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厚黑学》相关粉丝资讯

【玫瑰叔品冰火】五王之战(四)卢斯·波顿的厚黑学

五王之战第四期,为您带来卢斯·波顿的(职场)厚黑学,详细分析原著中波顿叛变的三个原因和四步好棋,他讨好泰温,拉拢佛雷,葬送掉忠于罗柏的军队,明明字字句句写的都是背叛,读者却难以发现真相。北境最可怕的人当之无愧,小剥皮拉姆斯比他差得太远。

视频版:

文字版:

大家好,这里是玫瑰叔品冰火,我是玫瑰叔。

今天我们继续聊五王之战,这是五王之战系列的第四期了,也是我这个品冰火系列总第二十四期。

前几期呢,我们说了蓝礼和史坦尼斯这两兄弟的斗争,今天呢,我们继续讲回罗柏的北境军队,或者说叫北境和河间地联军吧,和泰温公爵的对抗。

这个我们之前也讲过啊,罗柏分兵两路,西路由他自己率领六千骑兵,一路南下,解了奔流城之围,还抓了詹姆这个人质,然后跟河间地联军汇合了,坐拥奔流城。

东路呢,他让卢斯·波顿率领一万七千以步兵为主的大部队,在绿叉河东岸牵制泰温公爵。

然后我之前也讲了啊,在第一季的时候,就打了一场绿叉河之战,泰温虽然赢了,但是呢确实也被卢斯·波顿牵制了注意力。这一仗其实卢斯·波顿这边损失还挺惨重的啊,一万七千军队大概剩了一万出头吧,然后他往北撤到了颈泽这一带,在这守着不让泰温再往北打。

泰温也没有往北打啊,泰温就回到赫伦堡,在这坐镇,率领他的三只疯狗,还有他的两万大军,在赫伦堡这观望。

后来呢罗柏往西挺进,去打西境了,泰温终于坐不住了。

这个我们之前讲艾莉亚的时候也讲过啊,艾莉亚在赫伦堡开始还远远地看见过泰温公爵两次,后来泰温呢就率兵出去了,就是去西境,想去打罗柏,然后把自己的(除魔山外)另外两条疯狗留在了赫伦堡。

然后我们也讲过,卢斯·波顿,他后来呢,就一直在赫伦堡的附近这块跟泰温公爵隔河相望。泰温走了之后呢,卢斯就策反了瓦格·赫特的勇士团,还派了一百个北境人假装俘虏去赫伦堡卧底,然后在艾莉亚的帮助下,成功地取得了赫伦堡,未损一兵一卒,还处死了泰温大人的第二条疯狗亚摩利·洛奇。

到这呢,我可以说罗柏这分兵两路一条明线,一条暗线,明线就是罗柏自己那一条,因为有凯特琳这个POV角色在他身边一直看着,但是在东路,卢斯·波顿这一线呢,我觉得可以算是一个暗线,因为没有一个POV角色跟随,只在赫伦堡的时候,我们通过艾莉亚的眼睛,看到了一些卢斯·波顿的行为,算是窥豹一斑吧。

那么今天我就好好聊聊卢斯·波顿这个人,就是他到底为什么最后会叛变史塔克家。

卢斯·波顿这个人呢,我觉得可以算是罗柏手下最老谋深算,或者说老奸巨猾的一个将领吧。他今年四十多岁,外表看起来也很年轻,身材呢也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长的呢也不帅不丑。他最大的特色是皮肤苍白而柔软,而且两个眼睛,两个眼睛是颜色特别浅,瞳孔看着像两片冰一样,特别浅,让人看了觉得挺害怕的,挺渗人的这么一种感觉。

他说话轻声细语,但每次他说话的时候呢,满屋子人都会安静下来,静静听他说话,就这么一种很威严的感觉,一般人做不到这种程度啊。他最大的爱好呢,就是用水蛭吸自己的血,经常换血。他还说过:经常用水蛭放血是长寿的秘诀。好像还挺会养生的啊。后来北境的芭芭蕾·达斯丁夫人还评论过,说卢斯·波顿是用水蛭吸走了自己所有的热情,他是个没有感情的人,就可以说是冷血吧,不知道有没有必然联系啊,不建议大家尝试和模仿。

然后来说说卢斯·波顿在前面的一些事情啊,在卷一的时候,他可以说非常不起眼。当罗柏开始召集封臣的时候,卢斯就已经率领大军去了。但那个时候,罗柏手下的将领里面,最抢眼的是那个大琼恩·安柏,这个人特别地豪放,一开始还不服罗柏,直到被罗柏的那只狼灰风咬掉了手指头,之后就成为罗柏最忠实的左膀右臂。

