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马云三刷、盛赞今年奥斯卡最佳《绿皮书》,为什么?

2019-03-03 23:27:37

试论马云与《绿皮书》之间的三个连接点。

2月25日晚上,我在位于北京悠唐购物中心的保利博纳影院参加了今年奥斯卡新晋最佳影片《绿皮书》的中国首映礼。

最大的意外,倒不是来自电影本身——这是一部好看、温暖、叙事精细、表演精彩,但也因为十分工整而并不太有意外的电影。

最大的意外是,居然发现马云、柳传志也在场。从他们映后的发言看,两位大佬平时应该也很爱看电影……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当然,马老师来看《绿皮书》,同时也是工作。因为,这是阿里影业参与投资、联合出品的电影。

去年,阿里影业总裁张蔚在安培林电影公司慧眼识珠,一下子就相中了这部电影,力荐给董事会和马云,所以到这回首映礼观看,马云已经是三刷。

马云坦言,这次首映礼已经是第三遍观看该片了。

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阿里影业不仅参投了本片,还将影片推荐给了华夏电影进出口公司引进中国,然后,在奥斯卡揭晓的当晚,做了中国首映礼。

颇有意味的是,当中国电影屡屡“冲奥”失利时,中国电影力量却以联合出品的方式,“冲奥成功”了——

除了最佳影片外,《绿皮书》还获得了最佳男配(其实是“双主戏”)、最佳剧本两个含金量极高的大奖。

所以当天在现场,柳传志毫不保留地对马云的投资眼光表达了钦佩与赞叹,“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国宝,我真想打开他的脑袋看看,到底是怎么长的”。好吧,赤裸裸地,一个大佬对另一个大佬的当众表白啊!哈哈。

首映礼上,柳传志和马云都盛赞了这部电影,具体说了啥,我先卖个关子。我后来想了想,他们会如此喜欢这部电影,甚至阿里会决定投这部电影,一点不意外。

这一次,我打算换种方式来写个“非典型影评”。

请放心,本文已尽可能地减少剧透。

看一个人喜欢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大体是能看出一个人的灵魂底色的。

比方说我有个男性同学(鉴于我不少同学都关注了我的公号,我就不说是小学还是中学、大学了,哈哈),他大概从中学时代就开始热衷于历史宫斗大戏,大学时代开始痴迷《厚黑学》、以及官场厚黑学系列丛书,果然,他后来就走了仕途。

好了,那么喜欢《绿皮书》的人,尤其是男人,通常会有哪些特点呢?

首先,得是一个十分乐观的人吧。

如果把《绿皮书》人格化来形容,乐观大约就是它最突出的气质。

它对种族歧视矛盾的弥合,跨阶层友谊建立的可能性,凭借爱、沟通和理解去实现社会大同愿望的可能性,都有着无比的乐观态度。

而这也恰恰是《绿皮书》最受一些“犀利深刻”的影评人诟病之处。

看看我们身处的真实处境吧:

虽然黑人的权力与处境的确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如今的世界上,其它种族、民族、信仰间的矛盾、战争,却愈演愈烈;

而在一个哪怕是高度发展了的社会里,社会阶层间的分化、隔阂正日趋严峻,阶层间的流动性几乎快要凝滞,别说建立跨阶层的友谊了,即便是同一个阶层间的人们,也存在着各种鄙视链与勾心斗角啊——美国著名的真人秀节目《比弗利娇妻的真实生活》、以及我在之前文章里提到的《我是个妈妈,我需要一个铂金包》(作者:耶鲁大学人类学博士薇妮斯蒂·马丁),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些难堪、粗鄙的部分,当然不是人类社会的全部,但悲观的人和乐观的人,看待这些凛冽坚硬的存在,态度会是截然不同的。

悲观者,大体不太抱改善的希望,他们会更愿意抱怨现实,但却没有动力想要去改变现实——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嘛!

乐观者,却会觉得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社会可以变得更好,而我正是、或者可以是那个能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力量之一。这类人,不论曾经遭受过怎样的挫折,对世界、对自己,终究是抱有巨大的希望与信心,相信明天会更好。就像《绿皮书》里描绘的那般。

而这中间,还有一种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他们通常对人的根性、人类的命运与世界的未来,不抱太大指望,更接近认同“我们和世界,都是苍凉的存在”,但在这层苍凉底色之上,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会有那么一些悲壮的英雄情怀,尽管这世界并不会真正好起来,但我们仍要努力让它好上那么一点。他们的那份努力,会因为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所以就带了些悲壮。他们的笑声,也从来都不是恣意轻快的,外人听着,也会觉得始终有块石头压着那笑声。

这类人,通常都去搞艺术、搞创作去了。写评论的人里,最多这一类。

马云和柳传志显然都不是第三类,也绝不会是第一类。悲观底色的人怎么可能去创业。敢去创业的人,那一定都是乐观地相信自己终会创业成功啊!信念和勇气,部分来自理性的判断,但大部分其实来自于乐观的天性。

当年,马云高考连续失利,屡败屡战,创业又接连受挫,再屡败屡战,而且,他还从来都没有外形上的优势,可你看看他创办阿里巴巴初期指点江山、剑气长虹的那个气势,若没有极度的乐观主义精神和自信做底,怎么可能。

所以你看马云经常会笑出各种表情包来,堪称中国第一“表情帝”,但你能想象公共知识分子许知远或者梁文道那么笑吗?

