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以前羡慕所有人,现在只想做自己

2018-07-03 11:20:01

小时候,班级里有一个孩子,父母离异,没人管他,整天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潇潇洒洒。

没错,我很羡慕他。

每当周五一起去黑网吧,玩上两个小时,我就不得不回家,不然等待我的就是一场男女混合双打,而他却可以玩个通宵的时候,我羡慕他。

每当犯了错误,我们需要叫家长,而他压根没有家长可叫,所以老师们都不怎么管他的时候,我羡慕他。

每当寒暑假,我们需要在家长的监督下老老实实的预习复习功课,而他可以随意玩耍的时候,我羡慕他。

以前,我想变成任何一个人,除了我自己。

——今天起床超级早的曹默

以前羡慕所有人,现在只想做自己

推荐阅读:

高中有一篇课文,叫做《逍遥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大鹏鸟可以飞到九万里的高空,翅膀随便摆动就可以激起浪花三千里。

鸠鸟只能飞到树上,而且飞一会儿就得休息一下。

但是鸠鸟无需羡慕“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因为大鹏每飞一次就要借助六个月的风,每年只能飞一次。

大鹏也无需羡慕鸠鸟的自由自在,因为鸠鸟一生也看不到大鹏所看到的风景,所到达的高度。

你的人生纵有千般好,也不能让我羡慕,你有你的精彩,我有我的美妙。

高中的时候总是羡慕早早辍学打工的人,总觉得他们离开了学校这座牢笼,奔向了自由自在的领域。

只有自己走出校园,面对社会的压力时,才知道,原来学校不是牢笼,是人生中最后的一段天堂,

我们总是羡慕别人,讨厌自己。

我们都有病。

每个人都是远视眼,别人生命中的一点微光,便觉得是太阳;我们又是近视眼,从来看不到自己的发光发亮的地方。

我们习惯于羡慕别人的生活,仰望别人的幸福,似乎别人的就是最好的。但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或许你羡慕的那个人,也在羡慕着你。

你所能看到的光鲜,哪一个背后不是沧桑或者肮脏?

两个相同的鱼缸里,分别有两条鱼,他们在自己的鱼缸里看对方,都觉得对方的鱼缸比自己的大。于是,他们调换了鱼缸,可是换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两个鱼缸是一样大的。

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类似鱼缸里鱼的思维:他们往往是羡慕别人而忽略了自己,总以为别人的东西一定比自己的好,便千方百计想要得到别人的东西。当他们真正得到了令自己羡慕不已的东西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羡慕不已的东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于是开始后悔。

这种人总是吃着嘴里的想着碗里的,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看到别人唱歌唱得好,收获了一大批小迷妹,就跑去学唱歌;看到别人画画的好,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就跑去画画;看到别人篮球打得不错,经常和领导一起打,就跑去练球......

如此下去,最终什么都学不会,无异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一个人的不幸是从羡慕别人的人生开始的。过分关注别人田地里的稻谷,自己的田地反会荒芜。

细数娱乐圈没有黑点的演员,胡歌绝对是其中之一。

2015年的《琅琊榜》《伪装者》让胡歌满载美誉,演艺事业再次走上巅峰。可是就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他选择了暂退演艺圈,去往美国进修导演。

很多人不能理解,说“你那几个戏播完,片酬立马翻了几倍,这时候不继续拍几部戏,损失很多啊。”

胡歌却说,“永远都有比我片酬高的人。”

一位采访过胡歌的记者说:“胡歌是一个对自己的事业发展相当有想法的人,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在做什么,在第二次大红之后还能找到正确的方向,不忘初心,现在浮躁的娱乐圈已经很少有人能做到了。”

一个人最大的底气,就是懂得追寻自己的内心,找回真正的自己。

有的人渴望着稳定,有的人向往着自由,甚至是更大的舞台,但无论做何种选择,生命力不能被削减。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享受着社会的冲击与激荡,最不能迷失的就是自我。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看上去那么简单。人各有命,命运自定。有人选择奋求上进,有人选择自甘堕落。

脚下的路,如果不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旅程的终点会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你会走到哪儿,你会碰到谁,都不一定。与其过着一个未知的生活,不如多多做自己想做的决定。

卞之琳说过一段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与其观望他人,不如珍视自己。人生不同路,幸福千万种,无需观望他人,自己亦是风景。

以前羡慕所有人,现在只想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