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跑路(第一百五十二天)

2019-02-05 17:33:31

写之前我先查了一下跑路的意思,普通话中的“跑路”。意思是指因做了坏事而被警察通缉、或是因某些原因(如欠钱、负债等)而被黑道分子追杀(或被地下钱庄追讨金钱)、或起了贪念想把(非法)集资据为己有,而不得不逃走,先闪避一阵子,类似这种情况下的“逃跑”就叫做“跑路”。很明显是一个贬义词。

前天从医院赶回家,从湖南到江西,社港镇是一个偏远的浏阳北乡乡镇,上栗镇却是上栗县的“市中心”,可奇怪的是出社港镇感觉特别拥堵,而进上栗县的时候反倒感觉不到任何的堵车情况,甚至比往日还更畅通。

我和老婆开玩笑说,是不是上栗人好多都“跑路"了,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堵啊。其实我也不是随口这样说的,而是周围亲戚朋友讲述的一些例子让我想起了这么一句玩笑话。

更多的原因是年前看到我们“微上栗”公众号发了一篇关于上栗禁燃的官方通知,底下排队特别整齐的留言“呵呵”,我知道对于上栗人来说,已经无法找到其他词来表达那成千上万的“草泥马”了。

我有印象开始,就听别人说我们上栗主要靠“一红一黑”发展经济,“红”就是烟花爆竹,“黑”就是挖煤,挖煤我了解的不多,但很早以前基本就在国家的规范中被规范掉了,让上栗经济变成完全靠烟花爆竹来支撑了,我周围的亲戚朋友同学百分之八九十都和从事烟花爆竹有关,有钱的就是开厂的老板,没钱的肯定是在他家作坊里做事。就我外婆家这二三十年的主要经济来源都是靠做一些与鞭炮相关的事。

我不论燃放烟花爆竹对空气的污染,因为我根本无法强词夺理的说烟花爆竹其实可以净化空气。但我也确实清晰的记得曾经每年春晚最后烟花爆竹是和李谷一的《难忘今宵》一起亮相的。

我从不过问政治,作为烟花爆竹的产地,领导带头禁燃,这种觉悟与高度确实让人“敬佩”,对于自己唯一的外销产品自己都不玩了,还期待别人去玩?这一点我反倒有点敬佩鸿茅药酒的产地领导了,对于一个全国倒戈的假酒,当地还能不顾一切的去挽救。

想起这两天看《厚黑学》,李宗吾说关于厚黑第一大原则:于私利越厚黑(脸皮厚,心黑)你就会越被人唾弃,而于公家的利益越厚黑越会被人敬佩。其实相反的道理,为了自己的私利,越不厚黑越让人敬佩;而为了公家的利益,越不厚黑就显得越猥琐了。上栗的领导禁燃是不是就是这样违反《厚黑学》的原则了,凑禁燃的热闹,然后被所有上栗人用“呵呵”给喷了。

去年回来,一上栗老友开玩笑说“我们现在谁身边没几个跑路的亲戚朋友”,他们不是杀人放火的原因跑路的,主要的原因都是借了钱跑路的,对于这个群体更多的人总觉得这群人是好吃懒做造成,这当然是个体的原因,而整个上栗的经济与文化是不是环境原因。去年就听说有借高利贷自杀的。大过年的跑路又是一种多么凄惨的感受,我想没人想这样做。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可能是一个提问者,“你行你上”我是做不到的,我总觉得浏阳和上栗同样是从事烟花爆竹生产,虽然现在确实都不好做了,浏阳总是一片繁荣之貌,而家乡总是显得有些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