所以我几乎可以预想,以批判社会为己任的公知许知远和梁文道,很可能是会觉得《绿皮书》太甜了一些,少了些深刻、犀利和后劲儿,更是好莱坞炮制给这个世界的一锅温情励志鸡汤。

所以呢,这另一方面也说明:马老师择业正确。他做公知,多半是不成的,但做企业家就太合适。

除了乐观之外,还能在马云和《绿皮书》之间看到什么共通点呢?

性格中有悲观底色的人,是很难真正浪漫的。当然,这也要看怎么定义浪漫。

在我这里看,真正的浪漫,首先得要百分百地愿意相信“浪漫”这回事儿,然后是,创造浪漫、百分百地沉浸于浪漫。

可悲观底色的人呢,他们不是不懂什么叫浪漫,也不是完全不渴望浪漫,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他们骨子里已经根本不相信人类还有真正的浪漫。他们觉得他们能够欣赏和经历到的一切,都已经是打了折的。

不能尽兴,何来浪漫。

所以,我始终觉得《绿皮书》里最浪漫的人,不是最有天赋、肖邦谈得极好的钢琴家,而是信奉人生就是要尽兴,玩要尽兴,工作要尽兴,吃也要尽兴的托尼。尽管,他最初连给妻子的情书都写不好。

教他写情书的唐,他的浪漫,来自于文化的教养和修辞的技巧,是人类文明包装雕琢之后的“浪漫”——当然这也是浪漫的一种,可托尼的浪漫,却更本真、质朴,直达本质。他更多是通过乐观的天性直达浪漫。

我喜欢他像个孩子一样,像能在肯塔基州吃肯德基炸鸡这样一件小事儿就会让他无比开心,而最后这份快乐也感染并改变了原先拒绝炸鸡的钢琴家。

真正的浪漫主义者,身上通常都有些孩子气的。

成年人,已经太习惯恪己守礼,被文明教化得自我束缚太多,还怎么尽兴,怎么浪漫。

所以,浪漫的最高境界,首先得是去成人化的。愿意去体会、相信和创造成人不太相信,看不到甚或看不上的一些东西。

而马云的身上,还是存有孩子气的那种浪漫的。

“成年人”,尤其是一个功成名就的“成年人”,大体做不出屈将大佬之尊,在公司年会上穿起“娱乐性”极强的服装,来一首“娱乐性”极强的歌。

以他的声名,与其说此举是在娱乐大众,不如说是在娱乐他自己。

这是他心里认为的好玩和浪漫吧。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马云在公司年会上穿起“娱乐性极强”的服装进行表演

而《绿皮书》恰恰正是拥抱这种简单的浪漫的。

影片通过唐的观念和行为的转变,来赞美了托尼所代表的那种本真、简单、尽兴的快乐与浪漫。

生命中的浪漫,并不是只能来自于高雅的艺术或者如诗的情书。

当然,《绿皮书》是想要告诉我们,两种浪漫都很好,可以和平共处。不应有浪漫的鄙视链,就像人和人之间,不论种族、阶层、信仰、教育、文化背景,都不应存在鄙视链。

无疑这是十分浪漫化、也理想化的期望。

通常,成年人不会这么相信,只有孩子才会这么相信;悲观的人不会这么相信,只有乐观的人才会这么相信。

浪漫,需要一种敢于相信的力量。

马云和《绿皮书》之间第三个共通点是什么呢?

对大众需求和趣味的准确把握。

我第一次遇到阿里影业的总裁张蔚时,是大约三四年前她在伦敦参加BFI主办的一个电影论坛。她发言中有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

她说,马云开会时和他们讲,未来的投资方向主要是两个,Health and Happiness。

这两大追求,大约是跨阶层、跨种族、跨文化、跨地域的人的共同追求了吧。

《绿皮书》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无疑是一部阅后即愉的喜剧。它温暖,它乐观,它给人希望,它浪漫。

如果说《绿皮书》是一个寓言,那么极端抽象一下《绿皮书》的故事,这就是一个关于冲突以及解决冲突,最后冲突双方和谐共融共荣、皆大欢喜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在哪个时代,都有可参照当下的“现实意义”。

在这并不那么如意的世界里,大部分人都不会拒绝一碗如意的鸡汤,来一场精神按摩。如果生活有些苦涩,各方都会希望来点润滑剂。哪怕只是一次短暂的银幕解决。

所以,这基本是一个能超越种族、文化、阶层藩篱,人人可看的电影,一个能够在观众中获得最大公约数的电影。

所以,《绿皮书》不仅赢得了人心,也赢得了奥斯卡。那是奥斯卡长期喜好的一种重要口味。

作为一个把企业做到如此规模的成功企业家、作为中国最杰出的“产品经理”之一,马云必须是对大规模的群众需求最敏感的人之一啊,深谙群众痛点或者痒点。

这样的人,通常也会具有很强的共情能力。

当然,我也相信,马云首先是因为我前面提到的两个特质,自己就先被这样的电影由衷地打动了。因为分析之后不难发现,他的确是更容易被这类电影打动的观众。

所以他在首映礼上说,他每看一次,“都被其中的希望、人性和温情所打动。”

最后,我自己是很推荐大家看这部电影的。

因为,就如电影里所展现的那样,生活纵然不乏苦涩甚至操蛋的那部分,但我们还是可以选择乐观的面对,有一份相信,并尽兴地过好珍贵的每一个此刻。

事实上,影片中黑人歧视的问题的确也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不是吗,尽管过程颇多艰难曲折,尽管还有路途要走。

而关于人和人之间,如果你愿意,足够自省,即便不能完全克服自己的偏见、狭隘与小我,能因为这电影生出这样的意识,这便是改变的希望所在。

这就是《绿皮书》之于我们的意义。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推 荐 阅 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