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厚黑学之立世之本:柔竹可以敌强风,以柔可以克刚

当你碰到比你弱的对手你可以气势汹汹一举打败,可当你的对手十分强悍的时候就不要取那种以鸡蛋碰石头的硬对硬的方法了,要知道,柔照样可以克制刚强,求人办事照样可以运用这招。

在不能采用强硬手法的时候,绵力相迎,以柔克刚,抓住对方要害,软就软到底。

唐朝刚刚平定安史之乱的那会儿,仆固怀恩却在北方纠众反叛,屡屡攻城夺野。唐代宗令声望卓著的郭子仪为副元帅,,率军平叛。郭子仪令其儿子郭希以检校尚书的身份兼行营节度使屯兵在分州。分州地方的一些不法青年,纷纷投在郭希的名下,然后以军人的名义光天化日之下在集市上横行霸道,要是有人不满足其要求,即遭毒打。分宁节度使白孝德因惧怕郭子仪的威名,对此提都不敢提一下。白孝德的下属径州刺史段秀实感到事关唐朝安危和郭子仪的名节,毛遂自荐请求处理此事。白孝德立即下文,令他代理军队中的执示官都虞侯。在段秀实上任不久后,郭希军队中有17名土兵到集市上抢酒,杀了酿酒的工人,摔坏了不少酿酒器皿。段秀实布置士卒把他们统统抓来,砍下他们的脑袋挂在长矛之上,立在集市示众。

郭希军营看到此事,所有军人为之震动,全部披上了盔甲。段秀实解下身上的佩刀,选了一个行动不便的老者,给他牵马。径直来到郭希军营门口。披甲带盔的人都出来了,段秀实笑着一边走一边说:“杀一个老兵,何必还要披甲带盔,如临大敌?我顶着头颅前来,要亲自由郭尚书来取!"披甲士兵见此情景,惊愕不心、本以为要进行一场硬拼,见到这样的情形都纷纷给他们让路。

见到了郭希之后,段秀实说:“郭子仪副元帅的功劳充盈于天地之间,您作为他的儿子却放纵士兵大肆暴逆。如果因此而使唐朝边境发生动乱,这要归罪于谁呢?动乱的罪过无疑要牵连到郭副元帅。而今分州的不法青年纷纷在你的军队中空挂了名号实际上借机胡作非为,残系无辜百姓。别人都说您郭尚书凭着副元帅的势力不管束自己的士兵,长此以往,那么郭家的功名还能够保存多久?”

段秀实自作主张捕杀他的士兵这件事情本来让郭希心感不快,现在见段秀实完全不作防备闯进军营,并对他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一?番话,顿感段秀实完全是为保护郭家功名而做,马上就改变了原来的强硬态度。郭希对段秀实拜了又拜,说:“多亏您的教导。”喝令手下人解除武装,不许任何人伤害段秀实。

为了让郭希下定决心管束军队,段秀实干脆一“软”到底。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还没有吃晚饭,肚子饿了,请为我备饭吧。”吃完饭后又说:“我的旧病发作了,需要在您这里住一宿。”这样,段秀实居然在只有一老头守护的情况下,在充满敌意的军营当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郭希虽然答应了段秀实的要求,但又怕愤怒的军人杀了这个不作抵抗且又有恩于己的朝廷命官,心里十分紧张。于是一面申明严格军纪,一面告诉巡逻值夜的士卒严加防范,借打更之便切实保卫段秀实的安全。

第二天,郭希还同段秀实一起到白孝德处谢罪,经历了这件事情后郭希的军队纪律严明,谁也不敢再肆意作乱。

这里段秀实实际上就运用了以柔克刚的做法,他绝对不是郭希的对手,不与郭希硬碰硬,因为这样做只会导致两败俱伤,最终只会使自己处于劣势,所以他带了个老者亲自去解说道理,使郭希终于能够有所领悟。

求人办事情的时候,如果对方强硬的话就采取柔的策略,柔竹能克强风,柔是可以感化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