所以第一季呢,在剧集里面,演员就只有这个大琼恩·安柏的演员比较出名。但到第二季呢,恰恰相反,大琼恩·安柏那演员消失了,卢斯·波顿出来了,这当然就是为他第三季的重大的戏份做准备了。

对于红色婚礼这个悲剧的整个的酝酿和发生,我觉得马丁像在写一部侦探小说一样,就是给你好多嫌疑犯,在前边早就已经出场了,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可能就是真凶。

而且这个小说还是个本格推理啊,就是线索都写得很明白了,读者完全有能力推导出最后的凶手,所有跟卢斯·波顿有关的情节,字里行间写的都是“背叛”两个字,字字句句都在明摆着说,他就是要反,但是你第一遍就是看不出来,所以说这个小说写得真是神了啊。

那么都有哪些明显的暗示呢?

这个还要说回赫伦堡,卢斯·波顿在赫伦堡待的时间还挺长的啊,从卷二的中段待到卷三的中段。

在这期间呢,他收到了三个消息,这三个消息呢,可以说来得也很密集吧,就两三天的工夫,三个消息全到了。可以说这三个消息,让卢斯·波顿选择站到泰温公爵那一边的。

第一个消息呢,就是北境丢了。我之前讲席恩的时候也讲过啊,阿莎·葛雷乔伊占领了深林堡,裂颚达格摩在攻打托伦方城,维克塔利昂呢,扼守住了卡林湾,最后呢是席恩占临冬城。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卢斯·波顿就知道,史塔克家要完蛋了,罗柏的事业要失败了。

然后紧接着第二个消息就来了,就是泰温赢了黑水河大战,史坦尼斯大败,泰温跟提利尔联军坚不可摧,在君临雄踞六万以上的军队,而且史坦尼斯只剩两三千人,跑回龙石岛。

本来(罗柏)他们还惦记着南方的蓝礼的大军啊,还有史坦尼斯的威胁啊,对狮子家来说,都是很大的威胁。结果转眼间,史坦尼斯就玩完了,蓝礼也死了,军队还归了泰温。这一下五王之战就已经快出结果了。

对罗柏来说,这仗就已经没得打了,你不可能再打下君临城了,你也不可能再跟泰温平起平坐了。卢斯·波顿看到这些信息之后就知道,我们这个仗算是没法打了,打不下去了,我们肯定是要撤的,像赫伦堡啊什么的肯定是要放出去的。

当时在艾莉亚的POV里面,她就看到好几个佛雷家的人在跟卢斯·波顿说:必须有人告诉罗柏国王,这仗已经输了,必须跟泰温讲和。

然后卢斯波顿呢就表示了不置可否,只是说:大家还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我就很感谢大家了。

然后这会就散了,这时候卢斯·波顿就写了封信,就发出了他的第一个指示,就是让赫曼·陶哈烧了戴瑞城。

这戴瑞城是怎么回事呢,它是离赫伦堡特别近的一座城堡啊,就在赫伦堡应该是往北,在三叉戟河这一带。这戴瑞城当然就一直是被兰尼斯特家占着,虽然没有多少兵力吧。之前呢卢斯·波顿派那个赫曼·陶哈,一个北境贵族啊,去把戴瑞城打回来,打回来之后呢确实打了,把兰尼斯特军呢抓了好多俘虏。

这个时候卢斯·波顿写信给这个赫曼·陶哈,说让他把俘虏全部处死,然后把戴瑞城一把火给烧了,这是他的第一步指示,可以算是第一步棋吧。这步棋当时在我们看来,在艾莉亚那个章节里面,就只是一句话而已,但这背后的含义呢其实也是很深的。

就是,这个地方既然我们将来迟早是要撤的,赫伦堡也好,戴瑞城也好,这将来都是狮子家的地盘,我们守不住的,那我就干脆把它烧了,一方面呢是让狮子家也难受一下,一方面呢也是为了在河间地的贵族和罗柏国王之间制造一些嫌隙。

河间地呢,就是这一块,是一个大平原,这地方没有什么天险可守,所以自古以来,维斯特洛只要一打仗啊,各方诸侯就在河间地蹂躏来蹂躏去,这个地方特别地惨,老百姓啊民不聊生一打仗就。

