

在这里要提一句的是,手冢曾经在这次排名战之前,和不二终于有了一场较量。记得在比赛结束后,手冢应该是赢得不太艰难,不二抛出一句【你玩真的啊……】作为回应。

这里可以解读为,一味的卖好毕竟不是万全之策,胡萝卜加大棒才是腿子卡厚黑学的重点。手冢用实力捍卫了自己的N0.1位置,但也为了关东决赛给不二继续卖好做了一个小铺垫。

在和不二友谊赛之后,自然不能再用赛程来磨难不二了。

看看分组吧,黄金双打虽然双打能力出色,但单打毕竟不是他们的长项。把这俩人一个分给越前、一个分给不二,就等同于为越前和不二继续担任正选铺平了道路。

河村虽然力量出色,但也不至于能够轻松地击败海堂,于是把海堂和河村分在一组,也算是对这个自己器重的未来队长的一种恩赐。

那么,在乾即将回归,要不就是乾落败继续担任编外人员,要不就是再刷下一个正选的前提下,把桃城和乾分入死亡之组,其目的恐怕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更重要的是,恐怕在担任助教这段期间,乾继续收集所有人的资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手冢便干脆把自己分入死亡之组,打算用实力来教训一下这个屡教不改的老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