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厚黑学精髓:落魄时要“厚”,辉煌时可“黑”!

2018-06-29 01:28:27

何为人?是为忍!君子能忍,必成大器!

春秋时期,浙江江西一带有一个国家,被称之为越国。

春秋末期,越国国君允常与吴国发生矛盾,常年互相攻伐。

允常死后,越王勾践继位,至此,勾践传奇的一生便开始了。

落魄时要“厚”,“辉煌时可“黑”

推荐阅读:

勾践继位第三年,由于决策失误,被吴王夫差击败,仅剩5000兵马退守于会稽。

这时,勾践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以仅剩的5000兵马和吴国拼个鱼死网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要么,向吴国求和,并入吴国为臣,保留性命,韬光养晦。

说的简单,但其实第一种选择也就是为了保留气节而选择死,第二种则是为了保留性命,而放弃尊严。

勾践选择了第二种方法,因为他知道,他不能死,因为他还没有完成父亲允常伐吴的宏愿。

勾践收买了贪财好色的吴国太宰伯嚭,让其向夫差进言,“如果继续攻打越国,结果一定是勾践杀妻灭子,焚烧宫室,与吴国决一死战,到时候越国上下同心,很难从中获利。”

夫差听从了伯嚭的建议,赦免了勾践,并从越国撤军。

勾践五年,勾践与文种、范蠡向吴国臣服。

君子忍人所不能忍,方能为人所不能为

到了吴国之后,勾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光着身子,跪在台阶上向夫差行大礼,“臣子勾践,不自量力,得罪大王,罪该万死,大王宽宏大量,赦免于我,让我有机会能做你的奴隶,实在是我的福气,我心中十分感激。”

从此,勾践换上了马夫穿的衣服,一天到晚锄草、养马、除粪、扫地。他的生活很苦,却没有半句埋怨,因此夫差很满意。

忍都是有目的的,佛的忍是为了成佛,了生死,目的极为堂皇。

而另一种忍,是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惜极端的压抑人性,掩饰真我,忍人所不能忍,最终狠常人所不能狠。

勾践便是这样的人。

他在锄草时,养马时,扫地时,除粪时,都没有忘记复仇的愿望。

昨天还在享受别人的侍奉,今天却要侍奉别人,这样的反差却能面无改色。

谦恭的表现让夫差越来越轻视自己,彻底放松警惕,信任自己。

但是这对勾践来说,还远远不够,他想要的不只是夫差的信任,他想要的是能够重回故土,掌握权力,他要复仇。

他需要一个契机,让夫差完全的信任他,相信勾践是最忠诚的奴隶,相信勾践再无反叛之心。

人的生命中,机会总是会随时光临,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够发现,是否愿意和敢于把握,勾践把握住了。

夫差生病了,三个月都没能治好,医生们都束手无策。

勾践意识到,机会来了。

他请求去探病,正好遇见侍从端着夫差的排泄物出来。

勾践立马请求“请尝大王之溲,以决凶吉。”

于是果断的“以手取其便而尝之”。

这时候勾践是什么样的表情?是痛苦不堪,还是冥思品味,还是在想大事已成?

这些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这件事后,夫差完全信任了为自己的病情而尝大便的勾践,并将其送回越国。

回国后他委托范蠡建城作都,每晚睡在柴垛上,在房门口挂一个苦胆,每天都要舔一舔,卧薪尝胆,不听音乐,不近女色,念念不忘复仇。

勾践在吴国做奴隶时,充分发挥了“厚”的精髓:你可以随便侮辱我,但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一定是谁笑到最后。

厚黑学的“厚”,是卧薪尝胆,而不是夹着尾巴做人。

厚黑学的“厚”,是有目的的隐忍,而不是一味的懦弱。一时的隐忍为了获取长远的发展,才是厚黑学的“厚”。

后来,勾践终于灭了吴国,但这不是我们要讲的重点,重点是勾践灭吴国时的黑。

第一黑:削弱敌人就是增强自己。

回国后,勾践挑选出一批有特殊本领的美女(这里面就有西施),送给夫差,使其沉迷女色,不理朝政,消磨斗志。

派能言善辩的人去拍夫差马屁,并花言巧语扰乱他的决策。

又送给吴国大量木料,使夫差大肆修建宫殿,耗费吴国人力物力。

再高价收购吴国粮食,使其粮库空虚。

第二黑:挑拨君臣关系,除去吴王臂膀。

夫差征服勾践之后,急于进军中原,试图率领大军攻打齐国。

士大夫伍子胥多次劝诫夫差想要攻打齐国,一定要把越国灭了。

勾践便以金银珠宝和美女贿赂太宰伯嚭,让其挑拨伍子胥和夫差的关系。

第三黑:说翻脸就翻脸,趁你病要你命

勾践暗中收买吴国大臣,加上美人计,以及自己表现的忠诚,使夫差完全信任勾践。

夫差把大后方暴露给了越国,自己带领大兵攻打齐国,只留下了老弱病残和太子在吴国。

勾践乘机伐吴,击败留守的老弱病残,杀死吴国太子。

第四黑: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勾践灭吴后,范蠡深知勾践为人,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于是驾一叶小舟飘向远方。

并且给文种留了一封信,劝文种也早早离去,信上是这么写的,“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

可惜文种自觉功高,不至于如此,收到范蠡的信后,没有选择跑路。

勾践虽然很清楚文种的为人,但自觉在吴国期间及复国过程中做过很多为人不齿之事,而恰好文种对此又都了如指掌,如果还让这个人活在世上,难保某天不会被天下人知晓,自己这张老脸到时还怎样面对国人?

所以,勾践决定铲除文种,他把文种传唤到宫中,和他说,“先生当年教给我伐吴七术,我只用了前三条,就伐吴成功,剩下的四条都来不及实施。不如这样,你把这四条带到地下献给先王,让他试试效果如何?”

文种听后万分后悔没有早点离开,自知没有退路,遂拔剑自刎。

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处人所不能处,方能为人所不能为。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纵观古今,凡成大事者定是能厚能黑之辈,

有人顺应时代而改变时代,有人作茧自缚却又破茧成蝶,有人不鸣则已但一鸣惊人,

他们用身体力行诠释了“厚黑”的含义:

立大志者,需以“厚”处世;成大业者,需靠“黑”显才。

“厚”是遇锋芒时的避让,退一步海阔天空。“黑”是看时机而动,英雄视时机而动。

厚黑结合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