这些领主啊像奔流城啊还有孪河城,还算坚固,这些贵族领主在城堡里还能缩一阵,几百年来几千年来他们都是这么干的啊,但是这些没有来得及跑进这些城堡的居民就会很惨。

可以说这个河间地啊,就像一个大超市一样,任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拿什么随便拿,都已经摆在货架上让你拿了。像泰温就是啊,他一路从西境打过来,还在赫伦堡,他从赫伦堡走的时候啊,就把这能抢的庄稼全抢了,带不走的就全烧了。

所以这地方,卢斯·波顿在赫伦堡根本守不了多久,因为没什么粮食了。

戴瑞城也属于这样,也是被人抢的差不多了,所以卢斯·波顿一想,既然这个超市没什么可抢的了,那我一把火把你货架烧一个呗,对吧,就这么一种感觉。

所以这个时候卢斯·波顿呢,就故意地在河间地贵族和罗柏之间制造一些矛盾,

制造一些嫌隙,所以可见他也是有一些深远用意的啊。

而且卢斯·波顿之所以敢这么干呢,他也是确信这个消息是不会被罗柏知道的,因为这个赫曼·陶哈,就是执行他命令的这个将领,马上就要送了。

紧接着卢斯·波顿第二个指令,就是他第二步棋,就是再下命令给赫曼·陶哈和罗贝特·葛洛佛,这两个我在艾莉亚章节提到过的领主啊,就艾莉亚觉得这两个人还挺实在的,本来想跟他们透露身份,后来还是没机会。

就是这时候,卢斯·波顿下命令给这两个大领主,让他们带着三千人马,去打暮谷镇。

暮谷镇呢,就已经属于王领了啊,离君临很近,离赫伦堡反而稍微远一点。他让他们去打这个地方,意图呢就是说这个地方还挺肥沃的土地,还有东西可抢,把这打了的话呢,对兰尼斯特家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但这个时候君临城已经重兵把守了对吧,所以他这个命令呢,其实暗中就是让这两个人和这三千人马去送死,就是送一波兵给泰温,表示一下友好。

这是他的第一个用意,第二个用意呢就是削弱一下异己,因为他手下这一万七大军只剩一万出头了么,这里面只有他直属的两三千人吧,是恐怖堡的兵力,其他呢也都归各个大领主管,包括佛雷家有一些兵力,然后就是葛洛佛家还有陶哈家的兵力,还有卡史塔克什么的。

他觉得这个陶哈家和葛洛佛家都是忠于罗柏的,忠心耿耿,所以他如果将来要反的话,肯定先把这两个人除去啊。诶所以他让这两个人带领三千他们直属的部队,去打这个暮谷镇,果然在这送了啊,全送。

因为泰温呢当时在君临,就派梅斯·提利尔手下的蓝道·塔利,最强的军事家,去救这暮谷镇。果然在那就大败葛洛佛和陶哈联军,还把赫曼·陶哈给杀了。罗贝特·葛洛佛带兵撤离的过程中呢,泰温又派魔山从国王大道包抄,于是他们撤也没撤回去,又被魔山给杀光了,罗贝特·葛洛佛呢也被抓为人质。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卢斯·波顿这招够狠的啊,他这招还有第三个用意啊,就是他可以把锅扔给这两个人自己。因为葛洛佛家的城堡深林堡刚被阿莎给占了,陶哈家的城堡托伦方城在被裂颚达格摩攻打,所以呢卢斯·波顿(后来)就跟罗柏说,这两个人因为家里的城堡被人打了所以非常想打仗,非常愤怒想报仇,所以他们就一意孤行地去打暮谷镇,我都拦不住。

罗柏后来听了之后还跟卢斯·波顿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责任,我一定要问罗贝特·葛洛佛贪功之罪。

可见他把这锅甩得还干干净净啊,所以这个行为就看出卢斯·波顿这个人有多么老谋深算,一举三得啊。

刚才说的呢是卢斯·波顿收到前两个消息之后,就走出两步棋。

第三个消息呢,就是少狼主罗柏背誓娶了别人,悔婚了。这个消息传来之后,我之前也说过,从艾莉亚的视角就看到佛雷家的人都特别震怒,艾尔玛·佛雷跟那哭,说自己娶不了公主了。这就是那个消息传来的时候,那是卷二啊,但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消息,意味着什么。所以呢,那时候卢斯·波顿就已经更加坚定地要背叛罗柏了么,所以他做出了第三步选择。

