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故人故事——陈光远的厚黑学

说三道四

民国初,直系老大冯国璋(相声演员冯巩的曾祖父)代理民国大总统时,其主要心腹便是所谓的“长江三督”:江苏督军李纯,湖北督军王占元,以及江西督军陈光远。今天单讲一讲这个陈光远。

陈光远,直隶人,有着和大多北洋军阀差不多的成长经历:幼年家境清贫,后入天津北洋武备学堂,毕业后投到袁世凯的麾下,成为北洋陆军第四镇第八协统领(相当于旅长)。

武昌起义后,陈光远随冯国璋平叛革命军,很快便攻陷汉口、汉阳,因此清廷赏赐其头品顶戴和黄马褂,并以提督记名简放。

清朝覆灭,民国成立,陈光远依然追随袁世凯、冯国璋,成为直系骨干。开始被调为模范团副团长,负责改造北洋军,后成为陆军第十二师师长,并负责京畿一带安保。

民国没几年,袁世凯欲称帝,犹豫不决时,其长子袁克定不断鼓动袁世凯称帝,因为一旦老袁当了皇帝,那小袁就成了太子,有朝一日也可以作皇帝了。这个时候,毫无意外地出现了一帮投机押宝之人,紧跟“太子”,趋奉其门下,有杨度、陈光远等等,袁克定这“太子”尚未做成,“太子党”倒是人才济济。

府院之争时,总统黎元洪和总理段祺瑞撕破脸,各军阀理所当然支持北洋元老段祺瑞,纷纷威胁要独立,脱离中央。于是黎元洪病急乱投医,急忙请张勋来京调停,听闻张勋来京,陈光远等各军头都写信表示“翘企”(翘首企盼)。其实几次徐州会议后,各军头早已明白张勋的目的是要复辟,而各军头只要能够保证自己的利益,他们并不在乎是搞封建还是办共和。此时陈光远热烈欢迎张勋进京,写信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张勋抵京后,于复辟的前一日带领着陈宝琛、陈光远等众遗老和北京实力人物拥进皇宫,恳请小皇帝溥仪复辟。

谁知张勋复辟的闹剧一上演,便遭到全国各界反对。开始陈光远并没有反对,而是亦步亦趋,直到段祺瑞的讨逆军打到京城,陈光远突然反戈一击,转而进攻张勋。为了自保,陈光远还在给冯国璋的电报中说,他赞同复辟是张勋的威胁和谎言。这话肯定不可信,因为张勋曾说过,大意是:复辟之前众督军都支持,复辟真的实行了,全都背信弃义,别人就算了,就连朝夕共谋的陈光远、王士珍......居然也反对。

张勋复辟失败后,冯国璋代理大总统,陈光远因倒戈有功,非但未受罚,反而被冯国璋派到江西任督军,从此成为了一方军阀。

1920年冬,张宗昌(著名的狗肉将军)打算赶走陈光远,接任江西督军。陈光远立即行动,策反了张宗昌的一名团长,所以在随后的战争中里应外合,陈光远大胜。

直皖战争和直奉战争中,陈光远也是见风使舵。当时曹锟、吴佩孚得势,陈光远便每月分别送给曹10万元,吴5万元,因为当时他感觉曹的势力更强,但随着吴的势力不断加强,陈光远把给曹的10万减为5万,再后来5万也不给了。而当他感到吴的势力也在下降时,那吴的5万他也不给了。当然这也引起了曹、吴的不满。

当奉系势力不断增强,陈光远便专门派人给张作霖送生日礼物,以示讨好,此时陈光远和张作霖根本都不认识。

后来,曹锟决心要将陈光远从江西挤走,便派蔡成勋带着一个师的兵力来到南昌接管江西。老谋深算的陈光远很识相,知道斗不过此时的直系老大曹锟,所以立刻答应,并推辞了进京上任卫戍总司令的官职(他知道这是鸿门宴),宣布下野不问政事,以明哲保身。

陈光远下野后,张宗昌这时也已经东山再起,放话要找陈光远算旧账,陈光远十分惊慌。于是便宴席招待张宗昌,其间说尽好话,而且居然向张宗昌作了三个揖,彻底服软,还给了20万元的支票。

由于出身贫困,所以陈光远对钱财看的很重,下野之前,利用购买军需物资为名,中饱私囊。而且他头脑灵活,利用贪污的钱投资于实业、金融、地产、黄金、证券等等,最终获得巨资。

陈光远官场多年,深知人脉关系的重要,同时也是为了自保,他让子女与军政要人联姻,比如,长子娶龚心湛(曾代理国务院总理)之女,二子娶巨商黄丹甫之女,三子娶盐商李颂臣之女,四子娶张锡元(曾任察哈尔都统)之女,五子娶潘馥(曾任国务院总理)之女,六子娶张勋之女,七子娶孙传芳之女。由此,陈家家门鼎盛,蔚为显贵。

陈光远作为军头,既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打过什么硬仗;作为地方最高实权人物,既没有为民谋利,也没有造福一方。但其最大的本事就是善于钻营,深谙为官、做人、获利之道。他每每审时度势,见利忘义,摇摆不定,间于齐楚,把个时局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不惜背叛自己的盟友、朋友,甚至为了保身可以低三下四,讨好奉承自己的敌人。但这般没有气节之人,最后却成了人生的赢家。

当今,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一个以结果论成败的时代,一个以金钱论结果的时代,什么节操,什么骨气,在厚黑学面前都只能作为笑料。虽然传统上的道德观念还在,但这种旧式道德在利益面前已经没有了抵抗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可以用一万个理由说服自己向利益和金钱缴械。当传统道德不能作为新时代为人处世的底线,那陈光远永远会作为榜样被为官者学习崇拜。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