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谁不是庸俗的,谁就是虚伪的

2019-02-18 19:43:14
TAG:

我本可以写一些你们喜欢的文章,迎合你们,迎合大众,迎合这个社会,但是,我不,我要把这个世界撕开了给你们看。

作者:孤另另,一个摇滚狂热分子、自由理想主义者、热衷跑步与文字的热血青年。

如果可以一个人生活,解决生存的担忧,他宁可做个隐士。但所有的隐士,都有一个通病,因为不愿融入现代社会,而丧失了社交的本领。一旦进入了社交关系,他可能就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各种虚伪伪装,不得已又退回当一个隐士。

这种逃避,让隐士多了一个身份,叫隐居。隐居者,不喜欢被打扰,按照自己的意志独行。他不一定是一位高人,即便他通晓道家、儒家,修得一副道貌岸然。但他的弱点,就是无法进入这个尘世。我们可以假定,一位满腹经纶的人,如果无法适应社会,那么,他的理论将无法在实践上得到应用。所谓地“道理”,道是理论,理便是真理。如果道理不在实践中产出,就不是真理。

这让我联想到了一本很少被人拿出台面来说的书——厚黑学。厚黑学之所以流行于私底下,只是因为他不符合道德规范,但是却是在实践中产生的真理。比如我们说到“真诚”,如果按照道家的话,真诚就是真诚。如果在厚黑学里面,真诚就要分场合、对象,然而这就不真诚了。但是只有在实践的过程中,我们才能知道谁是谁非。

道家、儒家,很多名言真理,都是拿来当作门面的表彰。当你切入他的生活,很容易能看出他背离这些言论的距离。所以,在西方人看来,中国人虚伪,并且在中国人看彼此,也虚伪。几千年的中华文化流传下来的经典,却被我们拿来当门面,让很多真正研究学术的人感到失望。追本溯源,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当时在写这些书的人,在传道的时候,的确是本着他的初心在做这些事,只不过任何美好的真理,在人性的贪痴嗔面前,都是软弱的,经过几千年的熏陶仍然无法改变。

传道者,在传授这些言论的时候,发现了现实受阻。孔子创立的儒家,在当时也得不到认可。过了几百年之后,后人才拿来当教学范本。为什么明知道孔子当时周游列国都无法说服君主接受,而后人却愿意沿用。这当中就此产生了表里不如一的原因。因为,有太多人愿意标榜自己名誉,而又有些人愿意相信他,所以,这些学说就流传到了至今。

不虚伪的说,这些学派流传至今,绝不是因为他对人类自己产生了真正的作用,最多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或教化罢了。而如果没有这些学派的产生,人类自身也会梳理出一套教化的理论去应对社会的规则。而之所以流传到了至今,就是被很多人拿来标榜,拿来美化自身。很多人觉得中国人缺乏信仰,认为西方世界才是信仰的虔诚者。当你看到美国近几任总统做的事情,你还会觉得西方人真的有信仰吗?如果连总统都是黑厚学的崇拜者,人民会是忠实的信徒吗?他们基督教的昌盛,相对于我们的道教、儒教的小众,只不过他们因为不同环境、政治原因,光环上升到了世界的尖端。

很多人在高呼注重灵魂和内心的时候,仍然无法放弃对颜值的追求。即使你明了内心和才华对于一个人有多重要,但是你的审美始终欺骗不了自己。即便是因为对方的好、对方的背景,而接受了这场婚姻,但是爱情一定是在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产生了,往后产生的只能是感情,绝不是爱情。

这个世界说到底是庸俗的,世俗的,每一种高于人性的事物,都只能是精神享受。而精神享受不能永久满足人根本的需求。而有意去压制那些在你看起来庸俗的事物,很可能是一种逃避和无能。真正的勇士,应该不是选择其一,而是两倍兼备。

如果你有一天想不开了,就给我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