他的第三步棋就是私放詹姆,这已经是卷三的中段了啊,那时候詹姆跟布蕾妮误打误撞地被勇士团抓住了,然后送到赫伦堡。这个时候卢斯·波顿一看詹姆给送来了,他有几个选择,一个,按照法理,他忠于罗柏·史塔克么,罗柏的命令是把詹姆送回奔流城,一旦抓住就送回去。

那这个时候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把詹姆好好地送回君临城给泰温公爵,还派自己手下的铁腿沃顿,最得力的一个干将啊,亲自护送詹姆。

这个行为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啊,我都很纳闷我为什么第一遍看到这还没看出来卢斯·波顿已经要反了。

詹姆也是,詹姆到了这之后,本来断了一只手,就很沮丧了。卢斯·波顿让他沐浴更衣,好吃好喝,席间聊天也非常精彩,这个在原著里面特别精彩啊,大家应该看一看。

詹姆一开始还非常横,因为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好下场了么,诶,聊着聊着发现卢斯·波顿好像不是那个意思,他心里明白:哦,游戏规则已经变了。

然后詹姆就开始试探着说:我们兰尼斯特家,也很喜欢交朋友。

然后卢斯·波顿就说:那好啊,我把你送回去,但是呢,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您这手断了一只,这事怎么解释。

关于瓦格·赫特为什么砍了詹姆的一只手呢,这个事情我一说又是十分钟出去了啊,我还是把它放到我的公众号里,用音频的形式跟大家聊一聊,在这就不占那么多时间了。这个涉及到瓦格·赫特还有卢斯·波顿之间的博弈,很精彩,也非常地合理,但在剧集里面呢因为瓦格·赫特没了,换成了那个洛克,原创角色洛克,所以呢就显得不那么合理了。

还有瓦格·赫特当时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呢,能不能不砍詹姆的手呢,这些我都会在我的公众号上聊一聊的,也希望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玫瑰叔品评,或者扫二维码。

砍詹姆的手是瓦格·赫特下的令,但他现在是归卢斯·波顿管,所以卢斯·波顿得为这事负责呀,卢斯·波顿就把这事跟詹姆说了,说我放你可以,但是呢你得跟泰温公爵保证,说这手的事我没有责任。

詹姆就说:那行吧,这还不好办,答应你了。

于是卢斯·波顿就派自己最得力的手下铁腿沃顿,带着卫兵,护送詹姆回了君临城。

卢斯·波顿放走詹姆的时候,俩人最后道别的时候特别逗啊。

卢斯·波顿说:替我向你父亲致以亲切问候。

詹姆说:那你也替我向少狼主罗柏致以亲切问候吧。

然后卢斯·波顿还说了一句:没问题。

后来果然就在卢斯杀死罗柏的时候,代表兰尼斯特向罗柏致以亲切问候了。卢斯·波顿还真是言出必践呢。

私放詹姆呢,算是卢斯·波顿走的第三步棋,他的第四步棋呢,就是在他离开赫伦堡,去跟罗柏汇合的时候。

他放詹姆走的同时,他自己就已经离开赫伦堡了啊,他就从赫伦堡一路往北,然后去孪河城跟罗柏汇合,参加佛雷家的婚礼。

这一路发生了什么呢,他后来见了罗柏的时候,罗柏本来以为他至少能带回五六千的兵力啊,结果卢斯·波顿说:我只有三千五百人了,因为路上又损失两千多人。就是在过红宝石滩的时候,在过河的时候被魔山追击了,然后呢又下着暴雨,水涨船高,不好过河,他就拿小船一拨一拨地往那边过,结果只过去三分之二,后边那两千人就被魔山给灭了。我还派六百精兵守着渡口,不让魔山过来,但是我现在也只能带回三千五百人了,而且呢主要都是我们恐怖堡的人,还有一部分卡史塔克家的人。因为卡史塔克家已经公开脱离罗柏了,所以我就把这些士兵留在身边,防止他们叛变。

你看他话说的都很有道理是不是,但结果是怎么样的呢,你派给他一万七千大军啊,他转了一圈回来,就只剩三千五了,而且还都有理由,这拨兵自己送了,那拨兵不听我的指挥。

他留着守河那六百精兵我觉得也是送的一波啊,那六百精兵到现在没说怎么着了,估计在河间地成为一个流寇了吧。

下面宣布阵亡将士名单:

撤退时损失将士包括:白港的曼德勒家,洛克家,山地氏族诺瑞家和伯莱利家。

留下的六百精兵包括:赛文家、史陶家,溪流地、山区和白刃河的矛兵,霍伍德家的长弓手,许多自由骑士和雇佣骑士。

被俘虏的贵族有曼德勒家的继承人威里斯·曼德勒。

我甚至怀疑波顿军是当场倒戈和魔山一起完成的屠杀吧,否则怎么能这么精准地只坑他想坑的队友呢?但既然有一个俘虏留了活口,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卢斯·波顿的操作就是这么精确。

唯一打的一场硬仗,就是红色婚礼这一场,这帮恐怖堡的人操起家伙来对付自己的北方人到真的有一手啊,可以说很拼、很卖力气,也非常有成效。

卢斯·波顿对佛雷家也不错啊,首先是他们有联姻关系,就是卢斯·波顿娶了佛雷家的一个女的,就是瓦德·佛雷的孙女,叫“胖子”瓦妲。而且他对佛雷家的士兵也不错,除了绿叉河一战,死了一批佛雷家的士兵,后来就再也没死过,而且呢他让这些佛雷士兵先都回到了孪河城,先走一步。所以呢,他这三千五百人里边不包括佛雷家的人啊。

当时罗柏和凯特琳听说他这三千五百人的构成之后呢,没有起疑心,这一方面因为他扔锅扔得都很有道理,对吧,说罗贝特·葛洛佛和赫曼·陶哈冒进贪功,是因为自己家城堡被铁民占了,很有道理嘛。然后他过河的时候被魔山追击,这个也没有办法嘛,还留六百精兵守河。

本来你这一万七千大军里面啊,就是不同的领主有不同的自己下属的直属的部队嘛,所以到最后,卢斯·波顿既然没死,那他直属的部队也都没死也是合理的。你不可能说,我的兵都死光了,就剩我带着别人家的兵,或者说,我自己死了,我的兵都护着别人家领主,这都不合理。所以呢,罗柏和凯特琳没有起疑心我觉得也还算是可以接受吧。

卢斯·波顿对卡史塔克兵力还有佛雷的保护呢,其实也是有他的用意的。因为他后来当了北境守护之后啊,他最大的助力就是佛雷家的士兵,还有卡史塔克家的帮助,所以说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为自己的下一步棋做打算了,我拉拢哪些贵族,让哪些贵族能够替我忠心耿耿地办事,所以你看他真的是想得很远啊。

说到这呢,我们就已经看出卢斯·波顿一个清晰的叛变的轨迹,他收到那三个消息导致他决定背叛罗柏投靠泰温,而且走出四步棋,断送掉了北境那么多的士兵,而且呢还放走了詹姆。

奇怪的是,他这些消息啊,统统都没有传回罗柏耳朵里,包括放走詹姆这么大的事,当时那几千士兵都看着呢啊,但是没有人告诉罗柏。

这就说明卢斯·波顿他管教自己的士兵是很有一套的,这些兵都很忠诚于他,死心塌地,而且一点都不会叛变。一方面呢是因为跟着他存活率比较高,就好像《银河英雄传说》里边,跟着杨威利的士兵存活率最高,所以大家都忠心耿耿。另一方面呢也是因为,卢斯·波顿太狠了,这个人惩罚起来肯定是最残忍的手段嘛,所以这些士兵出于恐惧,也不敢背叛他,也不敢开小差。

那我们总结一下卢斯·波顿这个人啊。

首先我觉得他可以算是北境,整个北方首屈一指的军事家,阴谋家还有政治家,其他那几个北方贵族都没法跟他比。从结果上看呢,他是五王之战前半段打完之后,整个北方最大的受益者,自己没怎么死兵,还落了个北境守护当,对吧,整个家族一下就从封臣变成了封君,最大的受益者。

从战术上说呢,他用兵也是很有一套,可以说用兵如神吧,这一万七千士兵到最后死的只剩三千五,还都是他们家的人,这波操作可以说是666啊。从战略上说呢,他眼光也很准,早就看出罗柏注定要失败,然后及早投靠了泰温。

用马丁的话说呢,就有人问他卢斯·波顿的事,作者马丁说:卢斯·波顿这个人啊,他永远让自己有多重选择,望风而动,掩人耳目,随时准备跳槽到任何一方。

可见这个人真的是老奸巨猾啊。这是什么呢,这就是厚黑啊,这就是厚黑学。我觉得厚黑这个词,形容卢斯·波顿简直是最恰当的,他是这书里边最能体现这个词精髓的。虽然泰温公爵也有点那个意思吧,但是我觉得还没有卢斯·波顿这么彻底,脸厚心黑啊,对吧,跟佛雷还不一样啊,老佛雷虽然也是脸厚心黑,但是他确实是受到了罗柏的侮辱啊,罗柏确实是背誓娶了别人啊。你过了人家的桥,用了人家的军队,最后还把人家的未婚妻给抛弃了,对吧,那确实对佛雷家是有不公道的地方。

但罗柏对卢斯·波顿可是没有任何不公啊,对卢斯·波顿毫无亏欠,只是因为仗要打输了,所以卢斯·波顿二话不说就反了。

当然了,厚黑这个词本身也带有一些贬义啊,我还是要提倡忠诚、善良,还有诚实、宽容这些品质,这些显然卢斯·波顿是一样也不占啊。

而且他的手段也非常残忍啊,红色婚礼上杀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士兵,眼都不带眨的。再加上他葬送了那么多北境的军队,对吧,那都是人啊,都是人命啊,还烧了戴瑞城,跟你无冤无仇啊,对吧。

所以呢这就是卢斯·波顿的厚黑学。

有人肯定会说,他做这些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嘛,他们恐怖堡,波顿家的利益肯定是最高的。但我还是觉得,人还是应该讲究忠诚啊,诚信啊,宽容这些品质的啊,不能说,你为了家族利益,你就什么都干得出来。

再说一点卢斯·波顿怎么教育他的私生子拉姆斯啊,这个也特别逗。

在卷五的时候,这父子俩见面了,然后卢斯·波顿呢就跟拉姆斯说:你做事太张扬了,大家都在背后说你是怪物,说你特别残忍,你看有人说我吗?

诶让我一想还真是哈,你看,大家都骂席恩是变色龙,都骂佛雷,没有下限,但好像真没见什么人背后骂波顿,可以说这个人做了这么多坏事,做了这么多残忍的事情之后,居然没有人背后骂他,一方面可能也是出于恐惧吧。

卢斯·波顿还跟拉姆斯说:和谐的土地,安静的人民,这是我的统治之道,也应该是你的。

当时看到这我差点笑出声来,对吧,和谐的土地,安静的人民。仔细一想呢,他可能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最终的目标,但他的手段啊,他是通过恐惧来让这些人达到和谐和安静的目的,那这个你说能是一个那种安居乐业的那种太平盛世的感觉么,那肯定不是啊。

首先卢斯·波顿怎么有的拉姆斯这个私生子呢,就他当时骑马出去打猎的时候,看见一个磨坊主的老婆挺漂亮的,然后就把这磨坊主处死了,吊死在树上,然后就在这个晃晃悠悠的尸体下面就强奸了拉姆斯的母亲。

所以你说这样的一个领主,能说是和谐的土地,安静的人民么,这不就是靠恐惧来统治吗。他还声称这是行使权力,说是领主的初夜权。这个初夜权本来就很肮脏很恶劣啊,说领主在他的辖区内,可以享用每一个新娘的初夜。然后这个权力呢早在几百年前就被坦格利安家的人瑞王杰赫里斯一世给废除了,但卢斯·波顿呢还声称自己有这个权力。当然他也不敢当着史塔克的面这么说啊,反正事儿他是这么干了。

所以他的统治之道呢,就是让所有人都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你再想想他说话那个轻声细语的样子,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也就是为什么读者普遍认为,卢斯·波顿是比拉姆斯更残忍,更狠的人,所以剧集里面让他就那么轻易地被自己的私生子干掉了,让人觉得啼笑皆非啊。

当时在卷五席恩对卢斯·波顿有一句评价,席恩回想起自己在跟罗柏打仗的时候,在军中还经常嘲笑、揶揄卢斯·波顿。他后来成了臭佬,再见到卢斯·波顿的时候就心想:我当时是瞎了么,我还是疯了,这个人这么可怕,你只用看他一眼,你就知道他一根脚趾头里包含的残忍都比佛雷一家加起来还要多。

所以卢斯·波顿就是这么一个可怕的人啊,让人很恐惧。

所以我们也很期待原著里他到底会有怎么样的下场,肯定不会是好下场啦,就看他怎么死吧。反正剧集里那个死法我觉得太草率了啊,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能被你拉姆斯说捅就捅死了么,对吧,比你要老谋深算到不知道哪去了。

在原著里面呢,他跟史坦尼斯这一仗还没有打完,这个将来我们讲北方的战争的时候会再细讲。

好,那我们今天呢先讲到这里,下次再继续。

玫瑰叔品冰火,谢谢大家。